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喜馬拉雅山上的中文系

作者作者:陳牧民




「因為中國公民不能進入錫金邦, 所以我們學校中文系設立五年來,沒有辦法與中國的高校進行交流,也不能從中國邀請華語教師來教學,這相當程度上限制了我們的發展」。錫金大學中文系系主任翠蒂(Dhriti Roy)博士如此說。

錫金是印度東北部的一個邦,面積為7千平方公里(約為台灣的五分之一),人口只有60萬。無論就面積與人口來說,都是印度所有行政區中最小的一個。為何印度政府禁止中國公民進入此地?又為何在這個偏遠小邦培養中文人才?這得從錫金的歷史開始講起。

過去錫金曾經是一個獨立的世襲王國,中國稱為哲孟雄,宗教與文化上受西藏影響很深,過去國王即位時還由達賴喇嘛主持加冕儀式。1860年代英國勢力進入,強迫錫金成為其保護國,並在1890年的中英藏印條約獲得中國承認。英國統治時期引進許多尼泊爾勞工進行開發,這個政策逐漸改變了錫金的人口結構,讓尼泊爾人成為此地的多數,原始住民錫金族(又稱菩提亞人)反而淪為少數民族。1947年印度獨立之後,繼承英國在此地的利益,與錫金王國簽訂條約,讓其繼續維持獨立地位,但外交與國防受印度節制。錫金國王扎西南嘉(Tashi Namgyal)一方面推動民主化,但同時也努力維持與印度與西藏(包括後來流亡到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友好關係。但1963年佩登東杜南嘉(Palden Thondup Namgyal)繼承王位之後,王室與國會之間的衝突漸趨激烈。1965年印中軍隊在錫金與中國邊界的卓拉山口開火,雙方互有死傷,印度政府擔心國王倒向中國,遂在1973年以錫金國內動盪為由,派軍隊接管政府。1975年4月印度讓錫金人民進行公投,結果多數人同意與印度合併,錫金正式成為印度的一邦,佩登東杜南嘉國王流亡美國。

之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中國政府並不承認錫金被印度合併的事實,仍然將其視為獨立國家,直到2003年印度總理瓦杰帕伊(A.B. Vajpayee)訪問北京時,中國政府才在雙方聯合聲明中間接承認印度對錫金擁有主權。兩年後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問德里,致贈印方一紙將錫金劃入印度的地圖,算是正式承認印度擁有錫金。印度政府向來禁止中國公民進入中印兩國邊界有爭議或出現過衝突的地區,錫金也因為過去這段歷史,至今仍禁止中國人造訪,不過台灣人倒不在限制之列,只要持護照在進入錫金邦的關卡辦證就可入境旅遊。

錫金大學中文系裏唯一的華人教師胡世林是出生自孟買的華僑,後來成為一名牙醫,幾年前來甘托克開業,並受邀到中文系協助矯正學生的中文發音。他表示整個錫金境內包括他在內只有兩位華人(另一位是幾十年前嫁來此地的女士),不過實際的人數可能更多,主要是歷經1962年中印戰爭之後,居住在喜馬拉雅山區的華人為了自身安全,紛紛隱藏自己的身份,連名字都改了,現在已經不可能找到這些人的下落。
在錫金首府甘托克(Gangtok),此時剛好遇上一年一度的雨季,每天從早到晚間歇性下著雨,但因為地勢較高(海拔1700公尺),反而覺得涼爽怡人。從地圖上看,錫金剛好夾雜尼泊爾與不丹之間,北鄰西藏,南邊則是西孟加拉邦的著名產茶地大吉嶺,因此整座城市看起來就像民族大熔爐,各種膚色與民族服飾的人都有,不過因為尼泊爾人居多,因此居民主要以尼泊爾語溝通,但政府機關及學校都使用英語。或許因為當年兼併錫金的政策遭致外界非議,所以印度政府不遺餘力地保護本地居民的權益:只有錫金居民可以購買本地的房產與汽車,同時也不必繳稅;其他邦的印度公民可以來錫金工作,但其居住與工作權利受到一定的限制。這也是迄今錫金仍能保持只有60萬人口,居民能維持自我認同而不被其他族群同化的原因。

不過對於印度政府來說,錫金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過去西藏與印度之間的貿易都是透過錫金,錫金東邊的乃堆拉山口與西藏的邊境小鎮亞東遙遙相望,成為中印邊境貿易的重鎮。在1962年邊界戰爭之前,在這裏通過的貨物竟佔兩國貿易量的百分之九十,其重要性可見一般。邊界貿易後因戰爭而終止,直到2006年,兩國政府才重新決定開放乃堆拉山口貿易。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過去十年來此地貿易量成長了六十倍之多,金額達到每年一億人民幣。2014年9月,中國政府同意開放乃堆拉山口讓印度遊客前往西藏朝聖。

也因為錫金未來在與印中關係中可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5年前印度政府在新成立的錫金大學設置中文系,也就不令人意外。不過因為沒有以華語為母語的老師協助糾正學生發音,中文書籍不足(本地老師甚至保留了台灣1970到1990年代的國語課本給學生當輔助教材),學習的效果還有待加強。

「因為中國公民不能進入錫金邦, 所以我們學校中文系設立五年來,沒有辦法與中國的高校進行交流,也不能從中國邀請華語教師來教學,這相當程度上限制了我們的發展」。錫金大學中文系系主任翠蒂(Dhriti Roy)博士如此說。

