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的天空》就所謂「男女雙修」等問題的回應

作者作者:雪域智庫




西藏天空編輯:您好:我是台灣的一位佛教徒,對於藏傳佛教有一些問題,麻煩能為我解說,感激不盡。( 問題麻煩您們詳盡解說,我理解後也可以和其他居士們說,)

問題一:藏傳佛教的僧侶是否禁止性行為?可以進行雙修嗎?若是在家居士雙修是否會破壞一夫一妻制 ( 與先生或太太以外的人雙修 ) ?就我粗淺的理解 ( 我是漢傳佛教徒,可能理解有誤 ),達賴喇嘛好像說過,修到一定程度以上就可以修,那像達賴喇嘛或是其他大修行人是不是都進行或可以雙修 ( 這個問題對我了解藏傳佛教很重要,麻煩您們詳細的解說 ) ?雙修與邪淫的區分?

問題二:近來網路上傳言藏傳佛教供奉所謂的「歡喜佛」,請問這是哪尊佛呢?釋迦佛?阿彌陀佛?還是?藏地供奉這尊佛的意義在哪?聽說藏地的僧侶會觀想這尊佛像修行?對普通百姓會不會產生不良的結果 ( 我聽到一些人說密宗的法師認為自己的修行已經有相當程度,不論觀想這樣的佛像或是雙修都沒關係,我很疑惑,就我所知,若非證得阿羅漢果,否則都還有淫欲的念頭,密宗以這樣的方法修行普遍嗎?會很多法師破戒嗎?

問題三:有人說密宗是最高的法門,高過於顯教,顯教只是釋迦佛的方便法?請問藏傳佛教是不是都要學密宗?密宗是不是高過其他顯教的法門。基金會網站說藏傳佛教繼承了顯教與密教,但為甚麼大家一提到藏傳佛教就想起密教,藏傳佛教有人「參禪」或「念佛」嗎,肯定西方極樂世界嗎?

雪域智庫答:
您好!您的問題大概也是很多不了解西藏佛教、卻又受街頭散發的歪曲西藏佛教文化之傳單所影響的很多台灣人的疑慮,我們針對您的問題回覆如下:

【問題一:藏傳佛教的僧侶是否禁止性行為?可以進行雙修嗎?若是在家居士雙修是否會破壞一夫一妻制 ( 與先生或太太以外的人雙修 ) ?就我粗淺的理解 ( 我是漢傳佛教徒,可能理解有誤 ),達賴喇嘛好像說過,修到一定程度以上就可以修,那像達賴喇嘛或是其他大修行人是不是都進行或可以雙修 ( 這個問題對我了解藏傳佛教很重要,麻煩您們詳細的解說 ) ?雙修與邪淫的區分?】

西藏佛教和漢傳佛教或小乘佛教都是佛陀的教法傳承,其戒律也是一樣的,西藏佛教的戒律傳承粗略的可以分為居士戒、比丘戒、菩薩戒和密戒等 ( 藏傳佛教沒有比丘尼戒律傳承 ),其中居士戒的持有者稱為居士,比丘戒的持有者稱為僧侶,持有密戒或菩薩戒的稱為瑜珈師,居士和瑜珈師並不要求獨身,但也不一定會有家室。因為即使是一個沒有受戒的佛教徒,遵從佛教的十善法也是很自然的,而十善法中就有不邪淫。因此並不是說沒有受戒就可以行淫亂等,只是說,這些戒律中沒有禁止,而不是說一定要有這些行為或這些行為被視為是正當的,並非如此。如西藏著名的修行者米拉熱巴,他只有一個上師,而上師不是比丘,因此他也就沒有受比丘戒,故他雖然一生在深山中修行,並無家室或女性伴侶,被稱為一生成佛的楷模,但因他並未受比丘戒,不是比丘,因此,在西藏的唐卡中,米拉熱巴的形象永遠是白衣瑜珈師的裝扮,而不會是穿象徵守戒者比丘身分之紅色袈裟的僧人形象。同樣,如佛教戒律的規定,如果是受比丘戒的僧侶,他就絕對不允許有性行為 ( 戒律中對何謂性行為有嚴格的規定 )。而在西藏穿紅色袈裟的理論上都是受比丘戒的僧侶,因此他們必須獨身梵行,不能有性行為。這是無可置疑的。

