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歪曲事實解決不了問題

作者作者:桑傑嘉




在中共統治多年的西藏「落後、野蠻、不文明」論洗腦了不少西藏年輕人,認為西藏民族和文化不適應現代化。但是,流亡藏人在國外成功地繼承和發揚、傳播西藏傳統文化的今天,這只是天大的謊言。現代化和西藏民族、文化並不衝突,藏人流亡社區與西藏文化在世界各地傳播以及佛教與科學對話等等證明了這一事實。但是,前提條件是什麼樣的「現代化」?是符合人類普世價值的現代化,還是共產黨的「畸形的現代化」——違背人類普世價值的現代化?可以肯定地說:與人類普世價值相矛盾的現代化與西藏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念有衝突,因而不會為西藏民族所接受。

我想,由於張博樹先生多年在中國大陸瞭解西藏歷史事實、接觸藏人歷史觀的機會有限,特別有關西藏主權獨立問題,所以,只想在西藏主權獨立問題以及西藏問題的來源上進行反駁,點到為止,藏人說:好馬一鞭,好人一言足也。但是,當多次細讀《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後不得不否定之前的想法。筆者對《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故意、有系統地曲解西藏歷史事實,甚至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之嫌,所以,不得不再評《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

由於筆者在《評一》中就西藏主權獨立問題進行了清晰的梳理,當然按照《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的順序進行駁批和闡述,確定了西藏主權獨立的歷史事實,不言而喻中共入侵西藏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這一前提下中共不管以什麼樣的藉口對西藏人民犯下的罪刑,必須要承擔所有法律責任,而且,對中共入侵西藏或者中共在西藏犯下的罪行進行辯護的個人和組織也可以認定為同犯。

由於《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有關西藏問題的每個章節都有不符合事實的描述,作者不僅僅在正文、 在注釋中全力以赴——如,134-135頁:西藏高層人士,「其中一些人也保持著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接觸乃至暗中合作。」這樣的闡述完全不符合事實,他所謂的「美國中央情報局」是指理塘阿塔和洛才(接受美國中央情報局培訓空降到西藏第一批藏人)他們在西藏首都拉薩的活動沒有嚴重到「美國中央情報局」接觸西藏高層人士,更談不上「暗中合作」。他們為了覲見達賴喇嘛見了卓尼欽莫(達賴喇嘛身邊的高級僧官,相當於侍從長)帕拉,但帕拉絕決了他們的要求,沒能覲見達賴喇嘛。在張先生眼中成了「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接觸」乃至「暗中合作」。

在第142頁注釋「23 達賴喇嘛本人的自傳就是一個證明。在長達數頁(頁276~282)的描寫參觀團入藏觀感及資料分析中,幾乎全部是否定性的文字,而很少正面肯定,也完全沒有對中國正在發生的政治變化的分析。」

我不知道張先生要求達賴喇嘛肯定什麼?有什麼可以肯定?肯定共產黨的「偉大英明」?肯定共產黨殺的好,奴役的好?還是中共政權摧毀寺院完全正確?

同頁的注釋24 第二個參觀團由一批青年人組成,1980 年5 月赴藏。這批人「獨立」意識更強,在藏區活動過程中也更加口無遮攔,結果被中共叫停其參觀活動,限期離開拉薩。這種情況也迫使流亡藏人的第三個參觀團(主要由教育工作者組成)不得不在訪問過程中保持低調,才算「善始善終」地完成了任務。」真是顛倒是非,中共叫停西藏代表團的主要原因是西藏境內民眾對代表團的熱烈歡迎以及表達對中共不滿引發的。(其實這一點作者本人也談到過)第三個代表團「善始善終」地完成了任務。」什麼叫「善始善終」?不可思議。

筆者對如此之多的問題一一駁斥感覺在改小學生作業本,這樣不太適合,而且,畢竟是堂堂有名的中國「學者」,也是長輩——因此,決定就一些主要的問題進行澄清,特別就作者採用某些不被公認的資料證明其觀點,以及作為一個研究者、學者不應該犯的錯誤(不排除作者有意)在應用資料時回避資料原件而曲解事實,嚴重誤導讀者的部分。

