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所失大於所得—班禪喇嘛 (1989年 )

作者作者:班禪喇嘛




同志們!朋友們!今天我們在這裡舉行了一次具有深遠意義的座談會,參加這次五世到九世班禪遺體合葬的靈塔班禪東陵扎西南傑開廣儀式的各位來自我們偉大首都北京和中央有關部門的領導,來自西藏各地自治區各級黨政軍的領導同志,來自四川、青海、甘肅、雲南等兄弟省區的省級領導同志,這些省的各藏族自治州和自治縣的領導同志,以及各個部門的負責同志們,大家承諾我的邀請,都興高采烈地不辭路途遙遠、氣候不宜等情況下,來到西藏的日喀則地區,參加了昨天的開光大典。今天,又參加了這個座談會。昨天各位都熱情洋溢地講了話,並帶來了有紀念意義的禮品等祝賀開光典禮。今天,大家又在這裡暢所欲言,因為時間短促,我深感時間要充裕一點,使更多的人有時間發表更精彩、更有意義的講話。但是我認為同志們講的非常好,非常熱情;提出的有些問題非常重要,非常誠懇。昨天和今天,胡錦濤同志和張史奏(音)同志也發表了很重要的講話,也代表中央統戰部和區黨委表了態,這些表態非常正確,即說明了歷史的曲折,也肯定了黨的現行路線、方針、政策。

我即屬於西藏,也屬於全藏區,因為對我這樣具有特殊身份的人來說,心情非常激動和高興。我跟著共產黨已有三十九年了,今年四十週年時, 我將依然和共產黨共同慶祝。對我來說,我更加相信和熱愛共產黨,因此我首先感謝我們的黨中央和國務院以及各領導同志們,感謝西藏的領導同志們;感謝中央統戰部的領導同志;還有有關的西藏民委等各部門的領導同志。同時也向兄弟省區的領導機關的領導同志們表示衷心的感謝!今天,我在非常有限的時間裡說一些在今後工作中對各位領導同志有所幫助或可供參考、借鑒的話。

我不想重提過去的一些不愉快的事,也不想對取得成績說一些讚揚的話。因為無論是好是懷,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應該面對未來,面對今後的事業,這對一個現實主義者和唯物主義者是主要的,但是今後的工作中,我們不該忘記歷史的經驗教訓,我們即有成功的經驗,也有慘痛的教訓。從中央到地方,大多數同志都吸取過去的教訓,所以思想覺悟有所提高,也變的聰明一些了。但是有些同志將歷史像做夢一樣地忘記了。有時候還舊病復發,這是不好的。因為舊病復發後會犯同樣的重迭的錯誤。又,不犯錯誤是不可能的,不犯錯誤的人過去沒有,現在沒有, 今後也不會有。我自己也曾犯過許許多多的錯誤。再三的、同樣重迭的錯誤,對一個政治家來說是很不應該發生的事情。我的這一看法對與否,同志們可以參考。

第二,我們西藏和全藏區所面臨的現實是什麽?第一個現實是:從解放到現在,是否有了發展?發展的究竟有多大?答案是:發展了,發展程度也相當不錯,這是現實。但是我們付出的代價和取得的成績相比較,我認為代價大於取得的成績。所以說,今後我們不能再犯重迭的錯誤。今後我們不能再犯"左"的錯誤,同樣也不能犯"右"的錯誤。但是就整個西藏(自治區)和其他藏區來說,"左"的錯誤的危險比"右"的錯誤的危害大,因為我們的國家正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而藏區的情況是屬於"初級的初級" 階段,我們是從封建農奴這一社會制度過渡而來,中國其他地方是從半封建、半殖民地、半資本主義過渡而來,我們比他們是落後一點,所以他們是初級階段,而我們屬於"初級的初級階段",在這種情況下,有些事情我們沒有能力辦到,極"左"的錯誤強加給我們,這種危害是極大的,對人民的思想接受能力來說,"左"的錯誤所帶來的刺激比"右"的還要大。因此說,過去我們雖也糾正了"左"的錯誤,但結果,我覺得仍然是以"左’為主。同時也要防止"右"的錯誤。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右"的錯誤演變成為一個"反動"的,"分裂"的活動,那麽我們應該堅決地反對,堅決的抵制。今後的工作當中,我們要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幟,象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維護祖國的統一、民族的團結。