至於雙修,在西藏佛教中大部分指的不是男女性行為,而是指兩種修行同時進行,如悲智雙運等。在修行到最高層次時,密宗佛典談到了通過激發 --- 控制性慾的方式產生大樂,從而開啟中脈,並最終達到成佛的目的。就像人們常說的對治煩惱的利器 --- 五毒變五智,但對一般人而言毒就是毒,只有修行到一定程度,你才有能力將五毒轉化為五智。而開啟中脈一般被認為是成佛前的最後一步,但這並不是說男女雙修是開啟中脈的唯一方式,更不是說到這樣的修行層次就一定要男女雙修,不是這樣的。男女雙修僅僅是很多開啟中脈的修行法中的一個方式,還有其他很多修行方式,你完全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達到同樣的目的。

但對於受比丘戒的僧人而言,如果修行達到這種程度,是否可以與女性雙修,雖然在歷史上有一些不同的見解,但也僅止於一些個人的見解而已。現實中,在所有的西藏寺院中是明確禁止的。實際上,如果一個僧人修行到這種程度,已經是快成佛了,這樣的修行者寥若晨星,而且,如果你是比丘僧,想要用這種方式開啟中脈,你也可以通過觀想等方式達成,並不需要實修,因為戒律的關係,並不允許有實際的性接觸,因為比丘戒是優先的戒律,這是毫無疑問的。在西藏有一個故事,講三大寺的一個格西,修行已經到快成佛的境界,他就向寺院提出能否實修男女雙修、以及實修是否違反戒律的問題,寺院要他證明他的修行已經到那麼高的程度,據說他到三層樓的屋頂,從上往下撒尿,等尿完後,再將已撒到地面的尿吸回去。寺院在見識他的高超道行後,結論是:你似乎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但還是請你脫下紅色的比丘僧人袈裟,改穿白色的瑜珈師,以瑜珈師的身分去修行。同時,因為他已經有實修的念頭,為免他穿著袈裟去實修而破壞僧人的戒律,寺院並決定將這個修行者剝除袈裟後趕出寺院。所以,西藏佛教對實修的立場是非常清楚的。

但如果你是通過觀想而激發性慾,達到開啟中脈的效果,則並不禁止。另外,對沒有受比丘戒的修行者,則雖然沒有獨身的限制,但如果達到這個境界後實修,同樣是非常危險的,所謂密宗修行,不是解脫就是地獄。因為在這樣的實修中,女性僅僅是引發性慾的契機,當性慾激發後,女性就該退場。而所以要激發性慾,是因為修行到這個程度的修行人,性慾已經被控制而近乎消失。比如一個習慣抽菸或菸癮很強的人,不抽菸或戒菸就等同戒律,而如果菸癮已經沒有了,沒有抽菸的慾望時,不抽菸或戒菸這個戒律對他而言就形同虛設。這時,抽菸的慾望就不再是控制你的五毒,反而有可能轉化為修行的五智。同樣,修行到很高層次後,你就可以利用激發性慾所產生的心理和生理變化,運轉全身的脈……,就像那位高僧將尿吸回之功力來表明他能夠控制自己的生理現象一樣,其中關鍵的是不能有沉溺或滿足慾望 ( 如射精等 ) 的行為,如果你修此法們而洩欲,則被認為是搭上了直通地獄的快車。因此即使沒有戒律在身的人修此法們時也要特別謹慎。總之,即使這類男女雙修,與淫慾也完全是兩回事,淫慾的前提是有性慾望,結果是淫慾通過射精等方式得到滿足。而所謂的男女雙修,前提是已經修行到幾乎沒有性的慾望,結果是不能有通過射精等途徑滿足性慾的現象。

