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顛倒是非使人無法信任

作者作者:桑傑嘉




達賴喇嘛公佈的《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最後部分《評審和再改革》中指出:「總之,西藏不僅地處亞洲心臟,高居世界之顛,也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西藏人具有擁護正義、熱愛和平等優良傳統,因此,未來自由的西藏建成一個秉持非暴力和平區:既民主、保護自然環境、無軍隊、沒有軍事設施、充滿平和祥瑞幸福地區——不偏向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政策和各種政治立場,堅持完全中立。與各鄰邦建立平等互惠友好的關係,對任何國家和地區均棄仇恨敵視。具智慧、誠意和勇氣的所有藏人為建立一個自己幸福別人羡慕的西藏而努力。」達賴喇嘛進一步表示,未來西藏將完全中立,摒棄戰爭,並要把西藏締建為一永久和平地區與規劃地球最大的自然環境保護區。

《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序言中稱:「全書16 節,每節標題、內容都做了精心安排」,這一點確實是可以肯定的,雖然作者 「精心安排」的非常的「完美」,可惜在事實面前再好的掩蓋也是用紙包火。下面將要討論《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第九節中有關「1990 年代初重回『獨立』立場」是如何「精心安排」的問題。

張先生在序言中介紹說:「讀者可以把它(《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視為《中國憲政改革可行性研究報告》的一個補充」,筆者在之前的評論中揭露了張先生「研究」 大有問題,且指出太多嚴重不符合事實的部分,如此不負責任的「研究」被看成 「研究報告」實在是荒唐至極。不言而喻將要討論的「1990 年代初重回『獨立』立場」又是一個嚴重歪曲事實「精心安排」的例子,這個問題不是幾千年,幾百年前的事,僅僅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當事人都在,很多檔資料隨手可得。但是,在張先生的「精心安排」下變得如此的面目全非,嚴重誤導讀者。

張先生認為由於中國的六四事件以及蘇聯的解體「這一切,促使達賴喇嘛做出新的判斷,並重新調整了對中國的立場。」——既「重回『獨立』立場」。理由是:首先,「1991 年,達賴喇嘛宣佈,鑒於中國當局一直未能就他的談判建議作出回應,『斯特拉斯堡聲明』不再有效。」

官方公開撤銷《斯特拉斯堡建議》是在1991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講話中宣佈的,且非常清楚的指出:「中國政府對我提出的《建議》沒有官方的回應,而且,官方的各媒體對此進行批評。中國方面對《建議》持頑固僵化和反對態度而沒有回應,導致我提出的各《建議》未能對解決西藏問題起到作用,因此,我們確認努力與中國領導人的這一接觸已經失敗是具有充分的理由。如中國方面近期不做出新的負責任的回應,我將對《斯特拉斯堡等建議》的實施不負責任,將視為無效。但是,我永遠不會放棄為西藏人的自由、基本權利而繼續工作。我對繼續與中國接觸,堅持以非暴力原則努力尋求解決西藏問題的立場仍然堅定。」(注1)

另外,1991年9月2日西藏流亡政府發表了《西藏流亡政府關於撤銷斯特拉斯堡的建議聲明》」。(注2)

理由非常清楚,由於中國政府沒有回應,所以,達賴喇嘛宣佈如果中國政府不做出正面回應他對《斯特拉斯堡的建議》不承擔責任,中國政府方面沒有做出任何積極的回應《斯特拉斯堡的建議》自然無效。

但是,張先生對這一問題(第148頁)注釋37中引用達賴喇嘛1991 年10 月9 日在美國耶魯大學《「 擁抱敵人」達賴喇嘛在耶魯大學的演說》中的內容,因為張先生需要「精心安排」無中生有的「重回「獨立」」,所以:「1987 年,我提出西藏問題五點和平方案,希望能與中國展開談判。翌年我在歐洲議會演說時又把這個方案詳加說明,提議西藏和中國形成某種結盟。但中國拒絕和談。許多流亡或在藏的藏人都強烈反對我的建議,覺得其中含有過多的讓步。因此斯特拉斯堡聲明很明顯地無法再發揮作用,所以我最近宣佈不再遵循那些條件。」