民族團結方面,首先要加強的是漢族和藏族的團結,以及是藏族跟其他民族之間的團結和藏族內部的團結,今天我們召開的這次會議使我感到非常的高興,因為這是一次具有象徵團結意義的會議,我們藏族內部過去也不很團結,有過互相藐視的現象,衛藏人看不起康巴和安多人,康巴和安多人看不起衛藏人,衛藏人裡面,又有前藏和後藏人互相看不起的現象,這是因為我們西藏歷史上面有割據的狀態,朗達瑪以後,西藏分裂割據的狀態持續了三百多年,因此,地方性的、割據性的思想對我們民族來說是非常嚴重的,這種思想阻礙了我們民族的發展、進步和前途。我對這些現象一直是反對的。今後我們要加強民族內部的團結,為民族內部的團結而奮鬥。同時我也認識到我們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因此我們應該搞好同其他兄弟民族友好團結,特別是搞好同漢民族的團結。

今天我們西藏各藏區的領導坐在一起,為一個具有宗教、民族、特別是具有現實政治意義的、宏偉的建築慶祝,並且坐在一起暢所欲言,這是非常好的。因此,近幾天我特別高興,我們藏族地區現實地說為五個地區,西藏是最大的,人口有近兩百萬,面積有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其中九萬平方公里的地域現被印度人所佔有。這點大家都不要忘記。我們說有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但實際上沒有,我提醒大家,印度人佔領著我們西藏最好的精華般的九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有些同志對九萬平方公里的地理概念不是很清楚,九萬平方公里有三個台灣、一個浙江省那麽大,很多人輕視九萬平方公里,我認為這廣大的區域很重要,這是我們西藏歷史遺留下來的。我認為解放後對這一區域的處理不是很好,六二年的處理也不是那樣太高明,現在成了一個歷史性的問題。辦也不行,不辦也不行,成為兩國領導人頭疼的一個事情。但是對一個民族來說,九萬平方公里是不能輕易地送給印度,我的態度是明確的,我也對中央說過,如果九萬平方公里劃到印度去,互諒互讓是可以的,現在已經成為這麽一個現實,我們的確不可能全部拿回,想給一點還一點,折衷的辦法是可以的。但是全部給人,那麽人大通過的時候,我站起來代表藏族人民我第一個投反對票。

我們態度一貫是明確的,我們西藏地方實際地域很大,其他五個地區的地方面積將近一百萬平方公里左右,這幾年人口發展,其他五個地區加起來約兩百萬,因此藏族人口將近四百萬。地方面積將近兩百二十萬平方公里左右,這對一個國家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是不多,但是地方是很大的,從祖國的西南到西北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地理位置對於祖國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一地方經濟現狀和文化現狀是非常落後的,中央近段時間裡對我們的關懷是無微不至的,從各個方面來幫助我們、支持我們、發展我們,但是也因種種原因,實際效益上有時候有些問題。

全藏區行政上分成五個地區,這五個地區我覺得很好,我們不需要把這五個地區合在一起,山那邊說合在一起成立一個大藏族自治區,我覺得太大了收拾不了,行政方面五個地區目前的現狀繼續保持對我們的國家和民族來說是有益的。同時,我對把凡是說五個地區合在一起就指為反動的、反革命的、背叛祖國的說法持不同意見,分而合,合而分,這是歷史上有的是。但是現階段、以後情況,這個"合"現在看是合不了、分了好(注:此處錄音不太清楚)。五個地區各管各的,這樣的,五個啊(似在做手勢)……。但是我們還是一個民族、一個族源、一種語言、一種文字、一種宗教,在習慣上面基本上是一致的,有些時候略有差別。語言也是一樣的,但方言是有的,內地也有方言,如廣東話對北京人來說是根本聽不懂。有方言的區別沒有什麽奇怪的,福建話更複雜,因此我們(各藏區行政區域)在經濟、文化、教育等領域裡應該互相幫助,互相促進,這樣我們才有發展。

