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西藏的俄巴眾

作者作者:桑傑嘉




談起西藏佛教人士,人們眼前很自然的浮現出西藏絳紅色的僧眾。從西藏本土到喜馬拉雅南麓、印度平原、亞洲各國以及歐美和大洋洲,都能找到絳紅色的他們慈悲弘法的足跡,遍灑佛法甘露。無論在哪裡,他們是西藏佛教的一個標誌、西藏文化的符號。最近幾年,在歐美也有不少佛教中心的俄巴眾逐漸壯大,在很多社會媒體上曝光率較高。但是,由於很多人對西藏佛教俄巴眾比較陌生,所以,出現一些誤解和不符合事實的解說。這說明對西藏文化整體認識不夠,以及向外界介紹西藏文化方面的小失誤,因此,也產生了對西藏佛教文化的認識的缺陷。通過本文,筆者嘗試向讀者介紹西藏佛教傳承中不同與僧眾的俄巴眾。

在西藏文化中對佛教傳承的主要群體分為:絳紅色之出家僧眾和白衣垂柳髮辮之俄巴眾。絳紅色出家眾,很多人比較瞭解,從西藏三大寺為母寺格魯傳承散佈世界的寺院中的僧人,還有寧瑪、噶舉、薩迦、覺囊以及本教的出家眾。很多人對「白衣垂柳髮辮之俄巴眾」比較陌生,特別在中文世界更是如此。所以,本文將對西藏俄巴眾進行簡要介紹,希望讀者能正面瞭解西藏這一主要的傳承佛教的群體——俄巴眾。

俄巴(སྔགས་པ།),有廣義和狹義的概念。俄(སྔགས།),是密宗、密乘,金剛密乘之意思,是指修煉密教的人。所以,廣義的俄巴是指修習佛教密乘法門的人。因此,只要接受過灌頂、修行西藏佛教密乘者都是俄巴。 狹義的俄巴,是指不受出家戒,但受居士戒、菩提戒、密乘戒等主要戒律者。修習西藏佛教的群體,則稱俄堆既(སྔགས་སྡེ།)俄巴眾(སྔགས་མང་།)。他們確實是西藏社會中比較特殊一個群體。

本文要介紹的是狹義的俄巴以及俄巴眾,以安多熱貢及其附近的俄巴眾為例,特別要介紹他們在西藏社會中的功能、佛教和西藏傳統文化傳承中的作用等。 「絳紅色之出家僧眾和白衣垂柳髮辮之俄巴眾為佛教傳承的兩大命脈」,這句話可以清楚肯定了俄巴或者俄巴眾在西藏社會和佛教中的作用和地位。本文介紹的俄巴以及俄巴眾以俄康(སྔགས་ཁང་།)為主,不包括俄巴札倉(སྔགས་པ་གྲྭ་ཚང་།)。

中文裡的俄巴
西藏文的「俄巴」在中文有很多不同的翻譯,其中比較常見的中譯是:「俄巴,咒師、持咒者,以念誦咒語為人禳災祈福的宗教職業者(藏漢大詞典第708頁)。」這樣的解釋,主要盛行於中國大陸的書籍中。而在中國大陸之外,還有另一種常見的中譯是把「俄巴」翻譯為「瑜伽師」,應該是來自英語的YOGi。

在一些歷史文獻和地方官方檔中,也有把「俄康」翻譯為:「俄,密乘;康,房子。為藏語音譯。」而部分西藏本地居住的漢人,對俄巴、俄康的漢語翻譯就非常奇怪,如俄康,為本本寺,俄巴為本本子。

早期的中文文獻,對俄巴和俄巴眾的紀錄都很混亂,比如有的資料介紹俄康時說有多少僧人,多少萬德(藏語小僧人)等。事實上所介紹的俄康根本沒有僧人,是俄巴眾。而且,中文對俄巴的翻譯沒有統一和比較普遍使用的名詞 。

把俄巴翻譯為咒師或者持咒師,並解釋為;以念誦咒語為人禳災祈福的宗教職業者。非常清楚顯示出這只是對俄巴的表面活動和頌持密咒等為依據的,不能體現俄巴本質。

瑜伽師,在藏語中為「南教巴」。所以,把俄巴或者俄巴眾翻譯為瑜伽師也不一定全對。因為,俄巴中有很多瑜伽師,但所有的俄巴不一定是瑜伽師。不管從廣義和狹義的俄巴分析,修行密法的瑜伽師比一般的俄巴更具有修行等方面的成就,是俄巴眾的佼佼者或者少數精英。而且,從英語的瑜伽師YOGi理解,也不能翻譯俄巴為瑜伽師,因為,俄巴修煉YOGA只是健身通脈等,並非修行主體或者全部。而且,一般的俄巴不一定修煉瑜伽YOGA。所以,把俄巴翻譯為YOGi更為不適,因為,更容易與當下很流行的健身YOGA者混淆。