直接引用達賴喇嘛正式講話或者西藏流亡政府的聲明都不利於張先生的觀點,所以,經過「精心安排」用 《「擁抱敵人」達賴喇嘛在耶魯大學的演說》。對於張先生來說最主要的是:「許多流亡或在藏的藏人都強烈反對我的建議,覺得其中含有過多的讓步。因此斯特拉斯堡聲明很明顯地無法再發揮作用,所以我最近宣佈不再遵循那些條件。」 「精心安排」淡化中國政府方面的責任,強調由於藏人的反對,所以撤銷了《斯特拉斯堡的建議》。這樣張先生可以給自己的「重回『獨立』」創造偽依據 。

張先生的研究方式如此的「獨特」,使人「感歎」不已。有關撤銷《斯特拉斯堡建議》的問題,1991年3月10日[西藏抗暴日紀念集會]上公開宣佈,這是官方正式的集會,還有9月2日[西藏民主日]西藏流亡政府再次官方正式的聲明,不論從時間和性質上具有其重要性。而張先生偏愛10月9日的《「 擁抱敵人」達賴喇嘛在耶魯大學的演說》,張先生的「精心安排」就是如此,而目的非常清楚,不必重複。

張先生認為「返回獨立」的另外一個理由是:1992 年達蘭薩拉紀念「3.10」事件33 週年的例行演說中,這位藏人領袖更明確地表明他已經重新回到原來的「獨立」立場。達賴喇嘛上來就表示:「我覺得在今後5 年至10 年內,中國將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我相信在不遠的一天,我們的人民和蒙古、東土耳其斯坦(現稱新疆)都要完全自由地重新回到各自的國家。」

首先,原文是:「在今後五年至十年內--」(注3)、「我相信在不遠的一天,我們和蒙古、東土耳其斯坦等的各民族在完全自由地相聚各自的故里。」(注4)很明顯,前部分是張先生有意更改,而後部分沒有認真研究調查或者有意鑽翻譯空子。張先生為了證明「重回獨立」心切,找不到「獨立」兩個字,就用翻譯有出入的「國家」兩字頂上了,可惜講話原文沒有「國家」。沒有人知道張先生所謂的「明確地表明」 明確什麼地方?

在中共看來出現「國家」就是獨立,見「國家」兩字就緊張的不行,看看人家俄羅斯有卡爾梅克共和國、布裡亞特共和國、圖瓦共和國等等,西班牙有Basque country照樣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中共緊張?——做賊心虛。當然,張先生也具有同樣強烈的心態。

更重要的一點是,1992年3月10日西藏抗暴紀念集會上達賴喇嘛的講話除了公開印刷發行的外還有一個長篇講話全部內容刊登在西藏流亡政府官方雜誌《知識》上。達賴喇嘛在講話開頭指出:「公開講話內容已經發行了,所以,沒有必要閱讀,我將其重點進行闡述——」該講話中根本沒有說要「重回「獨立」」,相反繼續強調我們的抗爭是:「爭取人權的正義鬥爭」。更沒有「認為「六四」之後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撐不了多久,很快就會垮臺」。達賴喇嘛指出:「中國政府至今靠武力鎮壓的政策已經證明失敗了,如今應該吸取教訓雖然無法建立一個公正、誠懇、慈悲的社會,但已經到了面對現實情況實施開明政策的時刻,縱觀過去一兩年的變化,這種可能性非常渺小——」( 見1992年《知識》)這非常明顯與張先生的說法完全相反,並強調繼續堅持與中國政府面對面對話解決西藏問題的原則。

另外,1992年3月10日西藏抗暴紀念集會上西藏流亡政府也有公開的講話,該講話也沒有「重回『獨立』」的言論。相反,西藏流亡政府也在強調:「如果中國政府以開明、智慧的方式真正解決西藏問題,我們對平等、誠懇的對話解決西藏問題的立場如同過去幾年堅持的一貫立場沒有任何的變化。」(見1992年《知識》)

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雖然撤銷了《斯特拉斯堡建議》,但仍然在堅持「中間道路」——不追求恢復西藏獨立的立場下尋求解決西藏問題。有關張先生所謂的「流亡藏人雖然也關心中國的民主化,但更多把中國政治形勢的根本變化視為西藏獨立的天賜良機。」這個說法從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當時立場看更是作者自編自說的謊言。

張先生認為「返回獨立」的第三個理由是:「1992 年2 月,達賴喇嘛特別撰寫了《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一文」。