現在有些人對我們互相稍微的往來一點就非常敏感,我勸這些同志,太敏感了不好。在經濟、文化、教育….現在我們在教育方面應該互相幫忙,這樣十年、二十年以後,我用一種藏語說話大家都聽懂了,現在我們說話聽不懂的主要原因就是教育上面各自為政,各自不同。過去藏文是統一的,寺院裡講經的時候,大家都一樣的聽的懂,甚至連蒙古人也能聽懂。現在大家都聽不懂了,五個地方是五種藏文,北京也有幾種藏文,廣播電台的,出版社的,民族學院的,翻譯局的,同樣在西藏也是用幾種不同的藏文。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我們的藏文會弄的一塌糊塗。因此藏文需要逐步的統一,逐步的規範化,做到大家都能互相溝通,除教育、文化的互相交流外,經濟商業應互相促進和幫助。

目前黨的方針、政策是對外開放,對內搞活,我認為這一方針政策非常好。我們國家不改革就沒有希望,必須改革。目前在改革的過程中也出現了諸多的問題,這有兩方面的因素,一是不可避免的,我舉個例子:如修整一座房子,所有材料絲毫不受損失辦不到的,整修房子的過程中,有些東西肯定會被損壞的。當前進行的空前的改革,理論上還沒有找到系統的方法,也就是說摸著石頭過河,是在摸索中前進。還有少數一部分是因為工作不細緻,考慮不周到造成了工作中的失誤。總的來說,我們的成績是主要的,同志們不能動搖對改革的信心,不要懷疑改革,我們要堅信改革的正確性,要堅信改革會成功的。在黨中央的英明領導下,繼續走改革的道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關起門來搞建設和經濟是不行的經濟開放的越大越活才會越快。因此,閉關自守是行不通的,我們必須進行改革,但是開放的過程中也出現了許多問題,這些中央領導同志也已注意到了,許多仁人志士也有強烈的想法,國家開放了以後,我們學到了許多好的、先進的東西,同時也引進了許多烏七八糟的東西,我們所需要的是外國先進的科學技術,進步合理的東西以及對工作的熱情等,不要不加分辨,好壞全盤接受。某些地方往往是好的東西沒有學到,壞的東西學的令外國人也驚訝,這種現象在我們西藏也很嚴重,就這樣發展下去,西藏也將會染上愛滋病。這點我要警告大家要注意,特別是公安部門應注意某些事態,現在賭博、賣淫、搶劫、強姦等烏七八糟的事情什麽都有了,這些能使我們西藏發展嗎?該硬的地方必須硬起來,有人認為採取強硬措施會影響社會安定團結,我不同意這種觀點。我一向是一個比較嚴格的人,同志們今天可以看一看,在這次舉行大典期間,我們的招待和組織等情況,我的人數是不多,但大家都聽我的話,大會結果還是不錯的,如果說某個服務員態度不好,和你們吵架,你們可以點出來,我馬上在這裡處置他。通常,作為一個領導,該嚴厲的地方必須嚴,但是嚴的比重應該是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百分之九十是"和",這種比例較適合於當領導的人,嚴的太厲害了大家都會不敢接近,大家都跑成了一個"光桿司令"是不行的。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主要是體貼、同情、幫助人。留一個百分之五,對個別特別調皮搗蛋的人用百分之十,讓他們看一看什麽是厲害,這樣才能使一個社會、一個機關馬上改變面貌,即使不能"立竿見影",但初見成效是很快的,這個藥方很靈,今天我傳授給各位。

