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拒絕達賴喇嘛,北京失敗的民族政策

作者作者:陳破空




在台今年一月,西藏小商人扎西文色因為提倡保護藏語,遭到中共當局關押。扎西文色主張:學校應推行真正的雙語教育,讓藏族兒童精通母語。他的呼聲和遭遇,反映如下事實:從2002年起,中共規定,在藏區,所有課程用漢語教學,藏語僅僅成為眾多課程中的一門,地位等同於外語。藏人在自己的祖國變成外國人。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新疆。今年,由新疆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新版維吾爾語文課本,刪除了全部經典維吾爾文學及其現代文學部分,維吾爾作家的作品幾乎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由漢語翻譯成維吾爾語的古漢語作品和現代漢人作家的文章。維吾爾人感到,這是對維吾爾文化的釜底抽薪,刻意讓維吾爾人後代漢化,喪失對自己祖宗文化、歷史、文學的認知和傳承。

顯然,中共在少數民族地區推行的,是文化滅絕政策。文化滅絕,就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種族滅絕。

中共建政後,把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稱為「自治區」。然而,從區、市、縣到基層,一律由漢人擔任第一把手,藏人或維族人至多只能擔任第二把手。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當地民族完全沒有自治可言。沒有藏人治藏,沒有維人治疆,只有漢人治藏、漢人治疆。沒有民族平等可言,只有政治上的歧視。政治上的歧視,就是最大意義上的種族歧視。

中共的民族政策,自稱「一手硬、一手軟。」硬的一手,就是剝奪與鎮壓,剝奪少數民族的宗教信仰、語言、文化等傳統,鎮壓少數民族,壓制他們的任何權利訴求。軟的一手,就是所謂「經濟發展」,每次所謂「西藏工作會議」、「新疆工作會議」,談的都是經濟,用經濟議題全盤代替政治、社會、文化等議題。以為「經濟搞上去」了,一切問題都解決了。說穿了,就是拿金錢收買人心,「窮得只剩下錢」。

然而,西藏和新疆的現實卻是,貧富分化,貧富懸殊。官民貧富懸殊,漢藏貧富懸殊,漢維貧富懸殊。這是中共資源掠奪和民族剝削政策所導致的必然後果,也是中共各級官員貪污腐敗的直接後果。
政治歧視,文化滅絕,經濟剝削,就是中共民族政策的核心要素。北京統治者自以為,他們的這一套政策很成功。然而,少數民族的深層憤怒和持久反抗,卻給了北京統治者相反的答案。經濟剝削,滋生民族不滿;文化滅絕,激化種族矛盾;政治歧視,引發民族反抗。

藏人抗爭不止,近些年更是以自焚形式,慘烈抗爭。144名藏人自焚,創下人類歷史的紀錄,標誌著中共在西藏統治的失敗。在新疆,維吾爾人更是以武裝自衛的方式,回擊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每年,甚至幾乎每個月,都會發生維吾爾人與中共軍警的暴力衝突事件,死傷難以計數。這也證明,中共在新疆統治的失敗。

今年,流亡藏人社會再次舉行了民主選舉。盤踞北京的中共腐敗集團,對藏人的民主選舉竭盡詆毀。競選中不同立場的表述,被中共誇大成內鬥和分裂;不贊同達賴喇嘛尊者「中間道路」而主張藏獨的,反而被中共說成是反對達賴喇嘛「藏獨」路線。中共出於對內宣傳的需要,一直將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扭曲為「藏獨」路線。

中共對藏人民主選舉的詆毀,出於對民主價值的直接敵視,也出於對其獨裁統治的間接辯護。中共刻意忽視的是,流亡藏人的思想與情緒變化。隨著達賴喇嘛年事已高,藏人憂慮尊者的身後事、關切西藏的未來。由此出現不同主張,探索不同道路,實屬正常。北京統治者應該從中感受到危機,而不是躊躇自滿。

中共一直拒絕「中間道路」,也拒絕達賴喇嘛。這是典型的權力傲慢。中南海的潛台詞是:我是強權我怕誰?我是流氓我怕誰?在這種強權心態和流氓心態的雙重支配下,中南海自我膨脹、不可一世,極其短視而缺乏遠見,須知,強權如秦朝,歷十五年而崩潰;強權如唐朝,歷三百年而壽終;強權如清朝,歷二百六十七年而謝幕。建政半個多世紀的中共紅色強權,到底又能持續多久?可以肯定的是,中共紅朝滅亡之日,藏民族還活著,藏民族的未來壽命,將遠遠超過中共的壽限。境內外藏人,一定能夠見證中共的覆亡。

北京統治者在等待達賴喇嘛尊者圓寂,以為,尊者圓寂之後,中南海欽定一個假的「達賴喇嘛」,由中南海操控為傀儡,藏區就大局底定,北京統治者可以高枕無憂。其實,那時,北京將面對至少三種尷尬情形:

情形之一:十四世達賴喇嘛選定十五世達賴喇嘛,中共卻指定一個假的「十五世達賴喇嘛」,作為對抗,繼上演轉世班禪喇嘛的雙胞戲之後,又上演轉世達賴喇嘛的雙胞戲。但,正如中共欽定的轉世「班禪喇嘛」得不到境內外藏人和國際社會的承認一樣,中共欽定的轉世「達賴喇嘛」也同樣得不到境內外藏人和國際社會的承認。

情形之二:十四世達賴喇嘛終止達賴喇嘛轉世制度,中共仍指定一個「十五世達賴喇嘛」。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強行指定,更得不到境內外藏人和國際社會的承認。

情形之三:中南海無法防範,無論是中共指定的轉世「班禪喇嘛」還是中共指定的轉世「達賴喇嘛」,有朝一日,可能覺醒,宣布脫離中共控制而回歸藏人文化。那時候,北京機關算盡,不過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關於達賴喇嘛轉世,中共高官朱維群宣稱:履行「歷史定製」,諸如批准尋訪轉世靈童、批准實行金瓶掣籤、批准靈童坐床,權力都在中央。這個「中央」二字,歷史上,要麼出自蒙古,要麼出自滿清。

而那恰恰是中華民族亡國的記憶。朱維群等人,以蒙古國和滿清國的政權為「中央」,是典型的亡國奴心態、漢奸心態。認蒙古汗王和滿清皇帝為自己的祖宗,數典忘祖、賣主求榮,可以想像,如果二戰時日本佔領中國成功,朱維群一定會認日本軍國主義頭目為祖宗。

這個朱維群,最近被揭發出靠販賣活佛指標斂財,儘管他矢口否認,並惱羞成怒,但朱維群卻無法解釋他與假活佛吳達鎔(化名白馬奧色)的關係,也無法解釋這個自稱「法王」的假活佛為演員張鐵林上演的「坐床」、加封「活佛」的鬧劇,是否得到了朱維群的「加持」?

歷史上,藏蒙、藏滿先後建立供施關係:西藏法王為蒙古汗王或滿清皇帝的精神導師,蒙古汗王或滿清皇帝則為西藏法王及其疆域的保護者。而歷代中國政權、漢人政權,包括夾在元朝(蒙古政權)和清朝(滿清政權)之間的明朝(中國政權),與西藏之間,都從未建立類似的供施關係。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西藏之間,更絕無供施關係可言。

需要指出的是,達賴喇嘛的尊號,來自於蒙古汗王的贈予。那是1578年,蒙古俺答汗首贈此尊號於西藏最大教派—-格魯派大師索南嘉措。那時,蒙古與中國無關,中國進入明朝後期的萬曆年間。滿清與西藏結成供施關係,是在1639年,那時,中國仍處在明朝末期。5年後,1644年,中國明朝為滿清所滅。

如果說,蒙古汗王和滿清皇帝曾介入達賴喇嘛轉世事務,還有共同的宗教信仰成分,他們都信奉藏傳佛教。作為無神論者的中共領導人,卻與宗教信仰格格不入,而且是歷史上藏傳佛教的最大破壞者。如果由無神論的中共領導人來確認轉世達賴喇嘛,不僅毫無法理邏輯,而且是對藏傳佛教的最大褻瀆。

冷血無情的中共當局,對144名藏人的自焚抗議,毫不動心。提到達賴喇嘛和流亡藏人,中共官員,如朱維群等人,除了開口辱罵、謾罵、咒罵,根本講不出任何道理,他們根本不會講人話。我說過,達賴喇嘛尊者與中共統治者相比,是神與魔的對照;藏人與中共官員相比,是人與鬼的對照。

不可一世的中共政權,正在遭遇一系列失敗。在台灣,經過民主大選,產生了新的總統和國會,隨著台灣政局的變遷,台灣正遠離共產中國而去。在香港,港人主人意識覺醒,堅信普世價值,唾棄北京的獨裁高壓,開始毅然追求香港獨立。在新疆,維吾爾人繼續英勇抗爭,以牙還牙,讓中共軍警坐立不安、日夜恐懼。

這一切表明,無論鎮壓、還是收買,中共的民族政策,包括其港台政策,全盤失敗。獨裁與腐敗的「中國模式」,走不出中國內地,走不到西藏、新疆,更走不到香港、台灣。如果開放互聯網,人們可以看到,這一「中國模式」,甚至走不出中南海的紅牆。所謂「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無非是自說自話,一出紅牆,就「見光死」。

中共民族政策的失敗,源自一個簡單的道理:不得人心。中國古人有言:「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中共佔領了土地,卻無法佔領人心。中共在形式上控制了西藏和新疆,卻從未贏得那裡的人心。可以說,中共在西藏和新疆的統治,是空洞而無效的統治。