西藏佛教強調傳承,因為由文字傳達的意義 ( 內涵和外延 ) 在每個時代都會有些微的變遷,某一個詞彙在不同時代所表達的意義、重點或褒貶的涵義都會發生變化,於此相應的佛陀的教義也就會根據字面意義的變化而在每個時代會有不同的解讀,從而被誤解。更何況,很多傳授佛教的人很可能會根據自己的學識或理解程度做出解釋,這些解釋又很容易被其弟子或後繼者理解成為是佛陀的言教,從而背離佛陀的真實教義。因此,西藏佛教非常強調教法的傳承,這種傳承要求忠實地傳達佛意,不能因為自己不理解或不能接受就拋棄或做新的迎合世俗的解釋。在西藏佛教中,傳承被比喻為珠幔,每一個說法者就是這個無數珠幔中的一顆承前啟後的珍珠。說法師如果談論自己的解釋或理解,則必須清楚地告訴弟子這只是自己對佛典的理解,不一定符合真實的佛意,需要弟子運用自己的智慧去做判斷取捨。如果佛陀講的你不能理解,最多也只能說這個應視為是不可以如文承許的經典,而不能妄加修正或斷章取義。

同樣,上師基於承前啟後的傳承角色,會講授其所有的教法傳承,但有些僅僅是為了將傳承珠蔓延續下去,而不一定是自己在修。如達賴喇嘛尊者或其他傳承上師講到男女雙修,一般都會根據經典的內容講授,將傳承延續下去,傳給後繼者,以免這些傳承在自己手上斷掉,但並不是說到這個程度一定要修這個法門,更不會講受比丘戒的僧侶可以實修這個法門。

通俗地講,這種所謂的男女雙修在西藏佛教中更多的只是有理論上的說教傳承,幾乎沒有實際的行為實踐 ( 因為一般修行人到不了這個程度,即使到了這個程度也不一定要選修這個法門 )。
你問「像達賴喇嘛或是其他大修行人是不是都進行或可以雙修」?當然不行,因為達賴喇嘛是比丘,舉一個例子,班禪喇嘛應該夠得上你說的大修行者吧,班禪喇嘛從中共監獄放出後就還俗娶妻,從那一天開始班禪喇嘛就只穿藏裝,完全是在家俗人的打扮,最多也就是黃色的藏裝,黃色表明他是轉世仁波切,藏裝表明他不是僧人,而是一個俗人。

至於你說插足夫妻間成為第三者,那是姦夫淫婦,是世俗中常見的被性慾折磨或貪圖性慾之快的男女之間常常上演的劇目,跟修行沒有任何的關聯。充其量就是以宗教修行的名義騙色的騙子而已。

【問題二:近來網路上傳言藏傳佛教供奉所謂的「歡喜佛」,請問這是哪尊佛呢?釋迦佛?阿彌陀佛?還是?藏地供奉這尊佛的意義在哪?聽說藏地的僧侶會觀想這尊佛像修行?對普通百姓會不會產生不良的結果 ( 我聽到一些人說密宗的法師認為自己的修行已經有相當程度,不論觀想這樣的佛像或是雙修都沒關係,我很疑惑,就我所知,若非證得阿羅漢果,否則都還有淫欲的念頭,密宗以這樣的方法修行普遍嗎?會很多法師破戒嗎?】

這個問題中的一些內容在回答第一個問題時已經做了說明。至於你提到的「密宗以這樣的方法修行普遍嗎?會很多法師破戒嗎?」首先,西藏的僧人破戒還俗的還真不少,但沒有人會以密宗修行的名義破戒,因為西藏佛法傳播已經深入人心,即使八十年代因為佛法斷層而使新生代對佛法不甚了了,現在經過幾十年的傳播人們對佛法已經有最基本的常識,常識中還俗就是還俗,沒有所謂因修密法而還俗這個說法。另外,在西藏歷史上有一些教法是由家族傳承的,當一些家族的男性傳人因出家而沒有繼承者時,一些修行者會為了延續這些傳統而還俗,這種還俗雖然有宗教緣因,那也是為了延續傳統或血脈 ( 由於歷史原因,這些血脈傳承常常被賦予特殊的解說 ),而絕不會是為了修密法或男女雙修而還俗。

