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北美地區漢人朋友對達賴喇嘛尊者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的感言

作者作者:博訊




25年前的今天,達賴喇嘛尊者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這份榮耀肯定了尊者長期堅持的和平非暴力路線。身為藏人,我非常欣喜地看到,25年後的今天,尊者的和平非暴力精神已經在全球各地結出了累累碩果,並在華人世界裡獲得了更加廣泛的認同。

短短幾句感言,代表了各界的聲音。感言的內容,肯定了尊者依然堅持的非暴力路線和他一生努力不懈的二大使命,支持了西藏人民的非暴力抗爭。我由衷地感謝所有撰寫感言的漢人朋友,你們的支持和聲援對我們是一個鼓舞。【達賴喇嘛住北美代表處華人事務負責人貢噶扎西提供】

(1)西藏的流亡是十四世達賴喇嘛非凡存在的寫照:在那條從雪域高原伸延到熱帶森林、連接起荒郊曠野、通往達蘭薩拉的路上,藏人曾經戰士牽著僧侶的手,犧牲者守護朝聖者的長叩;如今尊者劈開信眾腳下的荊棘,仁波切們用悲憫和仁愛護著藏民族的神聖和莊嚴。十四世達賴喇嘛和他的族群彪炳了人類追尋自由的史冊。

流亡西藏的價值是十四世達賴喇嘛人格精神的血肉文本:藏人在漫長六十多年的地獄般生活中,拒絕成為獻媚的奴隸;在對抗苦難和暴政過程中,拒絕淪為粗鄙的賤民。他們越過了卑瑣、狂妄、仇恨、自私、陰險、下流、刻毒、冷漠、無恥的精神深淵,始終如一地恪守著自己高貴的人格。

十四世達賴喇嘛和他的流亡西藏是二十世紀共產主義劫難中西藏復興的基礎:它為藏族保存了十五萬人種,點燃了他們繼往開來的薪火:宗教、語言、醫學、文藝以及相應的生存方式與風俗習俗;它還建立了這個古老封閉民族自我更新並融入人類現代文明的道路:現代教育思想及其教育制度、自由主義思想和文明政治管理制度、宗教神秘與現代人體科學之間的對話……。它是西藏文明繼絕存亡的保證。

自從我認識了尊者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加措,他和他的流亡西藏就成為我遠望當歸的一個心靈家園。祈願尊者的精神價值成為拯救淪陷之大陸中國的諾亞方舟,祈願他健康長壽並早日回到自己的故鄉。【北明(Bei Ming),作家,美國維吉尼亞】

(2)二十五年前,達賴喇嘛尊者榮獲了諾貝爾和平獎。就如評委會主席Egil Aarvik當年所說,把獎項授予尊者,除了感謝尊者在宣導非暴力鬥爭方面的貢獻,希望借此影響中國的事件對並對學生為八九民主運動做出的努力表示認可。當年的學生,早已經飄零四方,幾近湮滅。但尊者在國際舞臺卻影響日隆,尊者對愛與慈悲、非暴力理念的宣導,早已經深入人心;所推動的中間道路,國際支持亦碩果累累。由於尊者和其族人的努力,讓藏人這個族群、宗教和文化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存和發展。我作為一個中國異議人士,對尊者長期以來關懷中國的受壓迫人士深為感謝,對藏人為了自己的自由來未來所進行的不屈鬥爭深為敬佩。藏人在爭取自由過程中所體現出來的意志、團結和執行力,都將是中國受壓迫民眾學習的榜樣。在未來與北京這個市場新極權的抗爭的過程中,我們不需要互設前提,只需要更多的互相支持,直至獲得我們各自都想要的自由。【北風(Bei Feng溫雲超),媒體人/訪問學者, 美國紐約】

(3)今年的12月10號的國際人權日,是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的紀念日。在此,我首先向達賴喇嘛尊者獲此殊榮25周年表示誠摯的祝賀!長期以來,達賴喇嘛尊者一直宣導和平非暴力的理念,提出了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路線,保護西藏的傳統文化。不斷在全球宣揚他的這些和平理念,宣導寬容,博愛,為中國乃至世界和平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到目前為止,尊者的這些善意與寬容雖還未能感化褻瀆普世價值與人類尊嚴的專制政權。但隨著資訊技術的發展,希望達賴喇嘛尊者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感化中國普通民眾身上,能夠真正讓普通老百姓瞭解他所宣導的「不追求西藏獨立,只要求在中國憲法之下的真正自治」的理念和寬容,博愛的人權價值來扭轉由於中共媒體向老百姓宣傳的「達賴喇嘛就是要搞西藏獨立」而形成的錯誤認識。這將對中國以後能夠和平走向民主起到很重要的作用。【陳光誠(Chen Guangcheng),美國天主教大學政策與天主教研究高級訪問學者,威瑟斯龐研究院人權問題高級研究員,蘭托斯人權與正義基金會的高級顧問,現住美國華盛頓】

(4)五十五年前,在暴政驅迫下,當達賴喇嘛率領一眾藏人出離故園,血淚交織,備極千難萬險,逃離中國籠罩,進入世界天地。誰也無法預測:這一支離別家鄉饑寒交迫的流亡之旅,會面臨怎樣的困境,會遭致如何的歷史後果?