筆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張先生有關西藏問題的立場很多方面與中共極度的一致,比如,西藏曾經發生的抗議事件,張先生認為八十年代在西藏首都拉薩發生的抗議事件是「騷亂」,而且,指出中共的指責:境外「極少數分裂主義分子」的「蓄意製造」——「這個指責不能說全無根據」。因為,「就在第一次境內藏人示威發生的前6天,也就是1987年9月21日,達賴喇嘛在美國國會人權小組會上發表講演——」(《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第121-122頁。)

首先,境外「極少數分裂主義分子」的「蓄意製造」是中共一貫的用語,西藏、新疆、內蒙古等所謂的少數民族地區只要出了問題中共上下同一的口徑——「境外」。而問題是至今中共沒有找出任何證據證明西藏境內發生的抗議事件——八十年代至零八年,以及一百三十多人的自焚抗議事件是「境外製造」的。而張先生認為由於達賴喇嘛演講強調了「中共非法佔據西藏」應該和稍後發生的拉薩「騷亂」有「某種關係」。什麼關係?他不會說,其實有什麼證據呢?如果真有證據不用張先生操勞,「阿共」早就公佈於眾了。作者覺得這有點說不過去,又引用一些「不痛不癢」的資料想說明「騷亂」「多方面的原因」。

還有,境外藏人的分裂思想引導、以及策劃境內藏人(中共只是推卸責任),問題是張先生有這樣的想法使人非常吃驚。中共非法佔領西藏不必有達賴喇嘛強調,西藏境內藏人親眼目的,肉體和精神上遭受折磨使他們刻骨銘心,傷痕累累,而中共時不時摳摳傷口,撒撒鹽巴——誰的體驗更真實呢?西藏是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更不需要達賴喇嘛或者所謂的「達賴集團」介紹。這是西藏人最清楚的共同歷史記憶。 作為一個正常思維的人這是最基本的道理,特別是新世紀開始不久西藏接連發生如此之多的事情,中國的大「學者」不懂這樣簡單的道理,真是不可思議!對中共的指責當時西藏流亡政府也進行了回應:「我們既未計畫,也未策動拉薩抗議事件。事實上也不需要任何人策動。那些示威是西藏人民抗議所受的苦。真正的導火線卻是你試圖扭曲五點和平方案並污蔑達賴喇嘛。」 (《西藏流亡政府覆閻明複函》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于印度達蘭莎拉(原為藏文))

另外, 從某種角度看,張先生看來西藏境內藏人似乎是「白癡」,不記得昨天發生的一切,每家有人被「漢人」折磨死、槍斃,根本上師流亡國外的事情?而且,境內藏人的所有舉動都要有人鼓勵、指示、策劃——不然他們什麼也不會。

張先生也提出西藏民族和西藏文化面對現代化的問題,似乎想說明在中共六十年治藏過程中發生的「問題」並非全部是中共的問題,因為西藏民族和文化面對現代化時有衝突——這個觀點並非張先生首次提出,中國境內很多御用寫手提到過,而且,有時候官方也釋放同樣的厥詞。

事實又是如何呢?如果十萬多藏人沒有流亡國外,這個說法還能騙得過。在中共統治多年的西藏「落後、野蠻、不文明」論洗腦了不少西藏年輕人,認為西藏民族和文化不適應現代化。但是,流亡藏人在國外成功地繼承和發揚、傳播西藏傳統文化的今天,這只是天大的謊言。現代化和西藏民族、文化不衝突,流亡社區與西藏文化在世界各地傳播以及佛教與科學對話等等證明了這一事實。但是,前提條件是什麼樣的「現代化」?是符合人類普世價值的現代化,還是共產黨的「畸形的現代化」——違背人類普世價值的現代化?可以肯定地說:與人類普世價值相矛盾的現代化與西藏文化傳統和價值觀念有衝突,因而不會為西藏民族所接受。

「中國人起初宣稱漢藏是兄弟民族,說漢族是來幫助藏族,說了許多好話,抬著笑臉來到西藏,中間施展陰謀,花費大量金錢,利誘無知藏人,挑撥仇恨,最後顯露狂暴猙獰面目,從而使西藏人不分貴賤積累的怨恨在拉薩爆發,阻止我去中國軍營看戲,並以和平方式向中國當局進行抗議,從而書寫了西藏歷史上悲壯的一幕。」對以上達賴喇嘛如是陳述中共在西藏的所作所為,在張先生看來是「完全『翻臉』的語言」,理由是達賴喇嘛「對共產黨當政者的指責已經表達為對『中國人』的指責。」