至於密宗的男女雙修是否普遍這個問題,怎麼說呢?實際上,一個西藏人一生恐怕也碰不到一次,因為這個世間成佛的人非常非常地稀少,即使有你也不一定有緣能碰到,因此在西藏,男女雙修是一個眾所周知的佛學理論問題,實際在現實中實修的幾乎可以說是聞所未聞。反倒是在台灣或國外常常聽到這類令人錯愕的報導。

至於所謂的歡喜佛,其所表達的意義和所針對的對象都是很不一樣的,因為密宗的傳承很多,且並非人人都知其中的涵義,因此雖然難於鐵口直斷說其中所指與無上密續的男女雙修沒有任何關係,但可以肯定的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所謂歡喜佛,所表達的是與其經典相對應的其他的涵義。如一些慈祥的佛父佛母圖,谁都知道,只要修行到阿羅漢的層次,就已經完全沒有慾望,因此,佛父佛母是沒有性慾望的,讓沒有性慾望的佛父佛母接合,所表達的其實是大乘佛教悲智雙運的涵義。大乘佛教視大悲心為生佛之種(父),視大智慧為育佛之母,大悲心和大智慧合修(雙運)是一切大乘佛教的根本宗旨。大悲心所以稱為「成佛的種子」,是因為若不具大悲心,就不能產生利益眾生之心,也就不能發菩提心,不能發菩提心,就成不了菩薩,也就成不了佛。而智慧所以被視為育佛之母,是因為三乘聖人都從智慧中產生,故稱智慧為般若佛母;顯宗稱《般若經》為佛母經也是這個原因。密乘道認為,有智無悲或悲智分離都入不了大乘道,唯有悲智結合才能成佛,故密宗中把大悲心與智慧相結合稱為「悲智雙運」,是密乘的核心見地。與顯宗所不同的是,顯宗是以文字表述,而密宗為了觀想等原因,用佛父佛母結合的圖畫等形式表現慈悲與智慧的結合。

再如一些密續的本尊、護法以兇惡可怖面目出現,很多都是針對六道輪迴中其他的眾生,佛渡化六界眾生,其中包括各種妖魔鬼怪,在渡化他們時,就會展現兇猛和慈悲雙運、或是威猛與寂靜雙運等,因為對這些眾生,用這樣的方式渡化是最有效的。因此,這些圖畫所傳遞的信息是:就像父母結合(缺一不可)會產生嶄新的生命一樣,慈悲與智慧相結合 ( 或是兇猛和慈悲結合、或威猛與寂靜結合等 ) 能產生解脫的佛果。大略而言就是如此。

密宗所以用如此方式展現這些涵義,自有其深意,也不是我們能夠說清楚的。其實對先入為主者而言,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些解釋也許還是不能消除疑慮,這也是密宗所以是祕密的原因,因為一些內容,對一般世俗人而言,實在是過於驚世駭俗而難於接受,甚至反而可能會因此生起邪見,謗佛造口業等,故而除非是俱根器這而外一般都是密不示人的。

只因現代社會科技發達,百無禁忌,尤其對私密或不願公開的內容更是興趣盎然,這些原本在密宗修行中隱而不示的內容這時也成為招攬目光的工具,甚至竟然被外界視為西藏佛教的標籤,尤其是對其中直觀的性描述更是津津樂道,其真正的涵義卻鮮有人了解,這也是末世中無可奈何的事情。

其實不僅僅是所謂的歡喜佛,對西藏僧人的詮釋也是如此。西藏因為亡國,人民四散,綱紀蕩然,戒律的遵從則完全依賴個人的自覺遵守和信仰的自發行為。而從蒙古元朝開始,中文資料中對西藏佛教連篇連牘的醜化描述,加上所謂的歡喜佛像的直觀認知,還有西藏歷史上很多大修行者或得道者是有家室的瑜珈師,因此,僧人結婚這類在西藏人看來是完全悖理的事情,在華人世界中卻竟然幾乎成了「常識」。