有關《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達賴喇嘛尊者在1992年3月10日正式講話稿中提到:「最近公佈發行了一(《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檔,我們流亡藏人為未來在西藏建立一個完全民主的政府而做最基本的準備,我們返回西藏後將解散流亡政府,歷史上我所具有的所有權力將轉交給過渡政府——」(注5)達賴喇嘛在3月10日的講話中再次指出:「爭取西藏自由是一個非常複雜、且重大的責任。獲得自由之後的良好治理更重要,因此,為未來做準備是極其重要。有一段時間我們就獲得自由之後如何開展工作進行了思考、討論、彙集各方的智慧、意見編寫了一文件。」(見1992年《知識》)

西藏流亡政府在1992年3月10日的講話中稱:「最近達賴喇嘛公佈的《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明確指出未來西藏政府機構是一個完全民主的體制,如以上提到的我們的抗爭是為了廣大人民福祉。且清楚說明了西藏人民順著時代變化趨勢為實現自由、民主而努力的事實。」(見1992年《知識》)

1993年5月由西藏流亡政府外交與新聞出版發行的中文版《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的代序中強調:「達賴喇嘛也進一步表示,未來西藏將完全中立,摒棄戰爭,並要把西藏締建為一永久和平地區與規劃地球最大的自然環境保護區——」(注6)

在《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最後部分《評審和再改革》中指出:「總之,西藏不僅地處亞洲心臟,高居世界之顛,也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西藏人具有擁護正義、熱愛和平等優良傳統,因此,未來自由的西藏建成一個秉持非暴力和平區:既民主、保護自然環境、無軍隊、沒有軍事設施、充滿平和祥瑞幸福地區——不偏向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政策和各種政治立場,堅持完全中立。與各鄰邦建立平等互惠友好的關係,對任何國家和地區均棄仇恨敵視。具智慧、誠意和勇氣的所有藏人為建立一個自己幸福別人羡慕的西藏而努力。」(注7)

從達賴喇嘛、西藏流亡政府講話以及《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內容中均沒有「重回『獨立』」言詞,而張先生例舉的部分更不能說明「重回『獨立』」。張先生故伎重演,鑽翻譯之空。 「中國將不得不交出西藏,徹底還政於全藏人民,收復故土自由重光的夢想已見端倪。」 原文是:「——藏中問題必須要和平方式解決,無法繼續頑固拖延下去,因此,不遠的將來西藏歸還給藏人。」(注8)「一旦中國『撤離西藏』後——」,原文為:「中國強權撤離西藏後——」(注9)

另外,張先生說:「秉持『超然中立』的外交政策」,該檔中根本沒有外交問題。「不偏向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政策和各種政治立場,堅持完全中立。」(注10)被張先生篡改為『超然中立』的外交政策」。「——竭誠為重建家園、復興祖國而齊心努力」,原文為:「重建自由家園和提高治理之誠心和勇氣是非常重要的。」(注11)至於「交出西藏主權」與該檔沒有任何關係是作者自己的「傑作」——因此,張先生真是「發揮極致」、「才華超人」——不愧為中國社科院「學者」。

還有,由於張先生完全回避《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正文內容,只是鑽翻譯空子、找些「詞句」來證明自己的觀點,所以,讀者有必要瞭解《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該文共有四部分構成:導言、過渡時期及其組織、西藏未來民主憲政各項要則、評審和再改革。這是一份張先生說的「重回『獨立』」的文件?為恢復西藏獨立而準備嗎?顯然不是!

為什麼呢?在《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導言中如是指出:「未來的事情無法預測,但是,必須為未來進行思考、計畫和準備是每個厭苦求樂者的責任——」(注12)。更何況全文中沒有提到任何有關西藏恢復獨立的問題以及獨立後的問題,「過渡時期及其組織」(注13)共十條內容:過渡政府的產生、職能、工作等;「西藏未來民主憲政各項要則」(注14)十五條內容:涉及經濟、教育、宗教、文化、衛生、工商、交通、立法、司法、行政等各部門的組織與原則(注15)等的說明;沒有半點與恢復獨立相關的條款。所以,張先生稱該文是「重回『獨立』」的說法完全沒有根據,看樣子張先生一時半會兒改不了編造,篡改事實的惡習。

筆者相信,讀者一定會問,如果不是獨立,怎麼會有「過渡政府」、「民主政府」、「立法」、「司法」和「行政」等等?