迄今,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仍是凝聚海內外藏人的最大共識。「中間道路」的內涵是,西藏留在中國版土內,惟落實中國憲法里規定的真正自治,儘可能保存、保護西藏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等傳統。

如果能接受達賴喇嘛,接受尊者的「中間道路」,中南海大可以從失人心變為得人心,有利於漢藏和睦、有利於國家穩定、有利於中國的國際形象。但中共領導人,頭腦僵化,思維極左,不會變通,失去了以變求通的能力。只會「以不變應萬變」。

按照文革後八十年代的標準,今天的中共領導人,太左了;他們的語言,左得過頭了。那麼,為什麼,他們卻仍在黨內有市場?

其實,這種僵化與左傾,除了思想問題,也與中共高層內部的權力鬥爭密不可分。1992年,名義上退休的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曾經說過一句話:「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當時,鄧說這句話,表達對主政的江澤民、李鵬等人的不滿。但鄧死後,中共領導人的表現,一個比一個左。江澤民以左聞名,但胡錦濤接任後,似乎表現更左,到了習近平,表現更是左的離譜。

這要從八十年代說起。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因主張政改、支持民主化,受到黨內保守派的群起圍攻,遭政治老人罷黜,先後黯然下台。胡耀邦心情壓抑,突發心臟病而早逝。趙紫陽則在無情的軟禁中度過十六年慘淡餘生。胡、趙的命運和結局,震懾了後來繼任的中共領導人。改革派銷聲匿跡,保守派翻身成為黨內主流派。

於是,在黨內抓權,需要比賽左,誰左,誰就能得勢,因為,越左,越證明他維護黨的既得利益,越能得到官員、黨員的擁護。這是中共的「掙表現」文化,更是黑社會原理:誰對外越是兇狠,越是殺人越貨,誰就越在黑社會裡有地位。越是能恐嚇外面的人,就越是能恐嚇自己人。中共黨內生態,等同黑社會生態,個個比凶鬥狠。

從思想上而言,胡錦濤未必比江澤民更左,但因江澤民垂簾聽政,胡錦濤權力遭架空,更遭軍頭和政法王左右監控,無論胡錦濤本身有多左,都不得不表現出更左,更維護「黨的利益」,他需要在政治老人面前掙表現,否則,連他自己的身家性命恐都難以保住。同理,從思想上而言,習近平未必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左,但他必須表現得比他們更左,至少要為他名為反腐打虎、實為抓權固權的政治動作做掩護。習近平在全黨面前掙表現,其潛台詞是: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保黨、救黨、維護黨的既得利益。

北京的老人政治,其實就是監控政治。在中共那裡,防變天,成為老人政治存在的「合理性」與「合法性」。於是,中國政治淪入一潭死水,成為無法打破的僵局。

台灣,在馬英九和國民黨主政的八年裡,對中國大陸竭盡親善,但中國大陸並沒有發生政改和民主化,讓兩岸統一失去了最後的機會。

香港,回歸的香港人,在十九年的時間裡,見證了共產黨的無信、無義、無情,港人無法融入中國,而是與中國漸行漸遠。發生在2014年的佔中運動和雨傘運動,是港人對北京的最後一次呼喚,當北京表現出無動於衷的權力傲慢之後,港人徹底絕望,他們的惟一選擇,就是遠離。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公開宣示香港獨立並成立相關政黨,表明,港人追求獨立,已是大勢所趨。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港獨,就是中共一手催生的傑作。

其實,拒絕達賴喇嘛,拒絕「中間道路」,是中共民族政策失敗的關鍵。試問,溫和如達賴喇嘛,北京都不能接受,那麼,中共又如何能在西藏收穫人心?如果連虔誠信佛的藏族人都不能安定,又如何能安定血性十足、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人?

達賴喇嘛不僅是西藏高原的宗教領袖和精神領袖,而且是世界範圍的宗教領袖和精神領袖。非但如此,達賴喇嘛還大有資格成為中國漢人的精神導師。面對世風日下、道德沉淪的中國,達賴喇嘛尊者可以起到拯救社會、普渡眾生的重要作用。

如果北京接受達賴喇嘛及其「中間道路」,迎回年事已高的尊者,不僅可以安定西藏,而且可以示範新疆,以懷柔政策,撫平維吾爾人的傷痛,進而安定新疆。以此類推,藉助達賴喇嘛的崇隆聲望和道德力量,中南海調整思維,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落實「港人治港」的政治承諾,港人不見得會執著於獨立訴求。接納達賴喇嘛,將使北京當權者站上「懷德致遠」的高度,那麼,台海兩岸的和平相處,也就並非難事。

(台北國際漢藏大會上的演講)




2016-04-25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