結果竟然出人意表。這一哀絕慘痛的悲劇,這一宗教與文化流亡的血與淚,卻不期然地澆灌出了一部人類歷史上罕見的靈性遠播的史詩,一路把其神秘信仰的火種從世界屋脊墜落、散佈、燎原至全球,這是人性與神性交相輝映的璀璨征程。

當代,人們注意到世界範圍的佛教復興浪潮。而這一復興的主要因緣正是伴隨著藏傳佛教的全球傳播出現的。達賴喇嘛以其非凡的智慧、深邃的教義、悲憫的情懷,童真的心靈,幽默的談吐以及博大宏闊的胸懷征服了世界。尊者於1989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正是這一成就的重要象徵。

毋庸置疑,二十世紀達賴喇嘛引領藏人出雪域入世界的戲劇性的歷程,作為一樁純粹而淒美的精神擴展的故事,勢將載入人類史冊。謹以此恭祝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二十五年。【陳奎德 (Chen Kuide),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美國維吉尼亞】

(5)達賴喇嘛尊者于流亡途中,以遠見卓識和堅韌意志,歷盡千辛,全力保存西藏的宗教與文化傳統,人類的無價之寶。並向世界弘傳以愛為本的藏傳佛教,影響至深至遠。而其「中間道路」的主張,足以化解民族仇恨、實現漢藏和解。榮膺諾貝爾和平獎,對尊者而言,實至名歸。

達賴喇嘛不僅受到全體藏人的愛戴,也受到全世界大多數人的愛戴。反觀中共領導人,無一人受到全體漢人的愛戴,更無一人受到全世界大多數人的愛戴,非但如此,還遭到全世界大多數人的批評與質疑。由是,達賴喇嘛的智慧、德性與聲望,遠在中共領導人之上,乃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政府聲稱: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麼,中國政府至少就應該承認,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正是中國不可多得的精神財富。今日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官場腐敗透頂,亟需達賴喇嘛的道德力量,以正世風,以救精神,以渡眾生。

中國需要達賴喇嘛,讓年事已高的尊者回到西藏,並前往五臺山朝聖,不僅符合西藏人民的願望,也必將符合漢人大眾的期待。筆者真切盼望,春暖花開的這一天,早日到來!【陳破空(Chen Pokong),旅美作家、政論家,現居美國紐約。】

(6)過去一年多來,我有幸兩次見到達賴喇嘛尊者聆聽他的演講,翻譯了多篇關於尊者訪問北美行程的英文報導,還見到了多位來自西藏境內外的藏人並同他們交流,大大加深了我對尊者、藏人和西藏問題的認識。

外界對尊者以中間道路解決西藏問題的主張有各種議論,但我相信尊者的態度是真誠的,正如尊者總是以「兄弟姐妹」稱呼聽他的演講公眾,總是強調我們地球上70億人類的各種共同點,他呼籲「我們應接納彼此為同類,而不應執迷於像信仰、種族之類的次級差別」。既然我們70億人類都應該彼此接納,那為何漢人、藏人和其他民族的人不能和睦相處呢?為何要執著於統一或獨立的問題呢?

雖然我不是佛教徒,但尊者關於佛教的觀點和行動卻很讓我佩服。尊者強調佛教徒不應該滿足於履行宗教儀式,而要用理性去核對總和研究真知。尊者堅持數十年與包括宇宙學、神經生物學、心理學在內的各門科學家對話,這也是很了不起的。顯然,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是實至名歸。【陳闖創(Chen Chuangchuang),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美國紐約】

(7)1989年10月5日凌晨,當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傳到美國的時候,尊者正在美國新港海灘的一位美國友人家裡,和一組西方科學家準備進行為期兩天的對話。在這個歷史性的日子裡,尊者決定和科學家的對話照常進行。尊者在1979年第一次訪問美國的時候,就訪問了哈佛大學,接觸了當代科學界一些傑出的物理學家、生物學家、神經科學家,向他們提議佛學和當代科學對話,這一提議得到了很多優秀科學家的熱情回應。從此以後,尊者和科學家舉行了很多次對話,特別是在他宣導下成立的「心智與生命」研究所舉行的對話會,至今持續近三十年,已經舉行了27次。尊者推崇古印度佛教那爛陀學院的理性傳統中的科學精神,主張作為一種知識體系的佛學要向西方科學開放,要和當代科學交流,在寺院教育中引入科學教育課程,並且在科學和理性的基礎上,提出了超越宗教的世俗倫理的觀念。達賴喇嘛和當代科學家的對話,碩果累累,成為東西方文明之間的橋樑,是當代世界通過對話促進文明、進步、世界和平與人類幸福的典範。【丁一夫(Ding Yifu),作家,美國賓夕法尼亞州】

(8)12月10日是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請達賴喇嘛尊者接受我的衷心祝賀。25年前達賴喇嘛尊者獲獎之時,正是「六四」屠殺過後不久,全民抗暴、揭示「六四」真相、要求平反89民運和結束中共一黨專政、實現憲政民主的運動正在展開。達賴喇嘛尊者獲獎,對於處在「六四」後恐怖政治環境中奮起抗爭的89一代和全國民運人士,是極大的鼓舞。我在「六四」屠殺中被解放軍坦克輾斷雙腿,當時正因身體嚴重傷殘而心靈極度苦痛,達賴喇嘛尊者獲獎,也給了我勇氣和力量,25年來這種勇氣和力量一直激勵我矢志不渝獻身中國民主運動。