值得深入研究的是,在較早移居西藏的漢人對俄巴的稱呼如今官方檔中繼續使用,但對這一稱呼基本上找不到解釋,也沒有資料可考證。

西藏安多(現在稱為青海)是歷史上漢人移民較早的地區之一,其中,貴德(歸德)縣是一個漢人移民最多的地方。而貴德有很多俄康,基本上每一個村莊就會有一座俄康,每個家庭就會有一個俄巴。所以,這裡的漢人是最早近距離接觸俄巴的漢人,他們對俄巴和俄康的稱呼是值得研究,有其歷史價值。

如今能找到的俄巴(狹義的)中文記載中使用較多,且官方繼續使用的就是早期移民到本地之漢人使用的名稱 「本本子」 俄巴和 「本本寺」 俄康。由於早起移民到西藏的漢人被藏化,所以,他們的漢語具有不同於中國本土漢語的特點,如今稱為青海話(當然今天的青海話已經被中共推廣的普通話稀釋的面目全非)很多名詞直接從藏語中音譯,而且,語法也受到藏語語法影響,多為倒裝句。

為了方便列舉幾個如下,安多藏語稱僧人為「阿克」,漢語「阿卡」(一般的僧人)加上中文的「爺」表現對高僧大德尊敬——阿卡爺。如藏語中的「錢」的發音為「果毛」,在青海話中音譯為「果魯毛」。又如,藏語中「無辜、無緣無故」,為「讓阿」青海漢語音譯為「讓讓」等等很多。其次,青海話的特點是,藏漢名詞重疊,如,「讓塔磨」讓塔為藏語,磨是漢語指磨麵粉的磨坊。「古魯熱瑪」古魯為藏語,熱瑪為漢語,指山羊。「加巴河灘」加巴為藏語,河灘為漢語。(根據西藏語言學家阿措的研究,在青海某些地方還有三種語言重疊說的。)

另外,青海話中還有音譯後重複的現象,如,藏語的小水池或小「坑」是「東」,青海話音譯為「當當」等等。

因此,從本地漢人語言發展的特性推斷本本子和本本寺的來源是切入點。在安多方言,特別是俄巴集中的地區稱俄巴為「宏 」或者阿克宏(阿克敬語),宏與宏布(頭人、地方領袖)同音,宏也有大師之意。宏在衛藏和康區口語中為本,如本布、本魯(師徒)甲本、如本等。所以,本是藏語宏的音譯,而且,在農牧區事實上俄巴確實也是上師 。那麼,第二個本又是什麼?青海漢語有音譯重複的習慣,因此,第二個本是重複音,如當當。「子」,在青海方言中用為「的」之處較多,但這裡可以理解為人的敬稱更為適合,所以,願意是宏或者本,他們的寺院也就是本本寺。從而也可以看出「本本子」的歷史很悠久,因為,漢語的音譯來自西藏統一時期,或者帶有衛藏方言的發音特點。

也有些人認為本本子是來自「本教」轉音而來,但是,如安多很多地方本教和佛教俄巴眾共存的地方本教寺院的中文記載一直是本教寺,沒有記錄為本本子或者本本寺。因此,漢譯的本本子和本本寺是較早對俄巴的漢語稱謂。

西藏如今俄巴分佈情況
對於,西藏俄巴眾如今沒有一個比較詳細情況統計資料。大概情況是,西藏三區都有俄巴、瑜伽師。但,衛藏地區和康區俄巴眾寺院較罕見,更多的是瑜伽師在聖地或者修行地進行修行。也不少俄巴在各自家中修習,但沒有集體活動場所,沒有形成俄巴眾。在西藏安多熱貢(傳統的熱貢)地區(今青海海南、黃南州、海東地區等地)和果洛地區俄巴最多的地區, 也是本文將介紹的重點。

西藏佛教中俄巴的傳承
在西藏佛教各大傳承中俄巴眾主要在寧瑪、噶舉、薩迦、覺囊等較多。從俄巴眾傳承來看寧瑪傳承中俄巴眾較多,不僅僅在西藏,在不丹等的俄巴眾主要是寧瑪傳承。但薩迦、噶舉也有一定數量的俄巴。如當今的薩迦法王被稱為俄巴之王(達賴喇嘛尊者言)。廣義和狹義的俄巴有男有女,但俄巴眾或者俄康的俄巴基本為男性。在安多熱貢為中心的各地之俄巴主要歸屬寧瑪傳承,但在寧瑪傳承的來源各有不同。

