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有關那些反達賴喇嘛的抗議者.....》

作者作者:丹增多吉




《有關那些反達賴喇嘛的抗議者.....》在當今時代,很少有領導人像達賴喇嘛這樣在世界各地贏得如此廣泛而持久的歡迎與尊敬。他孜孜不倦地推進社會正義、普世責任、世俗倫理、跨宗教和諧以及非暴力原則,通過這些努力,他為減輕人類的苦難和增進全球總體幸福(Gross Global Happiness)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自然,很多民眾必定會對一件事感到非常困惑——在尊者最近訪問美國期間,一個神秘的抗議團體一直如影隨形,從阿拉巴馬(Alabama)到普林斯頓(Princeton)到波士頓(Boston)到紐約(New York)。
這些抗議者是何許人也?他們來自何方?他們對達賴喇嘛有何訴求?誰會從他們的抗議中獲益?
以下是你必須知道的,有關這些反達賴喇嘛的抗議者的六個基本事實:

第一、他們是「格魯派至上主義者」(Geluk supremacists)。
這些抗議者屬於一個邊緣化的佛教極端主義團體,他們信奉一個名為「雄天」(Shugden)的神靈,追求實現格魯派至高無上的地位。圖伯特佛教有五個主要派別,即格魯派(Geluk)、薩迦派(Sakya)、寧瑪派(Nyingma)、噶舉派(Kagyu)和覺囊派(Jhonang)。在格魯派內部,有一個支派因信奉「雄天」而歷來禁止其成員閱讀其他派別的經典,也禁止師從非格魯派的喇嘛。這種格魯派至上的意識形態歷來備受爭議,同時也在過去的幾百年裡加劇了圖伯特佛教各派別之間的緊張關係。而達賴喇嘛之所以勸阻人們信奉雄天,也正是出於試圖根除這種偏見。遵循一貫的鼓勵進步與改革的政策,達賴喇嘛本人儘管傳統上屬於格魯派,但是他就曾經向不同派別的喇嘛學習,並且鼓勵所有不同派別受到同等的尊重。達賴喇嘛這些旨在增進跨派別和睦相處的改革措施,使得他成為了這些「格魯派至上主義者」的眼中釘。

第二、他們將達賴喇嘛稱為「獨裁者」
這些抗議者指控達賴喇嘛是「現代世界最糟糕的獨裁者」。這樣的指控僅僅暴露了這些人生活在怎樣一種扭曲的和受蒙蔽的世界裡。而事實上,他們自己團體——即所謂的「新噶當吧」(New Kadampa Tradition)——就由這樣一位人物所領導——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他禁止其學生閱讀任何其他作家的作品。「西方雄天協會」(The Western Shugden Society)是「新噶當吧」的前沿組織,最近針對達賴喇嘛的抗議活動就是由這個團體組織策劃的。這個團體相當於佛教中的「韋斯特布魯浸信會」(Westboro Baptist Church)——這個團體不屬於任何主流教會,而以其極端主張聞名於世。讀者可以閱讀這些第一手記錄,從而瞭解「新噶當吧」是如何脅迫其信徒對達賴喇嘛進行攻擊。

第三、 「達賴喇嘛是穆斯林!」
這些抗議者曾經指控達賴喇嘛是「穆斯林」。首先,使用「穆斯林」一詞來辱駡對方就帶有種族主義和「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的意味,而這些理念在當今世界沒有容身之地。但是如論如何,宣稱世界上最著名的佛教徒私下裡其實是一個穆斯林,這本身就是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對其進行任何認真的回應。他們還聲稱尊者是「假達賴喇嘛」。如果確實如此,那麼誰是真的達賴喇嘛?莫非格西格桑嘉措(Geshe Kelsang Gyatso)是真正的達賴喇嘛?他是這個格魯派極端團體的領袖,在他的修習中心只能讀到他本人書籍和作品。或者他們是在等待北京去尋訪認定一個真正的達賴喇嘛?

第四、這個格魯派極端團體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支持
1997年,一位德高望重的圖伯特學者連同他的兩位學生,在印度達蘭薩拉遭到暗殺,而他曾經批評「雄天」信仰偏離了真正的佛教教義。刺客逃離印度並徑直逃往中國,那裡是他們的避風港。印度警方將兇手直接與「雄天」團體掛鉤,國際刑警也向中國發出了紅色通報。對於北京而言,有關「雄天」的爭議提供了一個詆毀達賴喇嘛和破壞圖伯特事業的機會。因而它決定支援這個格魯派極端組織,以此在圖伯特民眾之間製造紛爭——這個策略正好符合中國「分而治之」的政策。請閱讀更多有關中國為「雄天」團體提供資金的故事。

第五、他們找錯了攻擊對象
這些抗議者當中占絕對多數的是美國或歐洲白人,他們把自己打扮成圖伯特僧人和受害者的模樣。而這些享有特權的西方國家公民所攻擊的達賴喇嘛,則是一位有家難回的難民。他既無軍隊亦無員警用以壓制他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因而這些攻擊,不僅是荒謬的,而且是一件徹頭徹尾的惡行。這些抗議者聲稱要捍衛「純正的格魯派傳承」,但是他們欺世盜名的行為對這一傳承造成的威脅遠非達賴喇嘛的改革政策可以企及。這些人與歸達賴喇嘛管控的任何組織或機構都沒有絲毫關係,達賴喇嘛即便是想壓制他們的信仰自由也根本無從下手。而唯一可以對他們進行掌控和實施強制的人——也因此是可以實際上剝奪他們信仰自由的人——是格西洛桑嘉措。這些人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就加入了他的神秘組織。請參閱以下這些成功逃離「新噶當吧」組織的人提供的證詞。

第六、這些抗議者旨在破壞圖伯特事業並推進中國的計畫實施
在「新噶當吧」和中國政府的言辭之間有著一種令人不安的呼應關係。他們兩者都指控達賴喇嘛是CIA的傀儡;兩者都把達賴喇嘛稱為納粹;兩者都認為1959年以前的圖伯特是「封建農奴制」。這個團體希望你相信是CIA救了達賴喇嘛一命,還很可能甚至希望你相信中國人從達賴喇嘛手中「解放」了圖伯特民眾。但是 「如果沒有CIA,達賴喇嘛根本不可能逃命」的說法純粹是一種虛構。這種說法不僅歪曲了歷史,同時還篡改了圖伯特抵抗戰士冒著生命危險護送達賴喇嘛從拉薩流亡印度的歷史真相。因此,「新噶當吧」和這些抗議者不再僅僅是一群「格魯派至上主義者」,他們還是中國政府實現其「宏偉規劃」的最得心應手的工具——用來混淆圖伯特議題並最終使得圖伯特爭取自由的鬥爭失去合法地位。

有關這個派別更為詳細的宗教歷史,請參閱圖伯特問題專家蒂埃裡•多丹(Thierry Dodin)和羅伯特•瑟曼(Robert Thurman)教授的有關文章。

原文網址: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tenzin-dorjee/6-things-to-know-about-th_b_6104716.html


標題原文:《有關那些反達賴喇嘛的抗議者,你應該知道的六件事》
轉載自:更桑東智(Kalsang Dhondup)的譯文博客




2014-11-20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