2010年10月14日,達賴喇嘛尊者來三藩市灣區弘法,我有幸聆聽偉大尊者對人生的開示,在法會上受到尊者的接見。達賴喇嘛尊者親自為我加持和祝福,這種幸運和幸福將伴隨我終生,享用不盡。

達賴喇嘛尊者是三藩市「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1997年評選的「中國傑出民主人士」。尊者欣然接受這一稱號,是「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的光榮。我作為現任「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珍視這份光榮,並將其作為做好會長工作的動力。

達賴喇嘛尊者曾說,他的主張與89民運天安門廣場學生的訴求是相同的。25年來,89一代一直得到達賴喇嘛尊者的關懷和支持,89一代也一直與達賴喇嘛尊者心心相印並堅決支持尊者的主張。

我相信達賴喇嘛尊者的「和平哲學」不僅對西藏的未來也將對中國的民主轉型具有極高的現實意義。今後,無論中國和世界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與達賴喇嘛同在,我們都與藏人同在。敬祝達賴喇嘛健康長壽!【 方政(Fang Zheng),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美國三藩市】

(9)二十五年前,達賴喇嘛實至名歸,榮獲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25年過去了,歷史證明,達賴喇嘛無愧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榮耀,他為這個世界上最有權威的獎項增添了權威。謹向尊者致以由衷的敬意。【 胡平(Huping),《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美國紐約】

(10)「如果人們認為我是一個真正的政治家,那我就非常難過。」假若達賴喇嘛尊者持這樣的人生觀感,那我以為其精神生命背景是獨具自身特徵的藏傳佛教文化。它讓我聯想起的不是世俗意義的功利政客,不是「無誠實可言」的權勢角逐者慣於自我表白的心術和權謀。當此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之際,我在此表達特別的敬意!

藏傳佛教文化讓我想起的是拉薩布達拉宮,想起雪國西藏的雪山和草原,想起從少年時代就令人神往的藏人的歌聲和舞蹈,我曾經著迷到夢想去青藏高原目睹「穿著紅衣裙的牧羊姑娘歌唱著從雪山上飄然而下」,為此今生第一次被執政者送進監獄。我不反對而是相容不同的信仰、包括社會政治信仰,但我特別尊崇的是藏傳佛教人文領袖的達賴喇嘛尊者!我今生至此早過古稀之年,渴望能重返生我養我的故園,我也像一個普通藏人一樣希望暮年的達賴喇嘛尊者也能重返故土西藏雪國!!!

今天整個世界的走向和歷史進程,不決定於任何狹義的黨派意識和意識形態爭端,而決定于公正、道義、平等的公民意識,其先決條件決定于穿越時空的自由精神文化!!!不同民族、國家包括東西兩半球文化,可以互為比較、取捨和相容,西方基督教文化如此!東方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漢學文化如此,在雪國西藏根深蒂固的藏傳佛教文化也同樣如此!!!

對我而言,東方中華民族人文藝術獨具自身色彩、特徵和內在能量,卻不排斥包括藏傳佛教文化在內的任何不決定於政治表像而是生發于「大自然原生態」背景上的文明和文化。感謝達賴喇嘛尊者曾為我英譯自傳寫序,數十年前我一部作品,曾由臺灣出版中文,現由一位美國女博士完成英譯並在美國出版,此書非新聞報導或講故事而是「詩化哲學」表達,名《沉思的雷暴》。值此達賴喇嘛尊者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之年,作為不同族裔文化溝通的一份禮物,特此敬贈「雪山與草原」西藏精神大智者和西藏人民!!!【黃翔並夫人張玲(Huangxiang and Zhenglin),詩人、作家、書畫藝術家,美國紐約】

(11)在此時刻請接受加拿大價值守護者聯盟以及旅居溫哥華華人,對尊者的美好祝願。作為一個受到全世界愛好和平和自由人民衷心愛戴的世界級的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的理念、道路、思想和精神,將引領人類文明的發展走向。令我們感到快慰的是,尊者在一個多月前訪問溫哥華的時候,欣然接受我們的邀約,會舉行一場面對中國移民的關於「信仰和道德」的大型講座,這將是我們為之翹首以盼的盛大節日,我們期待這一天早日到來。扎西德勒!【 黃河邊(Huang Hebian),加拿大價值守護者聯盟 敬賀,加拿大溫哥華】

(12)2014年12月10日,是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的紀念日。在25年前的這一天,1989年,尊者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諾貝爾委員會的主席表示「這同時也是對甘地的貢獻的緬懷」。尊者被正式的授予獎章,因為委員會希望承認他為西藏自由作出的努力和他對非暴力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努力。

對於一個佛教徒而言,尊者不僅僅是世界和平的使者,藏族文化的守護者,藏族人民心目中的精神領袖,他也是佛陀教義的承載者與傳播者。佛教在西方的興起與漸進,尊者的貢獻不可磨滅,他對佛教事業進入西方世界所奉獻出的努力,是佛教西進的里程碑。而因為尊者的住世,我總能生起無上的信心,去面對人世間的各種苦難;因為尊者的慈悲,我看到世人的慈悲;因為尊者的仁慈,我能看到佛陀的仁慈。