俄巴眾組織
俄巴眾以俄康為活動中心,俄康因俄巴的多少而大小不等。俄康有大經堂、護法殿組成。也有少量的舍房為供燈和看護俄康的瑜伽師或者修行者居住。俄巴眾平時居家務農,在一年中定期到俄康參加宗教活動,這些宗教活動是固定的活動。一年中將舉行6次、4次不等。一般每年會有一次到兩次的金剛法舞表演,這是較大的盛況。在特殊情況下,如發生災難或者有大喇嘛圓寂等的情況下舉行臨時的祈願法會或者特殊的宗教活動,也會不定期邀請高僧大德到俄康弘法。

俄巴眾所在的地方,有一個傳統的規章,每戶人家的在家男人都是俄巴,從小在德高望重的俄巴足下接受宗教教育,從認字開始接受相關教育,誦經、做多瑪、做法事、跳金剛法舞等最基本的宗教儀軌外,還有一些特殊的灌頂或者秘傳特殊的法門給具有智慧的弟子。一般的俄巴要學習本寺要舉行法事活動時的所有宗教儀軌、經典。另外,每個俄巴要閉關修法,有三年三個月三天的閉關,還有更長的閉關修煉密法。擅長對「斷」具有非常高的修煉成就,常常會看到深夜俄巴們到墓地修煉斷法門。對「破瓦」、大圓滿法等具有特殊的修煉和傳承秘訣。除了在德高望重的俄巴足下學習俄康最基本的宗教儀軌外,年輕的俄巴們會去更大的寧瑪寺院學習,如前往竹青、孟林、多傑紮、白玉等各大寺院學習各種經典。

他們還學習曆算、藏醫、卜卦、驅暴、以及對咒語(解決世俗生活中各種問題的特殊咒語和秘訣)等。由於俄巴善於很多秘訣的修煉,對「咒語」有特殊的修煉和傳承。這裡的咒語不一定是佛教中的咒語,藏語稱蘭俄(無法精準音譯,中文很難發這個音)蘭,壞的或者不好的,俄,咒語。

俄巴終生留法,長長的髮辮盤在頭上,年輕的俄巴們一般會用紅色布將長髮裹起後盤在頭上,年長者一般會用黑色布裹頭髮。在舉行法會時將裹髮的布去下,長髮可以垂在懷中,或者把布取掉,盤在頭上。但頭髮不會做成辮子,而是讓頭髮自然變成像西方流行的RASTA一樣,不需要梳理。如有人頭髮稀少也可以加合犛牛毛,使髮辮加長加粗,這與一般藏人的髮辮不一樣,所以叫俄熱-俄巴的髮辮。俄巴的頭髮不會佩戴裝飾品。但有特殊修行的人會在頭髮中佩戴金剛杵或者裝有經典的銀制書盒子(比一般經典小很多),俗稱:羅本各脫覺建——「頂戴經書者」,但這樣的大多為瑜伽師,如今很少。俄巴在法會活動時穿慢亞裙和袈裟,慢亞裙有白色和絳紅色者。袈裟有紅邊央白和絳紅色,平日在家一般穿藏服。蓄有鬍鬚。

俄康的組織情況跟其他僧眾寺院的組織基本一樣,有喇嘛、糾察師、領頌師等。喇嘛(不是上師或者僧人,是宗教活動期間最高領導者的角色)是由德高望重的俄巴輪流擔任,另外比較特殊的是,在座次中任選的喇嘛和該村傳統頭人宏布或者本布與喇嘛有同等的法座。其他按年齡大小依次就座。按舊時傳統,在不同的法會期間年輕的俄巴必須在大眾前要通過經典公開考試,如今這個傳統已經不存在。

俄巴眾在社會中的作用
俄巴眾平時居家務農牧業,所以,在社會中承擔很多角色。首先,父親、家長,在農牧業中的主要生產力,養家糊口。在宗教和文化層面擔任老師、上師和師傅的重任。培養新一代俄巴,為信眾舉行祈福、大薈供、消災、驅邪等宗教活動。每月十日為蓮花生大師的特殊日子,所以,在部落裡每戶輪流舉行「十日法會」。還有在為信眾小孩取名、看吉日、看風水、為結婚典禮祈福、供養家神、葬禮等活動中的指導者和主持者。

俄巴還必須擔任該村的驅暴師,這是一個非常重要工作,驅暴師一般會是世襲的。秋天農作物快要收割時出現冰雹或者暴雨是對農民的災難,所以,他們會驅逐冰雹或者暴雨。驅暴師從小要修習很多不共的特殊法門,一般不會公開。而且,驅暴師每年要舉行很多祈福和行善活動。中共入侵前,村子的每戶人家會向驅暴師送一定數量的農作物,作為他舉行祈福活動的開支,後來,中共認為這是剝削,所以被禁止。