而另人遺憾的是,一些僧人流亡到國外後,或由於生計困難,或由於無力抗拒世俗利益或因性色的誘惑,不能遵守清規戒律而還俗後,不顧因果報應,竟然利用外界對西藏佛教的誤解,公然宣稱西藏僧人可以結婚等,以此誤導新眾,以逞其詐財騙色等不善之目的。

而西藏境內,因遭逢劫難,佛教寺院完全被摧毀,僧侶身分本身就是罪惡,中共千方百計威逼僧人還俗,甚至直接讓女性和尼師排一邊,男性僧侶排一邊,然後強逼雙方配對成家,並檢驗僧侶是否發生性行為,如確定還俗則做為「無產階級革命又取得新勝利」的功勞而炫燿之。在這樣的環境下,西藏有長達二十餘年陷於不聞佛法聲的黑暗世界中。當宗教重新恢復時,因為斷層原因,無人了解佛法和宗教儀軌,而且時局形勢也是乍暖還寒,面對宗教人人猶如驚弓之鳥之際,一些還俗的前僧人不僅肩負起重建佛寺的重任,有些甚至重新披上袈裟來延續佛法傳承,這種現象在當時是被視為勇敢無畏的行為而受到讚賞。但另一面的後果是,如此一來,曾幾何時,已經還俗的人披著袈裟招搖過市時竟然也曾見怪不怪 ( 目前的蒙古國仍普遍存在這種現象 )。

目前在西藏境內,這種已經還俗或有家室的人(或雖無家室但也未受比丘戒的)穿袈裟的現象雖然已經很少見,但在境外還是常常碰到。而且,西藏僧侶的袈裟之裁剪都有一定的戒律規範,藏人大都一看就知,但外人不明就裡,以為穿紅袍的就是僧侶,於是,一些不具僧侶身分的人就刻意穿一條紅裙子,在西藏人眼中,這種行為常被解釋為他嚮往佛教僧侶的表現。但外界就可能誤會其為僧侶。而西藏由於亡國,藏人流散各地,不少人入籍外國,擁有不同身分,唯有流亡政府和西藏各教派傳承領袖仍然都是難民身分,自然沒有能力去約束或限制他人可以穿什麼衣服,不可以穿什麼等,恐怕這也是西藏境外亂象較多的一個原因。
【問題三:有人說密宗是最高的法門,高過於顯教,顯教只是釋迦佛的方便法?請問藏傳佛教是不是都要學密宗?密宗是不是高過其他顯教的法門。基金會網站說藏傳佛教繼承了顯教與密教,但為甚麼大家一提到藏傳佛教就想起密教,藏傳佛教有人「參禪」或「念佛」嗎,肯定西方極樂世界嗎?】

西藏佛教是顯密雙修,以顯宗為基礎,以密宗為最高階段。我們知道佛教有三個傳承,一個是緬甸、斯里蘭卡、泰國等國宏傳的南傳佛教 ( 大乘佛教稱之為小乘佛教 ),第二個是主要由中國宏傳到越南、日本等國的北傳佛教 ( 或自稱大乘佛教 ),第三個是由西藏而到蒙古、中亞及喜馬拉雅各國的的藏傳佛教。在這三個傳承中,唯有藏傳佛教是三乘(南傳、北傳--或曰大乘小乘--及密乘)俱備的傳承。也就是說,藏傳佛教當然不是只有密宗,而是三乘俱備。

在現實中,佛教徒常常難免門戶之見,如小乘佛教 ( 或稱南傳佛教 ) 就會說大乘非佛說,認為唯有小乘才是正宗的佛教。而大乘佛教則貶低南傳佛教為小乘,同時又說密乘非佛說,也是唯有我才是正宗的,為了表明這一點,常常以偏概全,稱西藏佛教為密宗或密教或喇嘛教等以示區別。而實際上,各傳承中,唯有藏傳佛教是三乘俱備,顯密經典教法保存最多、最全面的傳承。