在此值得紀念的日子,祈請尊貴的達賴喇嘛長久住世;祈願世界每一個角落得以安寧;祈禱每一個人都能如願回歸家園,家人團聚。【 黃慧雲(Huang Huiyun),佛教徒,美國佛羅里達州】

(13)我第一次見到達賴喇嘛是2008年3月底,藏區3.14大規模抗議不久,他向我講述了近半個世紀以來西藏在共產黨統治下的經歷,文革的痛苦與時代的變遷,也表達了對漢藏兩族友誼的支持。達賴喇嘛對我的鼓舞和加持讓我堅信兩個民族的文化多樣性不應成為紛爭的根源,而是政治智慧的基礎和國家生活的創新源泉。於是我和朋友們組織了一系列的漢藏交流活動,收穫了共識與友誼,我們對彼此的瞭解與肯定讓我們堅信未來兩族和解的必然、共同建設家園的美好遠景。

達賴喇嘛作為觀音菩薩的化身,用悲智的願力化解漢藏兩族的矛盾與隔閡。他對歷史趨勢的清晰判斷,不隨著短暫的困頓和外界的批評而改變,尊者所提出的中間道路給我們巨大的信心。我們明白歷史賦予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深入不同群體,傾聽並服務於他們的合理訴求,賦予他們能力 、與他們分享現代文明的成果,並把他們納入一個多元化公民社會的重建進程中來。【孔靈犀(Kong Linxi),中國留學生,美國紐約】

(14)達賴喇嘛尊者說過,他只是一個簡單的佛教僧人,他的信仰是佛陀的慈悲。在流亡之後,尊者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困難局面,肩負著領導藏民族保存和延續藏文化的責任。很多人以為,身處異國他鄉的流亡藏人很快就會消失,藏文化的衰落已成定局。但是尊者從來沒有絕望過。尊者秉持佛陀的教導,相信良好的動機和行為必定會結出美好的果實,更相信古老東方的佛教智慧和慈悲,將有益於全人類。他在全世界旅行,無論走到什麼地方,他向全世界的人們傳授佛教的知識和修養。一年四季,在印度達蘭薩拉、在拉達克、在歐美的大城市和大學、在一切需要他的地方,他向各個種族的人講經說法,授戒灌頂,弘揚佛法。他一再教導說,佛教作為一種知識體系,需要我們認真去學,深刻地思考,並且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他在深思熟慮後對藏傳佛教作出一些重大改革,使之適應新的時代。他提倡並親自和世界其他宗教交流,提倡弘揚所有宗教共同的普世價值和普世責任。在尊者的領導下,最近半個世紀中,藏傳佛教就像西元八世紀蓮花生大師預言的那樣,已經傳播到了世界各地,造福於全人類。不久前,尊者在紐約專為漢人佛教徒講經,以這樣的方式,尊者親自參與了經過長期「階級鬥爭」後的中國社會道德重建。

尊者曾多次說過,他有一個願望,希望能夠到五臺山朝拜佛教聖地,為漢族佛教徒講經弘法。在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之際,祈願尊者的這一良願早日實現,願中國漢地佛教徒早日與尊者結緣。【 李江琳(Li Jianglin),當代藏史獨立研究者,美國賓西法尼亞州】

(15)25年前,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以表彰他長期堅持的「和平非暴力地追求藏人信仰自由」的理念與實踐。這份榮譽給予他,實至名歸。尊者當之無愧!

半個多世紀的流亡沒有絲毫損毀尊者的光輝。相反,他的智慧,博學,謙遜,尤其是對人類平等博大的愛贏得了全世界人民的愛戴。他的駐世,是藏人之福,是中國人之福,是人類之福!

追求民族平等與自決,以及宣導信仰自由的路從來都是佈滿了荊棘。當我們面對中共這樣殘暴的獨裁政權時尤其如此。尊者逾半個世紀的流亡歷史,藏人前赴後繼的自焚始終沒有「感動」獨裁者。最近,中共更是將呼喚「和平理性」的中央民族大學教授伊力哈木終身監禁,並將民族大學七名學生分別判處三到八年有期徒刑。我多災多難的祖國真是前途多劫啊

然而,我們始終堅信,苦難對於強者是通向彼岸的墊腳石,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一定能喚醒越來越多的人,團結起來,反抗暴政。在這艱苦抗爭的過程中,我們就更需要尊者的開悟和指引。祝願尊者長久駐世!正義終將戰勝邪惡!自由終將戰勝專制!民主必將在中國實現!【李恒青(Li Hengqing),高級審計師,美國華盛頓特區】

(16)採訪尊者前後卄年,深深體會到尊者崇高的心靈,將其個人和民族的苦難,化為慈悲與關懷,散播到世界各地。

前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藍托斯就說:「達賴喇嘛所以能從一介比丘,成為全球風靡、景仰的衛大人物,完全是他道德的力量使然。」

尊者總是從全人類的角度出發,「願吾住世間,盡除眾生苦」,是他每日念誦的禱文。他致力弘揚同理心、世界一體的概念。他所接觸的每一個人,都當成是老朋友。他堅持和平非暴力,從1975年以來,即拜訪各個不同宗教寺院.教會。而在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前,尊者更和羅馬天主教皇保祿二世等多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連名致函美國小布希總統,力勸慎勿發動戰爭.