由於驅暴師利用特殊法門,驅逐冰雹或者暴雨,所以,很多需要雨水的生命將會死亡,造了極大的惡業,因此,驅暴師必須到其他寺院需要為這些生靈祈福、舉行很多法會消除來所造的惡業。俄巴除了正常的宗教活動外,還有很多很繁雜工作,如,從解決夫妻不合、驅鬼、招魂、防止野狼入侵、馴服烈馬、馴服猛獒、開解泉水、當然也會有詛咒等等,可以說涉及農牧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俄巴眾和俄康的固定信眾為本村民眾,但俄康也會接受其他地方的信眾供養和到外地為信眾舉行法事。在傳統上這些地方不是俄康的信眾。如,俄巴們應要前往遙遠的牧區為牧民舉行各種法事活動,被集體邀請或者單獨邀請等等。因此,這些牧區也和俄康有了一些特殊關係。如,貴德的很多俄康與遙遠的環青海湖牧民以及格爾木等地以及蒙古、裕固族的信眾等有密切供施關係。

如今在西藏之外,常常由佛教徒提出一個比較很難回答的問題,起碼對在家藏人是如此。你是那個傳承?是寧瑪、薩迦、噶舉、格魯等等?在俄巴眾聚集的地方每戶人家的家長是俄巴(寧瑪),但不能認為這個家庭就是寧瑪傳承。因為,如果這個家庭有人出家為僧會去這個村莊的格魯寺院為僧人,所以,父親修習寧瑪、兒子修習格魯。而且,每年村子裡也會舉行寧瑪的傳統法會,也舉行格魯的各種法會。而在家中舉行宗教活動時一般會在同一天舉行法事活動,只是在不同房間中由俄巴和僧人(格魯)舉行各自傳承的法事。還有一些傳統上只有格魯寺院德信眾也會定期邀請俄巴或者俄巴眾去家中做法事。所以,當提到以上你是哪個傳承的問題時,在家藏人很難回答。因為,西藏佛教各種不同傳承在西藏本土的信眾身上很難一刀切。他們敬仰和聆聽所有高僧大德和成就者的教誨。對於今天西藏之外佛光普照的國家和地區的佛教信徒,很容易回答這樣的問題,因為,你知道學習或者跟隨那一個傳承的上師,就可以確認為這個傳承的信徒,而且,很少接觸其他傳承的上師,而西藏很難這樣區分。

俄巴眾的宗教活動
下面以西藏安多赤噶貴德縣格哇俄康(東山本本子寺)和麻巴俄康(麻巴本本子寺)的全年宗教活動為例說明,其他俄康的宗教活動大同小異。

格哇俄康,每年集中活動6次,農曆正月初三至初八。正月初十至二十一日。四月初一至初七,最後一天表演金剛法舞。六月十七日至二十日。七月初六至初十。十二月初二日至七初日。麻巴俄康,全年集中活動4次,正月初四至初八。五月十二日至十五日。八月初四至初八日。九月十二至十九日。正月和九月表演金剛法舞。

在以上的集中活動期間俄巴們將舉行閉齋、極樂淨土祈願大法會、大會供等。除了俄巴中集體在俄康的宗教活動外,以各村落為單位在各自的瑪呢康(各小村落舉行宗教活動的場所,一般建有大經輪(轉經筒)以此得名,日常村裡老人們集聚這裡可以轉經輪等。)舉行每年固定得宗教活動,如,三天的大悲咒祈頌、七天的大祈供法會、每月初十法會等等都由各村落的俄巴們組織安排。

很難統計如今西藏的俄巴眾的數量,但還是有一些可以參考的資料。如1990年由浦文成主編,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甘青藏傳佛教寺院》一書收錄有近三十座俄康。由霍藏久美編寫,達蘭薩拉西藏圖書館2009年出版的《多麥史-寺院篇》中錄有41座俄康。以上兩本書均未記錄現有多少俄巴在這些俄康。當然,這個數字只是所有俄康為名的俄巴眾寺院。另外,還有很多俄巴札倉沒有算進去,因為,俄巴札倉的俄巴們是離家居住寺院,且平時不為農牧業者 。但是,新千禧年初,在西藏安多尖札縣阿瓊南宗舉行了一次俄巴眾特別法會,據稱有十萬多尖紮縣附近的俄巴參加了那次法會。因此,可見俄巴眾的數量,為數不少。--原載《西藏的天空》第19期




2015-12-0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