首先,由於張先生非常不負責任的寫作方式導致他對事實瞭解不清楚。沒有查對講話原始資料進行研究,隨意引用他人資料。達賴喇嘛三月十日的講話原文為藏文,在這段講話中沒有「中國人」而是「嘉麻」既中共。就退一萬步說,用了「中國人」有問題嗎?中國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執政黨,是來自中國,而且全中國人民「默認」甚至支持他們在西藏胡作非為——達賴喇嘛說個「中國人」就「痛」?中共非法侵佔西藏、任意屠殺、抓捕——趕出西藏還得跪拜?這樣才算沒有翻臉嗎?

有關藏中接觸的闡述中張先生在第142頁中定論西藏流亡政府代表與中共:「雙方立場相差如此之大,接觸自然不可能獲得實質性進展。」但是,就在143頁中又說:「這樣,雙方見面的機會與歷史擦肩而過。」為什麼呢?由於「達賴喇嘛本人亦放棄本來已在計畫中的中國之行。」他還特意指出:「用這位藏人領袖的說法:「在全體西藏人都能在自己的國家分享相同的自由之前,我回西藏將是一項錯誤。」」

張先生給讀者勾勒:由於達賴喇嘛放棄了中國之行而失去了雙方見面的機會,責任在達賴喇嘛方面。首先,這一觀點與上面「不可能實質性進展」的觀點矛盾。其次,張先生斷章取義,張冠李戴故意混淆事實。達賴喇嘛以上說的是針對中共提出的,用張的話說:「內容可謂極其溫和、善意」的「五點方針」而說的。「——我更相信,為了實踐這種創造力,人必須自由。我放逐而擁有自由。作了三十一年難民,我已知道了它的一些價值。因此,在全體西藏人都能在自己的國家分享相同的自由之前,我回西藏將是一項錯誤。」而達賴喇嘛繼續說:「儘管跟中共政府從事的這些談判本身都毫無建設性,我還是決定,只要北京同意,我願意作一趟短暫的西藏之行。——對方反應良好,我們就準備於一九八四年派出一支先行部隊,為我次年到訪作預備工作。」張先生非常清楚,按照他的方式引用達賴喇嘛自己的話具有完全不同的效果,他要的就這樣的「效果」。

張先生有關「五點和平計畫」的闡述中強調達賴喇嘛「向國際社會求助」「冀圖於西方民主國家的支持、干預」。先不說西方民主國家就西藏問題的「干預」,「支持」也是非常有限的, 只有西方民眾的支援,但他們沒有「干預」的能力。那麼為什麼張先生就認為「西方民主國家」支持、干預呢?答案只有一個:為西方民主國家「干涉中國內政」立證造據,配合中國政府的「西方反華勢力」的「反華」理論。

由於筆者在《評一》中證明了西藏歷史上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主權國家。因此,《五點和平計畫》「基本前提」「把「中國」當作外在於西藏的另一個國家。」

是完全正確的。再看張先生稱:「演講中對中共的指責不乏誇張、不實之處。」他舉例說:「比如「在過去數十年的大屠殺中,100 多萬藏人喪失了生命,這約是西藏人口的六分之一,另外至少還有約100 多萬人因為宗教信仰和愛好自由而被關在牢獄之中。藏族總人口至2000 年統計不過541 萬人,這還是經過了較快人口增長後達到的數字,因此不可能有100萬人被「屠殺」,另有100 萬人被監禁,即便這是一個數十年的累計數字。」

在本文開頭指出,張先生極其不負責人的寫作方式,嚴重歪曲事實。如,張先生對《五點和平計畫》基本上沒有進行任何的「研究」,不對,應該是研究後發現對自己有利的版本——翻譯錯誤的版本選用。他故意回避原始資料,《五點和平計畫》原始版本是英文,還有藏文版本和中文翻譯版本, 最起碼他應該知道達賴喇嘛在美國國會是用英語演講的。因此,可以認定張先生故意為之。

張先生引用了藏人行政中央中文網站上載的《五點和平計畫》內容。這一版本翻譯有問題,而且是嚴重的錯誤。而翻譯錯誤的部分就是張先生認為誇大的部分。看原文:「在過去的數十年浩劫中藏人僅僅由於信仰自己的宗教和熱愛自由而喪生一百多萬,這占西藏總人口的六分之一,以及還有很多人在各監獄中遭受折磨。」