在與中國的關係上,尊者多年來致力漢藏和諧,積極找機會和中國人對話,向華人傳法.他不斷提醒藏人要對中國人慈悲,他本人更是常常為中國人祈禱。

前美國總統小布希,在頒給尊者國會金獎時說「希望中國歡迎達賴喇嘛訪問中國,中國會發現到這個好人是位和平、和解之人。」

前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女士,也一直強調「西藏是世界良心的挑戰」。

當今亂世何其有幸,能有這麼一位慈悲為懷、以天下眾生為己任的長者,總是用最天真的笑容,最深遠的智慧,教化世人創造正面、善良的力量,期盼人類和諧、世界和平。感謝藏人同世界分享這位最慈悲的智者!祝願尊者一切圓滿成就!【林寶慶(Lin Baoqing),前美國世界日報駐華盛頓特派員,美國華府】

(17)彈指一揮間,年近八旬的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已經25周年,這位老人依靠他非凡的智慧和毅力帶領十數萬藏人流亡數十年,也因為他的不屈的理念和堅守讓藏漢之間維持了數十年的和平,希望中國政府重啟中間道路對話,讓達賴喇嘛尊者早日回家,西藏問題若在達賴喇嘛尊者有生之年解決,實乃億萬漢藏同胞之幸。【 秦偉平(Qin Weiping),獨立經濟學者,美國華盛頓】

(18)感謝中國政府,他對人民自由的剝奪,造就了中國兩位諾貝爾獎得主;也要感謝中國政府,因著他們的專制與蠻橫,令得達賴喇嘛出走印度,這一出走,不僅使得佛教走向了世界,也令得達賴喇嘛的慈悲與智慧使世界得知,更讓達賴喇嘛有了自由選擇學習進步的機會,今日的達賴喇嘛,無論是科學還是宗教,都能侃侃而談。歷史必將證明,他的這次出走,偉大之處不亞於人類走出非洲、也不亞於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走出紅海。當時的毅然出走帶來的此後種種,我這個佛教徒只能感歎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每每看到尊者自在灑脫的行止,都會想到,尊者一定不在乎外界對他的看法的,不管是妖魔化他,還是得到的所有榮耀,包括諾獎。於他而言,諾獎是對他的慈悲心、中間路線的肯定;而於外界而言,這一獎項即是對數千萬藏民的同情、也是對中共高壓專政的沉默反對。值此尊者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二十五周年之際,向尊者頂禮,同時也希望未來的中國,不會再有受難者。【染香姐姐(Ran xiang),佛教徒,美國紐約】

(19)十四世達賴喇嘛創造的奇跡,不僅是將瀕臨滅絕的藏傳佛教傳播到了全世界,也從佛教當中引申出人與自然的和諧倫理,這也是一種普世價值。對於中國來說,在經歷了竭澤而漁、掠奪環境的「經濟起飛」之後,亟需補充新的文化價值資源,以修補從社會到生態的破碎。中國文明自古有「西天取經」的傳統。今日的「西天」,就在青藏高原。【 蘇曉康(Su Xiaokang),中國流亡作家,現居住在美國特拉華州】

(20)1989年,當中共用機槍坦克鎮壓了那場發生在春夏之交,驚天地泣鬼神的民主運動之後,中國陷入暗夜低泣的混沌與絕望。我感覺中國被整個世界拋棄了,什麼都沒有了生命的能力。

我8月份到加拿大,年底,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獲得了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猛然,自由、人權、和平、苦難、博愛、憐憫、中國、西藏,都轟然連結了起來。我知道,世界在注視著中國,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達賴喇嘛;由於達賴喇嘛,世界會對那裡的苦難,投射一份關愛的眼神。25年來,達賴喇嘛所到之處,撫慰多少悲苦和無助,開啟多少渴望和智慧,平復多少衝突和怨恨。在他面前,關愛、慈悲、尊重、和平、理解成為越來越多人的信條。

那一年,達賴喇嘛在答謝詞中說:「我的獲獎重申了我一貫的立場:如果用真理,勇氣和決心作武器,那麼西藏將被徹底解放。」相信,達賴喇嘛給予中國的寶貴忠告就是:如果用真理,勇氣和決心作武器,那麼中國將被徹底解放。」祈禱這一天儘快到來。【盛雪(Sheng Xue),民主中國陣線主席,加拿大多倫多】

(21)達賴喇嘛是促進人類和平和非暴力運動的重要領袖,對促進藏人民主政治、爭取藏人自治權利、推動藏漢民族交流和解、宣導民族團結和宗教寬容、增進人類心靈和諧與自我解放,都做出了極其卓越的貢獻。

1989年揭開了共產專制陣營瓦解的序幕。中國的學生市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正如尊者獲得諾獎時所說,受難者的努力沒有白費。25年來,民主政體越來越多,專制政權仍在倒行逆施。中共在經濟上和軍事上日益強大,但排斥政治文明,肆意侵犯全人類的自由和尊嚴。在中共統治下,各族人民尤其是藏人和維族人正在遭受巨大人權災難,而世界各地的大多數政客們對此要麼輕描淡寫,要麼視而不見。在這個犬儒化的世界,這個需要徹底改革的國際秩序之下,像達賴喇嘛這樣為人類和平、自由和人權而不斷呐喊的世界領袖,實在太少了。