目前我們是落後的,我們要沿著黨中央指引的改革開放的道路繼續前進,但在前進的路上我們遇到了許多困難,沿海地區發展的很快,人家騎的是大洋馬,腿很長,所以跑到前面去了。我們騎的是土馬或者說是毛驢,怎麽跑也跟不上人家,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之間的拉距越來越大。當然,我認為這種拉距大的現象是正常的,我們不能壓制先進來保護後來者,必須明確的是,我們要將自己的腿練的長一點,練的快一點,然後趕上去。而不是要求大家說:"你們先等等我們,我們努力幾年就會縮小彼此間的差距"。現在我們應該迎頭趕上去發展,如不發展,幾年以後這種差距會越來越大,經濟和文化上的相當大的差距導致政治問題。許多對我們不大友好、甚至敵視我們的人,利用這種差距來挑撥先進地區和後進地區的關係,挑撥先進民族和落後民族之間的關係,也就是說漢族和我們少數民族之間的關係。這方面中央應該作為重要的特殊的事例來管,政策不能一刀切,這裡面應該有吃偏飯的。例如,我們這裡有個畜牧專家張某說一頭牛犢生下來體質是有差異的,體質不好的牛就需要多餵食,不然就會因缺乏營養而死亡,同等道理,我們落後的地區應該吃一些“偏飯",也就是說需要政策上的優惠,經濟上的支持以及各方面的幫助,我們認為這是合情合理的。但過去幾十年來,我們有著相當大的依賴性,沒錢了就打著民族的旗號去向中央要錢,說西藏和其他藏區老百姓窮呀、鬧呀之類的話,但拿到錢回來後也不給老百姓辦事,卻給自己蓋房子,現在叫樓堂館所呀什麽的,這是應注意的重要的事。我現在的住房很好吧? 這是文革以前蓋的,以後只是修整過一次,有人也建議我安裝暖氣,至今我還沒有安裝,冬天,大家都感覺很冷時,就在一個大汽油筒上打個洞燒著,我還沒有傻到不知道暖氣比爐子更實用,只是我覺得現在的西藏還不是談自我優待的時候,更不是盲目的,應該先辦些實事,好事,等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個人裝備"自然會很快提高和改善。我時常是這樣想的。暖氣確實比爐子好用的多,但是我們應少說多作,我相信我們藏民族是勤勞、勇敢的,但現在這勤勞是有點問題了,我也提出來,我們藏族,在吃飽穿好後有很強的滿足心理,現在的社會是競爭的社會,我們應該往上衝、衝、衝、衝……一直衝到先進民族的行列。我們藏民族是勤勞智慧的,我們的腦子很聰明,一點也不比別人笨,但是我們在教育上面存在著許多問題,因為我們需要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互助。

今天在座的有有關民族統戰工作的中央有關負責同志,所以我想提出一些問題,西藏有許多的優惠政策,中央的照顧,這在其他藏區是沒有的,有些政策全部一樣是不可能的,請同志們諒解,但是,只關心西藏,不關心其他藏區也是不公平的。現在西藏很窮,今年的糧食總產量和產值與四川的兩個自治州差不多,人家人少卻富裕,問題不大,但是西藏發展起來以後也要關心其他地區。我們需要上面的一些優惠政策,需要支持和幫助。我剛才說過,我們以前懶,可今後不能懶。過去,我們只要求輸血,雖然短時期內我們確實需要適量的輸血,不輸血不行,但我們要努力造血,造血—用我們自己的能力創造社會財富,用自身的能力發展起來。中國有十億人口,因此每個民族應該有自尊、自信、自強、上進的思想,這很重要。我們應該相信自己,其他民族能做到的事,我們同樣能做到。有人總是說:我們不行,我們不行……什麽我們不行?我們和別人一樣有兩隻眼睛、兩隻手、兩條腿。我們一定要有自信,要上進,現在有些同志不求上進,從早上喝酒到晚上,上班報到一下就去打麻將或者去甜茶館喝茶,這怎麽行?我們的工資是人民的血汗,不努力工作行嗎?心中有愧啊!我的工資是拿的多一點,但是我的工作也不少於我拿的工資,有些同志卻不是這樣的。大家都應該努力工作,如果每個人都拚命地幹工作,那麽,我們在三年、五年、十年內就能改變貧窮落後的面貌。因客觀原因,要徹底的改變是不大可能的,這還需要更長久的努力,甚至幾百年的努力。