錫金是印度東北部的一個邦,面積為7千平方公里(約為台灣的五分之一),人口只有60萬。無論就面積與人口來說,都是印度所有行政區中最小的一個。為何印度政府禁止中國公民進入此地?又為何在這個偏遠小邦培養中文人才?這得從錫金的歷史開始講起。

過去錫金曾經是一個獨立的世襲王國,中國稱為哲孟雄,宗教與文化上受西藏影響很深,過去國王即位時還由達賴喇嘛主持加冕儀式。1860年代英國勢力進入,強迫錫金成為其保護國,並在1890年的中英藏印條約獲得中國承認。英國統治時期引進許多尼泊爾勞工進行開發,這個政策逐漸改變了錫金的人口結構,讓尼泊爾人成為此地的多數,原始住民錫金族(又稱菩提亞人)反而淪為少數民族。1947年印度獨立之後,繼承英國在此地的利益,與錫金王國簽訂條約,讓其繼續維持獨立地位,但外交與國防受印度節制。錫金國王扎西南嘉(Tashi Namgyal)一方面推動民主化,但同時也努力維持與印度與西藏(包括後來流亡到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友好關係。但1963年佩登東杜南嘉(Palden Thondup Namgyal)繼承王位之後,王室與國會之間的衝突漸趨激烈。1965年印中軍隊在錫金與中國邊界的卓拉山口開火,雙方互有死傷,印度政府擔心國王倒向中國,遂在1973年以錫金國內動盪為由,派軍隊接管政府。1975年4月印度讓錫金人民進行公投,結果多數人同意與印度合併,錫金正式成為印度的一邦,佩登東杜南嘉國王流亡美國。

之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中國政府並不承認錫金被印度合併的事實,仍然將其視為獨立國家,直到2003年印度總理瓦杰帕伊(A.B. Vajpayee)訪問北京時,中國政府才在雙方聯合聲明中間接承認印度對錫金擁有主權。兩年後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問德里,致贈印方一紙將錫金劃入印度的地圖,算是正式承認印度擁有錫金。印度政府向來禁止中國公民進入中印兩國邊界有爭議或出現過衝突的地區,錫金也因為過去這段歷史,至今仍禁止中國人造訪,不過台灣人倒不在限制之列,只要持護照在進入錫金邦的關卡辦證就可入境旅遊。

錫金大學中文系裏唯一的華人教師胡世林是出生自孟買的華僑,後來成為一名牙醫,幾年前來甘托克開業,並受邀到中文系協助矯正學生的中文發音。他表示整個錫金境內包括他在內只有兩位華人(另一位是幾十年前嫁來此地的女士),不過實際的人數可能更多,主要是歷經1962年中印戰爭之後,居住在喜馬拉雅山區的華人為了自身安全,紛紛隱藏自己的身份,連名字都改了,現在已經不可能找到這些人的下落。

在錫金首府甘托克(Gangtok),此時剛好遇上一年一度的雨季,每天從早到晚間歇性下著雨,但因為地勢較高(海拔1700公尺),反而覺得涼爽怡人。從地圖上看,錫金剛好夾雜尼泊爾與不丹之間,北鄰西藏,南邊則是西孟加拉邦的著名產茶地大吉嶺,因此整座城市看起來就像民族大熔爐,各種膚色與民族服飾的人都有,不過因為尼泊爾人居多,因此居民主要以尼泊爾語溝通,但政府機關及學校都使用英語。或許因為當年兼併錫金的政策遭致外界非議,所以印度政府不遺餘力地保護本地居民的權益:只有錫金居民可以購買本地的房產與汽車,同時也不必繳稅;其他邦的印度公民可以來錫金工作,但其居住與工作權利受到一定的限制。這也是迄今錫金仍能保持只有60萬人口,居民能維持自我認同而不被其他族群同化的原因。

不過對於印度政府來說,錫金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過去西藏與印度之間的貿易都是透過錫金,錫金東邊的乃堆拉山口與西藏的邊境小鎮亞東遙遙相望,成為中印邊境貿易的重鎮。在1962年邊界戰爭之前,在這裏通過的貨物竟佔兩國貿易量的百分之九十,其重要性可見一般。邊界貿易後因戰爭而終止,直到2006年,兩國政府才重新決定開放乃堆拉山口貿易。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過去十年來此地貿易量成長了六十倍之多,金額達到每年一億人民幣。2014年9月,中國政府同意開放乃堆拉山口讓印度遊客前往西藏朝聖。

也因為錫金未來在與印中關係中可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5年前印度政府在新成立的錫金大學設置中文系,也就不令人意外。不過因為沒有以華語為母語的老師協助糾正學生發音,中文書籍不足(本地老師甚至保留了台灣1970到1990年代的國語課本給學生當輔助教材),學習的效果還有待加強。

中文系主任翠蒂認為:在不能與中國進行學術交流的情況下,與台灣合作是讓學生接觸華語教師的唯一機會。她表示本地文化上較為尊重女性,經濟水準也較高,因此和印度其他地方比起來治安良好,又因為英語通行無阻,所以頗適合台灣年輕朋友前來此地自助旅行,進而與該系學生交流,當然更歡迎台灣大學院校來談合作。不過因為錫金在台灣的能見度不高,加上過去台灣與印度的合作總是口號多於實際作為,台灣是否真有人懂得欣賞喜馬拉雅山上這塊寶地,恐怕還得時間證明。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兼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現在錫金大學講學研究)





2015-09-07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