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佛祖慈悲心在政治高壓下的魅力

作者作者:李江琳




最近,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公開宣佈,要嚴肅查處在所謂「大是大非問題」上的「兩面人」和「民族觀不正確」、「對宗教明裡不信暗裡信」的官員。他還說要「嚴肅查處追隨十四世達賴集團、參與支持滲透破壞活動、出境朝拜十四世達賴、參加『法會』、聽取講經、送親屬子女到十四世達賴集團開辦的學校上學的黨員幹部。」

陳全國是中共派駐西藏的「駐藏大臣」。照理說,擔任這樣一個職務的人,多少也該懂點西藏的歷史和文化,瞭解藏人的精神和心理,可是從他這番「嚴肅查處」的話可以看出,他對藏人的精神世界是多麼無知。

精神追求永遠不會消失
宗教是一種精神追求。人的精神追求與生俱來,是人類生存狀態的一部分,人類只要存在著,就會有精神追求,有了精神追求,才有所謂人性,才有人類的尊嚴,才有文明的進步。而宗教則是人類精神追求的一種形態,一種高度發達的群體化的精神追求。

二十世紀的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在所謂「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主義」指導下,認為宗教是一種「落後的意識形態」,是早晚要被消滅的「封建迷信」。蘇聯、蒙古和中國在共產黨奪取政權後,相繼展開了全面摧毀宗教的運動。短短幾年中,蘇聯、蒙古和中國的宗教場所幾乎毀滅殆盡。在西藏,幾千所藏傳佛教寺院到文革時期只剩下了象徵性的寥寥幾所。一時間,佛像被砸了,喇嘛和尚不見了,念經的聲音也靜寂了。但是,佛教就此從人們的心裡消失了嗎?

達賴喇嘛在回憶錄裡寫到,上世紀七十年代他得以訪問前蘇聯的布里亞特共和國,那是一個以蒙古人為主的國家。接待他的都是蘇聯共產黨的幹部,表面上都是忠誠而熱情的共產黨人,滿口革命話語。可是到了晚上,陪同他的幹部卻悄悄地拿來了很多手錶,請他加持。

「加持」是佛教的一種儀式,即修行極深的高僧對信徒或宗教聖物所做的一種簡短儀式,被加持的聖物通常是個人常用的宗教象徵物,比如念珠、腕珠、佛像等等。佛教徒使用最普遍的聖物是長串念珠和戴在手腕上的腕珠,這是佛教徒時刻帶在身上,屬於個人的宗教象徵物。信徒們相信,經過高僧加持的念珠和腕珠是一種難得的吉祥物,擁有這樣的聖物會獲得神秘的力量。

但是,當達賴喇嘛訪問布里亞特的時候,人們已經難以找到念珠或腕珠了,那些宗教物品都被革命消滅了,即使僥倖殘存的也被深藏,人們不敢輕易拿出來。但是,人們仍然相信,經過達賴喇嘛尊者加持的吉祥物具有極大的能量。沒有念珠和腕珠怎麼辦呢?他們就把手上戴著的手錶摘下來代替腕珠,悄悄地請達賴喇嘛加持。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西藏。格爾登仁波切是阿壩的一位高僧,他在一九五九年被迫出走印度的時候只有十七歲。八十年代初他得到機會訪問阿壩時,當地陪同參觀的共產黨幹部也會悄悄地把手錶摘下來,請格爾登仁波切加持。

佛教徒相信誦經念咒,基督教徒相信祈禱,其他宗教信徒也都相信世界上有神秘現象,相信宗教聖物和宗教儀式的神秘力量,這是宗教信仰者和絕對理性的唯物主義者的標誌性區別。很多時候,這種信念是來自於個人的生命體驗。即使是在科學昌明的今天,即使是在中共的政治高壓下,這種信念也不會消失。

我所認識的「兩面人」
我在紐約的圖書館工作期間從事跨文化交流,得以接觸宗教人士。過去一些年裡,由於研究當代藏史,我經常拜訪藏傳佛教寺院,採訪流亡藏人,包括藏傳佛教高僧,並多次採訪達賴喇嘛。在採訪尊者的時候,我有機會請尊者為我帶去的念珠、腕珠和佛像加持。

我出生於共產黨幹部家庭,上一代和同代的家人都是共產黨員,從小家裡來往的也多是中共幹部,我也有一些年輕時代的朋友、同學和同事,他們也有一些是中共黨員或幹部。

在這些黨員和非黨員的家人朋友中,最近幾年有些人正式皈依佛教,成為虔誠的佛教徒,他們是最早向我索取經過達賴喇嘛尊者加持過的吉祥物的人。還有一些人,雖然並不是正式的佛教徒,但很想為自己和家人求得吉祥安寧,也通過朋友熟人向我索取達賴喇嘛尊者加持的吉祥物。有些人知道我有機會採訪尊者,於是購買了很多念珠腕珠,設法托人千里迢迢送到我手上,請求我下次採訪尊者的時候帶去請尊者加持。採訪尊者時我需要自行攜帶錄音攝像設備,還要通過安檢,附加的大包吉祥物是一個額外的負擔。但是面對這些人的懇切要求,我盡量滿足他們的願望,在採訪結束的時候,請尊者為我帶去的宗教聖物加持祝福。

幾年來,我已經記不得有多少人向我索取過尊者加持的吉祥物了。這些戴著加持過的吉祥物的朋友、熟人和他們的家人,都是漢人,其中很多是黨員或黨的幹部。在當今中國內地普遍道德淪喪、價值混亂的社會現實中,「兩面人」越來越多,這種現象說明了什麼,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以達賴喇嘛為敵即以藏民族為敵
陳全國站在「駐藏大臣」的地位上說要「嚴肅處理」,顯然有他不得已而為之的原因。在西藏,信佛教就是信藏傳佛教,全體藏人都以達賴喇嘛為藏傳佛教各派的根本上師。也就是說,整個藏區都在精神上追隨達賴喇嘛。這是陳全國所不能容忍的,是他宣稱要「嚴肅查處」的原因。

西藏是高原佛國,過去藏民族是一個全民信佛的民族。如今在西藏或許也能找到宣稱自己不再信佛的年輕人,但是信佛的仍然是大多數。藏人社會的家庭、傳統、人際關係、價值觀念等等都和佛教信仰緊密相連。藏傳佛教強調緣起、業報,提倡利他、慈悲心,而達賴喇嘛是當今世界倡導佛陀智慧與慈悲的最高代表。在藏人社會中,可以說絕大多數人以達賴喇嘛為最高精神領袖。

我訪問過十幾個西藏難民定居點,接觸各個年齡層和社會階層、各種經歷的藏人。我看到過許多境內藏人千辛萬苦長途跋涉前往印度,只是為了找到他們部落原來寺院的仁波切,送上鄉親們委託帶來的供養。我所接觸過的藏人,無一例外都以拜見達賴喇嘛為一生的最大願望。我在流亡社區到處遇到「出境朝拜十四世達賴、參加法會、聽取講經、送親屬子女到十四世達賴集團開辦的學校上學」的境內藏人,可以說,這樣做是大部份藏人共同的願望和夢想。我還遇到過很多境內來的漢人,大家心照不宣不問來自何地,但是顯而易見,達賴喇嘛對相當多的漢人有同樣的感召力,歸根結柢,這是佛祖的智慧和慈悲心對人性的吸引力。

陳全國的「嚴肅查處」是一種警告,一種威脅、一種政治暴力,然而,它不可能摧毀人的精神追求,只不過顯示中共在西藏的統治,越來越糟糕。





2015-12-17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