我們來看看現在西藏的情況,去年一月份我曾到過西藏,一年後的今天,當我再次來這裡時發現西藏的精神狀態不如去年,如這樣一年不如一年地發展下去,我們西藏將要墮落到什麽地步?我希望在新的書記的帶領下,當我下次在來時能看到西藏的精神面貌有很大的改變。物質面貌的改變需要時間,不可能像過去我們所提的"兩年初見成效,三年小變,五年大變"那樣容易。但是精神面貌首先應有所改觀。最後我講一下有關愛國和維護祖國統一的問題,昨天我們的慶典活動是浩大的,熱情的,但是有人揚言破壞我們昨天的慶祝活動。我們是信仰宗教的一個民族,此次慶典對大家來說都是好事情,但是有些為什麽要來搞破壞?雖然破壞沒有搞成,什麽事也沒有發生—–拉薩沒有鬧事,江孜也沒有,日喀則更沒有鬧,但是有些人揚言說:每次宗教節日、民族節日都要鬧一番,還說每年三月十日要大鬧一番,而且要在適當的時候搞恐怖活動,武裝起來鬧等等。我們應該團結,保衛我們的國家,維護國家的統一。我們西藏以及其他藏區離開了祖國就沒有前途,我們的民族也沒有前途。因此,我們必須維護祖國的統一,加強民族團結。我以前在各種場合曾提到要旗幟鮮明地反對分裂,維護祖國的統一。因此有人捎信給我說:你說的太露骨了,能不能稍微婉轉點,少說一點行不行,"我說在原則的問題上不能昏昏沉沉、糊里糊塗的,我必須旗幟鮮明。我希望各地的同志們在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以及建設我們的國家等方面一定要向黨中央保持一致,同全國各族人民站在一起。

另一方面,有些同志也談了我們民族自治的問題,確確實實,現在我們的民族自治是不完善的,這是事實。許多方面上是有名無實的,這種局面一定要改變,在這些問題上有些同志的思想不是很統一,習慣過去"一刀切"的做法,統一指令、統一領導、統一安排、統一統一….. .等等阻擋了我們的民族自治,這樣不行,我們為了反對西藏獨立,反對分裂,必須要將憲法賦予我們的民族自治得以名副其實地落實,不落實怎麽行?一個民族連自己的語言文字的使用權利都沒有。前段時間,拉薩大學的學生為此呼喊要求自由使用藏文,他們的要求方式我們是不贊成的,但是他們所提出的要求是合理的。這種情況其他藏區也有,青海也有,傳單發了嘛、甘肅、四川也有嘛。西藏各地存在這許多問題。

民族幹部的提法我有意見,前年—-八七年十月份,拉薩第一次發生騷亂的時候,我在青海,離開青海時,我和省委以及省政府的領導開了一次小型會議,會上我提出:民族幹部必須具備兩個方面的條件,第一;政治上可靠,聽黨的話;擁護黨的領導,走社會主義道路等等就是我們平常提的那些。第二,要有熱愛本民族的感情,為本民族辦好事,作本民族的代理人、代言人,得到本民族的擁戴。這樣的民族幹部才是黨的好幹部, 如果不是這樣,民族幹部就變為"血統主義",這是錯誤的。他的父親是藏族,他的父親是回族或蒙古族,他的母親又是這個族那個族,是不是變為"血統"了嗎?我認為血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本人能不能代表本民族,能不能為本民族辦好事。如果能,這樣的幹部才能起到黨和群眾、政府和群眾之間的橋樑作用。如果不能,一旦發生問題,民族幹部不敢出來,不敢為本民族的群眾解決問題,那麽我們養這樣的幹部有什麽用?我提出了上述問題,青海省委作了記錄並分發給內部,後來也上報黨中央,趙紫陽同志看了後說很好。我回北京第一次和趙紫陽同志見面時,他說:"你的想法很正確,我很贊同"。我對此表示感謝。但是,迄今為止組織部還沒有完全採納我所提的對民族幹部的標準,還是老一套。我們要得是奴才不要人才,行嗎?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奴才。啦索、啦索(藏語“遵命"或“是"之意)、吐屆其、吐屆其、喔–吐屆其(藏語“非常感激"之意是好幹部?這樣不行。民族自治必須是名副其實的落實,民族幹部必須如此。當然,思想不好,拿共產黨的錢卻辦“山那邊"的事,搞分裂的事,那可不能客氣,不能用。其實,這樣的人怎麽可能有呢?我今天說的話,相信大多數人是可以理解的,個別同志可能不是很願意接受。慢慢地用實踐來證明這一點,我說過的話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短時期內我們不要評論。

民族區域自治在西藏自治區以及全藏區都應名副其實地、真正地得到落實,我們反對西藏獨立,西藏獨立指的是全藏區也就是大西藏獨立,藏語中“博"指的是全藏區和全體藏民,這種概念希望同志們有所了解。我們要反對西藏獨立就必須真正做到區域自治,要名副其實。其他少數民族地區也一樣,只有落實區域自治,我國各民族間才能互助、平等、團結,才能防止類似蘇聯發生的民族糾紛。不然這種事很可能會蔓延過來。這是我的想法。