西藏佛教認為,佛陀的教法所以會有這麼不同的見解,完全是因為佛陀根據不同弟子的根器、習氣、愛好、接受程度、業緣、次第等而應機說法,隨緣化度,教化眾生的結果。現實中,如果你只看幾部經綸,很可能會發現其中有不少相互矛盾之處,但如果您完整地研習佛陀的經典,就會發現不論大乘、小乘、唯識、中觀,不僅都屬佛教學派,追隨者都是佛弟子,而且這些在孤立地看來相互矛盾的教法,到更高的層次時呈現的卻是同一的兩面而已。也因此,藏傳佛教從來不排斥佛教的不同觀點,對大小乘各家學說都兼收並蓄。而且,強調學什麼《論》,就順應什麼觀點,如果你學的是唯識的經論,那就只能用唯識的觀點來解釋或辯駁,而不能用中觀的見地來解釋辯駁。

在西藏佛教中,雖然四大教派對顯密有一些偏向性,但其修學都是以顯宗為基礎的。這是因為西藏佛教自 11 世紀開始,就師法印度那爛陀的佛學傳承,形成了系統的學經制度,就顯宗而言,僧人必須要學習因明學 ( 包括經部和唯識的思想 )、般若學 ( 大乘 )、中觀學 ( 大乘 )、俱舍論 ( 小乘論典 )、律學 ( 以
小乘一切有部見為主 )。我們就以南印度色拉伽學院學習的制度為例,僧人先要學習攝類學、心類學和因類學等基本因明,然後學四部宗義、地道、八事七十義等,這些是進入五部大論的基礎課程。然後開始正式的學業,分為般若(六年)、中觀(四年)、律學(四年)、俱舍 ( 四年 ),而量論即因明,則貫穿整個學程。學完這些,就具備考格西的資格,故完成這些學業,一般需要耗費十七至二十年,再經考試答辯,優秀者方可獲得「拉然巴」格西等顯宗博士學位。考完顯宗的格西學位,然後再進入密宗學院,學習密宗總論和各部分論,學制 3 - 4 年,成績合格者可獲得「俄然巴」,即密宗博士學位。

其他教派,雖然學制沒有這麼長,但學習的內容還是一樣,因為顯宗經典的學習和實踐是密宗修學的基礎,而實際的密宗修行,由於要求非常高,實際上反而沒有很多人符合這些條件,因此常常是以傳承為主,而不是實際的修行。

至於「有人說密宗是最高的法門,高過於顯教,顯教只是釋迦佛的方便法」的問題,我們認為,佛陀的教法應該並沒有世俗意義上的高低之分,任何經典的實際修行都可以通向成佛之路,並不是說小乘就不能成佛,或只有密乘才能成佛,肯定不是這樣的解釋。只要修行者虔誠勤精,完全可以選擇任何一個認為對自己合適的教法,然後心無旁騖地精進修習,盡頭就是成佛之路。當然,如果想要了解佛法之美或佛陀的智慧,或者是志在宏傳佛法等,則可以選擇像前面談到的那樣,學習和接受各種教法要旨及其傳承,然後根據眾生的不同習性而分別對症下藥地予傳授等等。
密宗所以置「最高」,毋寧說是因為密宗的要求最為嚴格。另外一層意思是通過密宗的修行,可以很快獲得成就。但任何事務都是兩面性,就好比是高速行駛,雖然可以很快到達目的地,但若不能駕馭而翻車,後果也是最慘烈,恐怕永遠都到不了。所謂密宗修行者的面前只有兩條路,不是成佛,就是下地獄的說法,就是指這一點而言的。因此通俗而言,大概可以說,顯宗修行是按部就班,而且根據修行者的不同好惡感而有不同的法門,會逐漸地調整,最終走上成佛之路。而密宗就有點像走捷徑或在快道開快車,快則快矣,如果基本功不扎實,或開著破車上路,則近乎自尋死路。即使有好車,稍一不慎,也難免事與願違,甚至可能會車毀人亡。

這樣通俗地解釋,希望能讓讀者理解,如有問題還可繼續提出,我們會盡力回覆。

謝謝。


此篇載於2015年12月發行的《西藏的天空》第21期 第39頁

連結:西藏人福利協會陳情文(PDF格式下載)




2016-03-14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