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是值得紀念的重要事件。在此向尊者表達崇高的敬意和誠摯的祝賀!【滕彪(Teng Biao),人權律師,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哈佛大學訪問學者,美國波士頓】

(22)在尊者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之際,我代表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及我本人,向尊者達賴喇嘛表達我們的敬意!25年來,尊者以行動表明,這一獎項名至實歸。中國民主黨致力於在中國建立憲政民主。因此,我們認同尊者在中國實現藏族政治和文化自治的主張,欽佩尊者在和平解決漢藏之間歷史和現實問題方面做出的努力。我們衷心希望尊者早日回到西藏,實現藏族同胞的願望,並與中國其他民族一道,推動中國政體向著憲政民主方向和平開放轉型!【王軍濤(Wang Juntao),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美國紐約】

(23)地球屋脊上這個神秘、虔信而無辜的民族,在1950年代遭遇了亙古未有的劫難。寺廟傾覆,經書焚毀,伽裟蒙塵,哈達鍤血。成千上萬男女老幼篳路藍縧,顛沛轉徙,為著信仰、尊嚴、自由,書寫新的出埃及記。一個弱小民族從此融入偉大、高貴、流亡的悲劇命運。

這是20世紀一部神跡般的史詩,藏傳佛教一次鳳凰涅槃的復活,人類終極價值一次美玉珍饈般的啟示。值此禮崩樂壞吉兇未卜的全球化當世,西藏文明的存在與選擇,不僅攸關一種古老宗教的興廢燃滅,而且象徵著人類這個靈性物種的存亡繼絕。

50餘年間,僅僅羈滯在極個別西方藏學家日誌裡的經文教義,洇沁著民族的血淚、不被征服的意志,及無限的悲憫、仁慈、博愛,傳布於世界而無遠弗屆。千百年來,西方始終難以進入東方的心靈,25年前,諾貝爾和平獎終於作出歷史性選擇。

這一切,都因為一位平凡而卓越的天才人物,一位註定將善化並升華人類心智的宗教領袖,一位把他的人民帶向新路、將再帶他們歸返雪域高原的藏族英雄——尊者達賴喇嘛。【王康(Wang Kang),中國民間思想家,美國維吉尼亞】

(24)25年前,尊者榮膺諾貝爾和平獎殊榮,真乃實至名歸。自摩西之後,你可何曾見過一個宗教領袖,既是自己宗教的護道人,又是它的全球弘揚者;既是暴政下的反叛者、革命家,又是行政組織創制者、改革家、外交官和現代化領袖;既是思想家、教育家、倫理道德領袖,又是修行者、質樸的僧人;既是民主主義者,又是世界主義者;既是出世者,又給自身民族、鄰居民族和全球做出無量貢獻的入世活動家?非達賴喇嘛莫屬!如果說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宗教領袖還時常以怒立威,那麼這位佛教領袖卻永遠慈悲為懷、悲憫天下。以弱抗暴、以柔克剛、以愛化恨,於無生心、避免極端、奉行中道,這就是尊者達賴喇嘛的構建永久和平之道。環顧當今世界,沒有一位領袖人物能夠同時兼備尊者領袖能力的高度、寬度和深度。這是藏民族的幸運和福氣,也是世界之福。【夏明(Ming Xia),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美國紐約】

(25)達賴喇嘛尊者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漫長艱難歷程中,以他的睿智、慈悲和友善在世界範圍贏得了崇高聲譽和廣泛支持,他不僅是藏族的宗教領袖與靈魂人物,也是華人最真摯的朋友和仁厚長者。

中共恐懼尊者的精神力量,長期以來不敢讓中國大陸民眾瞭解尊者的著作、言論(包括文字、音訊和視頻)和西藏問題的真相,千方百計對尊者以及長期在艱難處境中堅守與抗爭的藏族流亡者予以抹黑和妖魔化。但烏雲不能永遠遮擋太陽,中共的謊言與暴虐統治最終無法持續下去。

25年前,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這是對他本人和藏族流亡群體幾十年追求和平、正義、真理的褒獎與認可。在中共統治集團變本加厲地迫害藏族民眾的今天,我們更加感恩和珍惜尊者為追求在歷史界定中並無爭議的藏區中實現真正自治以及與包括漢族在內的各族群和睦共存的長期不懈努力,願尊者健康吉祥,願流亡藏族民眾回歸藏區家園的意願早日實現!【夏業良博士(Xia Yeliang),前北大經濟學教授、現美國智庫加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美國華盛頓特區】

(26)自古以來,歷史的長河中總會出現這樣的人物 -- 他為和平事業奔走呼籲,他為大眾福祉忍辱負重,他對芸芸眾生慈悲為懷,他的大愛無有疆界,他的睿智發人深省,他對譭謗一笑了之,即使是刀筆吏們所雕飾的所謂「正史」,也無法掩蓋他的熠熠光輝,達賴喇嘛尊者就是這樣一位偉大人物。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 周年不但是西藏人民的驕傲,也是世界華人的驕傲,更是對全世界熱愛和平者的極大鼓舞。【小凡(Xiaofan),流亡作家、時政漫畫家,美國加州】