只要對西藏問題稍有瞭解,這個本來不是什麼問題。首先《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代序中強調:「要把西藏締建為一永久和平地區與規劃地球最大的自然環境保護區。」(注16)在該文導言中:「實施自由、民主聯合的體制,將以佛法思想之慈悲、正義、公平、平等的和平區以及致力保護自然環境為原則的基礎上政府各部門大致分為立法、司法和行政——」(注17)

《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的「西藏未來民主憲政各項要則」第二條政治性質:為了西藏、各鄰邦以及全世界的利益,將西藏建設成為一個以非暴力原則為基礎,自由、民主、保障社會福利、平等、政教結合的和平區。」(注18)

第四條,放棄戰爭(又譯為止戰):「西藏將建設成一個非暴力慈悲的和平區和自然環境保護區,並堅持中立地位,在任何性質和情況下放棄戰爭。」(注19)

概括以上要點,真相大白《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是依據達賴喇嘛在1987年9月21日在華盛頓對美國國會人權小組演說提出的《五點和平方案》以及1988年6月15日在法國歐洲議會發表的《斯特拉斯堡建議》為基礎,為過渡期和未來治理「和平區」進行規劃,而過渡政府是撤出中共統治部門和建立自由西藏政府前需要一個西藏和平區過渡政府。西藏民主政府是西藏自由之後的和平區政府。達賴喇嘛作為西藏政教領袖(當時是西藏政教領袖2011年起完全放棄政治權力)不僅僅提出了解決西藏問題的《方案》、《建議》,而且,就和平區的過渡期、政府結構、理念、政策等進行了規劃。對於西藏來說這本來是非常了不起的未來規劃,而且堅持民主理念,廢除達賴喇嘛歷史上權力等是適應現代社會潮流的偉大藍圖。

總之,事實證明了《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中所謂的「1990 年代初重回『獨立』立場」完全是張先生顛倒是非、偷樑換柱、無中生有的編造,而在事實面前這樣的伎倆又是多麼的無恥和可笑,而且這與專制獨裁的中共有何區別?而更可惡的是張先生在想盡辦法辯護中共一貫指責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在解決西藏問題上立場變化多端虛構「證據」。

這也證明了張先生也如很多中國「民主人士」一樣,是沒有民主信仰的「民主人士」——更沒有「人權高於主權」的崇高原則。雖然表面上大罵共產黨,當提起西藏、東土等問題時,就如一位朋友說的:「在西藏問題上很難區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

如果張先生等有崇高的民主信仰,對達賴喇嘛《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應鼎立支持和擁護,因為,該檔中達賴喇嘛規劃未來的西藏是一個民主、非暴力的和平地區。這對於有民主信仰、追求民主理念的人是巨大的鼓舞,就算達賴喇嘛或西藏流亡政府恢復獨立建立民主的西藏也是獨裁專制下的一個勝利,可以接受的。因為起碼幾百萬人民將獲得自由,獲得人權,可以享受民主,更何況達賴喇嘛沒有追求恢復西藏獨立。從嚴格的民主信仰者的角度說,應該對如今西藏流亡政府改追求民主西藏為中國《憲法》框架內[名副其實的自治]提出質疑和批評才是符合民主的理念,但是,中國的民主人士以及民主理論家張先生等完全相反,指責民主西藏大贊獨裁政權下的「自治」。為什麼?真如一位中國人說的:中間道路解決西藏問題「該占的便宜全占上了」中國人有何不樂?沒有真正信仰的人在利益面前是如此的醜陋。(2014年7月31日)

注釋:
1, 見達賴喇嘛藏文網http://www.gyalwarinpoche.com/node/213
(達賴喇嘛3月10日講話原稿均為藏文,以藏文講話稿為準。)
2, 見藏人行政中央中文網:http://xizang-zhiye.org/西藏流亡政府撤銷斯特拉斯堡提議-2/
3,見達賴喇嘛藏文網http://www.gyalwarinpoche.com/node/213
4, 見達賴喇嘛藏文網http://www.gyalwarinpoche.com/node/213
5, 見達賴喇嘛藏文網http://www.gyalwarinpoche.com/node/213
6, 見西藏流亡政府1993年5月出版的《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中文版代序。
7,見《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藏文版,原文為藏文。
8,同上。
9,同上。
10,同上。
11,同上。
12,同上。
13,同上。
14,同上。
15,見西藏流亡政府1993年5月出版的《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中文版代序。
16,見西藏流亡政府1993年5月出版的《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中文版代序。
17,見《西藏未來政治道路與憲法精華》藏文版。
18,同上。
19,同上。


標題全文:顛倒是非使人無法信任—評《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三)




2014-08-19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