英文版本和藏文翻譯版本都沒有「大屠殺」、「另外至少還有約一百多萬人——」。作為一個研究者、學者如此疏忽是非常遺憾的事,也絕對不應該發生的。當然,我還是希望多麼希望這只是「疏忽」 。張先生提出的:「有100萬人被『屠殺』,另有100 萬人被監禁」與原文不符,演講中非「大屠殺」而是「喪生」,更沒有說「另有100 萬人被監禁」。因此,張先生指責「故意使用「大屠殺」、「另有100 萬人被監禁」是沒有任何意義,感覺是在自言自語。從張先生指責「大屠殺」,且斷定「——這畢竟和納粹有預謀地、系統地屠殺猶太人不可同日而語,」說明了張先生的英文不僅沒有問題,而且,很不錯。能故意曲解英文的「浩劫」為「大屠殺」,特指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中文的「大屠殺」不一定「影射中共行為與納粹無異」,「大屠殺」也不是專指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如「南京大屠殺」、「天安門大屠殺」等等。中共是否對西藏進行了大屠殺筆者將另論。

另外,有關「即使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也就是西藏中部和西部的地方,中共的官方資料顯示漢人的人數還是超過藏人」。張先生認為情況不實,理由是:「因為僅就西藏的高海拔自然環境這一天然限制,就決定了不可能有很多漢人在那裡移民定居」。這個觀點多麼荒唐,在利益的驅使和政府對中國人優惠政策的推動下海拔已經阻擋不了漢人流入西藏,今天的事實情況是最好的證明。當然,他還有中共人口統計數: (1987年,西藏自治區)總人口207.95 萬,藏族人口198.38 萬,藏族人口所占比例95.4%。

有關這個話題,張先生在[幾組具體資料](第219-220頁)中給我們算出了整個所謂藏區的藏人人口和非藏人人口。按張先生的計算方式「藏區」(西藏自治區之外) 藏區總人口為774 萬,非藏族總人口233 萬。而「非藏族人口中除少量其他少數民族如蒙古族、羌族、回族外,主要由漢族組成,是毫無疑義的。」另據中國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是:西藏自治區總人口為3002166人,藏人2716389人。

我們再看看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朱維群的說法:「就是在所謂大藏區的範圍之內,要把所有的漢人和其他的民族趕走,而西藏加上其他省的幾個藏區加在一起,意味著他要趕走至少2500萬人。」朱指的「大藏區」是:「整個西藏和其他幾個省的藏區合成一個所謂的大藏區」。1我想朱維群此言並非隨便說的,而且,朱對西藏可以說瞭若指掌。多次和西藏代表進行談判,而且如今是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

我們需要澄清的是:既然張先生「研究」發現整個所謂的藏區非藏人人口只有233萬。那麼,朱說的2500萬減去233萬剩下的邏輯上只能劃到所謂的西藏自治區,這樣「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口占91.83%」(第六次人口普查)的說法還能成立嗎?就算再減去一半,也會「淹死」「西藏自治區」藏人,張先生還能「肯定」「西藏自治區的」藏族人口所占比例95.4%」? 。其實,張先生非常清楚中國政府的數字大有問題 。我想張先生無法否定朱的2500萬,因為朱最有「權威的資訊」,也不會抵賴說這是通了火車後的「巨變」,這樣既否定了中國政府一再強調的沒有「移民」的說法,又不現實,除非中共開通專門的「移民列車」。那麼,只能說上世紀八十年代所謂的西藏自治區的移民已經非常嚴重「超過藏人」。

從我個人多年的經驗來看,在曲解西藏問題上危害最大的不是中國「官方學者」,也不是一些假借「獨立學術者」 幌子,用主流語言拐騙的那些人。最可怕的是某些以「西藏朋友」、「幫西藏人說話」的「身份」穿梭在藏人中間的所謂的「學者」,他們在誤導、欺騙公眾方面產生的影響最為嚴重。(2014/7/10)

注釋:
1、《朱維群揭批達賴兜售「中間道路」背後的圖謀》2014年3月1日
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http://www.people.com.cn/n/2014/0301/c32306-24501682.html


標題原文:歪曲事實解決不了問題—評《中國民主轉型中的西藏問題》(二)




2014-07-28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