(27)得知今年是您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紀念。在此祝願您能借助佛教的力量,更好的把和平精神與佛陀的精神傳遞到世界每一個角落,讓更多人和佛弟子受惠! 最後祝願您身體健康!【宣文豪(Xuan Wenhao),佛教徒,美國新澤西】

(28)西藏,聖潔而多難的土地。在那裡,宗教已經與藏人的生命融為一體;在那裡,面對迫害,藏人棄暴力而不用,臨危險而不懼,寧願自焚亦不傷害他人,用慘烈的方式,來表達對自由的嚮往。這足以讓人性尚存者,拷問自己的良知。

地域的也是國際的,民族的也是人類的。六十多年來,在自己的土地上,藏人不能正常使用自己的語言、信仰自己的宗教、學習自己的文化,不能享有自己的土地與資源,卻被迫同化,被迫移民,被迫流亡……西藏人民在宗教、文化、資源諸方面所受壓迫,乃是人類歷史的黑色樣板。未來的後人會認識到這一點;今日之我們,也有責任體認到這一點。

達賴喇嘛尊者,提倡以仁愛取代仇恨,以和平面對暴力, 他有力地將為人類和平、宗教和諧與西藏自由這三大使命,與所採用的非暴力和平解決問題之方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並做出了傑出的、難以取代的貢獻。

1989年12月10日,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在這一天,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此乃名至實歸。

達賴喇嘛離開了他所熱愛的土地,流亡他國五十五年;在西藏乃至整個中國大陸,聽不到達賴喇嘛尊者的聲音,看不到他的影像。這些事實有力證明,中國當局是何等恐懼和缺乏自信;而授予達賴喇嘛諾貝爾和平獎,是何等的富有價值與意義。這個獎項,不只是頒發給尊者本人,同時也是頒給一種精神,追求自由、和平的精神;這個獎項,不只是頒發給尊者本人,同時也是頒給所有為自由、和平而抗爭的所有西藏人民,和全世界各地有著同樣理念與夢想並為之付出的人們。

追求自由,乃人類普遍的天性,亦上天賦予人類之不可讓渡之權利。任何形式的奴役與迫害,都是對人類尊嚴的損害。西藏自由,不只是西藏人的自由,也關係到全人類共同的自由。

達賴喇嘛尊者曾經表示:「我對中國政府感到失望,卻對中國人民充滿希望。」為著和平、自由、民主的目標,漢人、藏人及其他各民族,自當團結一致,同心協力,以建立憲政中國,實現自由民主——此乃全體藏人、全體中國人的希望。它必將成為現實。謹以此文,紀念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肖國珍(Xiao Guozhen),北京律師,美國首都華盛頓】

(29)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表現為三個方面:一是他的『無私精神』,半個多世紀以來,他為藏人權利、為漢藏團結、為中國和世界和平奔忙不息。 二是他的『慈悲精神』,包括他的公正、胸懷博大、待人平等精神。三是「非暴力精神」。

達賴喇嘛對西藏文化圈和全世界的影響力,不僅與藏人的宗教信仰有關,而且與達賴喇嘛個人的崇高品格直接相關。

流亡,對達賴喇嘛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但在任何困境中,達賴喇嘛總是能發揮他藏傳佛教精神領袖的作用,他流亡五十五年,對藏人、對全人類作出了三項偉大貢獻;

第一,使藏傳佛教傳播到全世界。
第二,達賴喇嘛是藏人權利的捍衛者,他提出的『中間路線』的核心精神就是捍衛藏人權利並維護『漢藏團結』。達賴喇嘛流亡五十五年中,使西藏文化圈在印度、歐美的部分走向了民主化、現代化的道路。
第三,達賴喇嘛是不同宗教對話、團結的倡導者和世界和平的捍衛者。
【嚴家祺Yan Jiaqi(在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前一週,在巴黎拜會達賴喇嘛的一名漢人),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美國華盛頓郊區】

(30)今天,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也是諾貝爾和平獎一年一度頒獎的日子。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尊者25年前榮獲了1989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世界各地各界人士都在紀念這個具有世界史意義的日子。

西藏民族在近一百年來、特別是在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統治壓迫下所經受的苦難在人類歷史上鮮有匹配者,而幾乎處於絕境的藏人在其領袖達賴喇嘛的帶領感召下,長久堅持以善立心、以和平立行,以非凡的恒忍和自我犧牲精神不屈不撓地爭取著民族的解放,更顯得其苦難可泣其奮鬥可歌,藏人因此贏得了世人的同情和敬佩。

達賴喇嘛尊者的偉大就在這具有世界史意義的苦難和奮鬥中彰顯出來。試想,一個十幾歲就開始肩負一個民族的信仰和政治重任,不到二十四歲就踏上流亡之路、與自己的家園和人民生離、在流亡中承擔著領導這個民族保護自己文化、宗教、環境、反抗民族壓迫爭取民族平等自由責任的宗教政治領袖,能夠長期踐行善與寬容的原則,從來不煽動仇恨和暴力,在絕境中從不失望,在殘酷的民族壓迫之下提出中間道路且不顧誤解、妖魔化,不辭辛勞跋涉於全球各地宣揚之,這樣一個人的內心是多麼光明、善良、自由、和諧和強大!達賴喇嘛尊者是真正的和平使者,和平于他不是權宜之計而是真心所是的自然顯露。達賴喇嘛尊者在人類歷史上呈現了一個「善是可行的」例證,我相信,將來不久,他和他的人民的信仰和實踐將會證明:善是強大可贏的。【楊建利 (Yang Jianli), 公民力量發起人,哈佛大學研究員,美國華盛頓。】