第二個問題,歷次運動造成的創傷很多,涉及精神與物質等各個領域,這次靈塔的修建,體現了黨的政策落實,諸如此類的許多問題,三中全會以來,國家做了大量的工作,付出很大的代價解決相當一部分問題,但是還遠沒有結束。因此政治方面的落實政策應該是乾脆的,徹底地落實;另一方面國家也有困難,不給錢也不行,歷次運動中受過創傷的案子全部反過來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的意見是:同志們也應體諒國家當前的困難等情況,國家也給一點,群眾也同樣諒解一點,做為互諒互讓,這樣才能將心的創傷縫好,才能逐步解決問題。這樣我們的民族才能團結起來,民族之間的關係才能徹底改變,開會的時候大家都喊團結之類的話,我對中央的領導說過,西藏人有三套話,開會的時候說一套,一般人面前說一套,和知心朋友在一起時又說一套話。三套話都裝在兜裡面,開會的時候拿出"英明、正確"之類的話,然後一般人面前發一陣牢騷,最後自己和知心朋友們聚在一起的時候就罵起來了。甚至有些話是很反動的。這樣實質上是無法改變民族團結的。現在有人認為有什麽問題就解決什麽問題,我不同意這種說法,頭疼了治頭,腳痛了治腳,有些問題是吃一點止痛片,根本無法根治問題的本質。從長遠利益來看,我們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西藏的領導同志們應該知道本地區的人民在想什麽,他們的脈搏是怎樣跳的,昨天我講的話有些同志們可能注意到了,八二年我第一次來西藏時,有些人不大歡迎我來,西藏人民歡迎了我。我當時對大家說過,西藏的有些領導同志在西藏住了二三十年,西藏人民的脈搏是怎樣跳的到現在也鬧不清楚,這句話是很有意義的。因此"脈搏"是一定要掌握的,要了解服務的對象。

我們口口聲聲說要為人民服務嘛,那麽西藏在想什麽?我舉個例子,佛教對西藏人民來說是至高無上的,比生命還可貴,我們全都毀掉了,這怎麽能叫西藏人民高興呢?這又怎麽能叫為西藏人民服務呢?有些同志把理論上的一些東西強加給西藏這塊土地上,硬將自己的標準衡量西藏,這是行不通的。

這次參加典禮的少數民族代表大多數是來自全藏各地的藏族,所以,藏族人民是怎樣想的,可能有所了解。有些漢族同志不太了解,應去看一看,西藏人民到底想些什麽?西藏的特點究竟是什麽?僅僅是"海拔高,氣喘"就這麽簡單嗎?這不是西藏主要的特點,西藏的主要特點是,西藏人民的思想、他們的意識形態,他們的想法。因此要有適合他們的"對象"(相應的政策),因此遺留下來的宗教、民族和統戰、解決有關農牧民等的一系列問題,真正落實政策,是西藏人從心底裡感謝中國共產黨,感謝漢族及其其他少數民族的幫助,他們的感情才會融洽,這樣,我們的民族團結才經的起考驗,我們才能進步。

今天我說的太多,說一些事情時有些激動,有說錯的地方請同志們批評指正。我今天所講的中心意思是:第一:堅決跟著共產黨,相信共產黨,剛鐵般的團結在黨中央周圍。第二,有關我們自己民族的有些利益,有些問題,該爭取的要爭,該喊的要呼喊,該解決的問題就要解決,不能馬馬虎虎敷衍了事。

當前我們民族面臨許多問題,有宗教、民族、人民生活等諸多問題,有待於大家團結一致,在黨的領導下逐步解決,建立起青藏高原上以西藏為主的包括全藏區的一個社會主義的團結、和睦、進步、文明的新的民族區域。第三,通過這樣為祖國的總的發展貢獻我們藏族自己的力量。今天講的話主要以西藏為主,也針對全藏區,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同志們批評,如說的對,同志們可採納或在今後的工作實踐中供各位參考。最後,我忠誠地、高興的、也懷著感激的心情向各位表我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

西藏之頁編註:這是1989年1月23日班禪喇嘛在扎西倫布寺的東陵扎西南捷開光大典後一次座談會上用中文發表的演講,本文根據錄音整理。





2016-02-0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