(31)與甘地、馬丁•路德•金、教宗若望•保羅二世等世紀偉人併肩而立的達賴喇嘛,在艱苦卓絕的環境中豐富和發展了人類非暴力反抗的精神資源——這一精神資源,也被劉曉波等中國的反抗者拿來為我所用。在此意義上,達賴喇嘛也是中國民主化必不可少的開拓者之一。【余傑(Yu Jie),作家,美國維吉尼亞】

(32)達賴喇嘛堅持中間道路,這一政策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理解,也得到漢族自由知識界的支持。前不久我有幸訪問達蘭薩拉並拜訪達賴喇嘛,與尊者就這個問題深入探討,再次感受到尊者希望找到解決問題途徑的殷切之情。值此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之際,我謹表示誠摯的祝賀,祝願藏、漢兩個民族和中國境內的其他民族都有一個光明的未來!【張博樹(Zhang Boshu) 中國憲政學者、哥倫比亞大學客座教授,美國新澤西】

(33)達賴喇嘛尊者獲諾貝爾和平獎25週年之際,從一樁小事情我看到了一個大成果。

今年10月底,在一個私人餐聚上與友人閒聊,談到達賴喇嘛到紐約講經的事情,另一位一向被我看作是「恐共」、「親共」的人物,竟然湊過來問我們誰可以幫她買張入場票,她想聽「講經」,我強調說是「達賴喇嘛講經」,她湊近我小聲說「我知道」。後來她說去聽了,三個字:很震撼。我問不怕影響家人在CCTV前程?她說她還看見好幾個去聽的也是體制內的,還有的是親友,他(她)們信佛。我也很震撼,我彷彿看到了達賴喇嘛尊者數十年來一句句「講」過來的成果,他不僅影響了我們一大批流亡海外異議人士,還影響越來越多的「親共」者,這些人將會有意無意傳播達賴喇嘛的佛緣和理念,同時也就是在更高層面上消弭中共對尊者的「詆毀」,沒有槍彈、流血,讓謊言不攻自破,這是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所走的和平抗爭道路的崇高境界,達賴喇嘛尊者25年來一直用愛心守護著這個普世價值,不僅打造了藏人民主制度、行政中央,尊者的「中間路線」是直接實踐這個榮譽的極其重要的環節。我看到的是一個智慧的大成果。【張菁(Zhang Jing),中國婦權創辦人,美國紐約】

(34)1989年,在出走西藏第三十個年頭,達賴喇嘛獲諾貝爾和平獎。又二十五年過去,再來回首這段歷史,益發感到這是一個偉大的精神事件。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率領下,數萬藏人帶著自己的典籍和宗教、文化越過雪山,在邪惡勢力所不及的異域他鄉重建了自己的寺廟、學校、流亡社區和民主制度,並把自己的佛教文化傳向整個世界。這一壯舉,在歷史上也許惟有摩西率以色列人出埃及可與之相比。能親眼目睹這一人類奇蹟,並與達賴喇嘛和他的追隨者同世,是我莫大的榮幸。

同為流亡者,我謹向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達我誠摯的敬意和感激。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他和流亡藏人的存在和堅守,溫暖著我們的心,昭示了另一種精神的可能。

敬祝達賴喇嘛健康長壽!就靈魂而言,他是不朽的!【鄭義(Zheng Yi),中國流亡作家,美國華盛頓】

(35)達賴喇嘛出境流亡已經過了五十多年,他的非暴力主張為西藏人民的苦難博得了舉世的關注。他宣導的『中間道路』思想,是能夠創造多利多贏格局思想,也應該是中國共產黨的需要,除非它沒有政治智慧。這位受了五十多年折磨的謙卑僧侶,卻以悲天憫人贏得了世界的認同,不止一個西方人對我說,他的影響已經超過羅馬教皇。人類歷史只產生過不多的幾位聖人:釋迦、基督、甘地……,在達賴喇嘛的身上我也看到了一種脫凡的聖性。達賴喇嘛是我最敬仰的偉人。【朱學淵(Zhue Xueyuan),獨立學者,美國德州】

(36)在達賴喇嘛尊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5周年之即,我的內心充滿崇敬之情。尊者達賴喇嘛是令世界上所有熱愛和平、追求信仰的人無比敬仰和尊重。他是喜瑪拉雅神山聖水之子。他是青藏高原的雪山奇峰之神。他是藏漢人民不畏強暴以堅忍、智慧、信念用生命追求、傳播、奉獻、佛陀仁慈之愛的天使。

本人有幸於2009年在紐約拜見尊者並為其創作書道作品《陽光雪域》祝福達賴喇嘛他72歲壽辰,當時尊者的音榮笑貌和他對我的親切話語永誌難忘,瞬間的場景劃過時空月夜那一刻的幸福令我欣然恆久。在此我祝福達賴喇嘛尊者身體健康、長壽!祝福達賴喇嘛尊者對世界和平奉獻出的的仁慈之愛與雪域高原共存!【鄭連傑(Zheng Lianjie),旅美當代藝術家,聯合國和平使者,美國紐約】




2014-12-11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