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千古悲情,來自雪域烈焰的靈魂拷問!

作者作者:潘晴




內容提要:本文是筆者近年來在人性荒漠中的思考記錄,本文將撕開許多人對西藏問題「視而不見」的面紗,直指一個國人無法迴避真相的存在—–為什麼雪域在燃燒?這也是對國人生命價值觀的一次靈魂拷問! —如果你仍將自己當做是文明人類一員的話,請勇於面對這些與你有關的話題:
 
1.雪域不斷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意味著什麼? 2.藏民族的苦難和困境與我們無關嗎? 3.如何看待一個生活在宗教信仰和心靈記憶中的民族? 4.民族對立和民族仇恨是怎樣造成的?
    
一、清明追思—雪域烈焰映照下的靈魂拷問!    
清明是一個春雨瀟瀟、哀思綿綿、慎終追遠、祭奠先人的節氣。今年清明,黃河清、曹順利等人在專制迫害下的英年早逝,使我的心情格外沉痛,雪域高原上不斷燃起的火焰,也一直在燒灼著我的內心。這些天來,腦海中總是浮現出這些燃燒著的身影。我知道,那是亡靈們在天不屈之魂的投射,激勵著我走出悲痛,完成已思考多時的本文寫作。
    
清明的習俗來自人們已淡忘的寒食節。春秋時期,晉文公欲求名士介之推輔佐其統治,於是放火燒山,逼其就範。介子推寧願葬身火海也不屈從,逐成為一代歷史典範。後晉文公葬其屍於綿山,修祠立廟,並下令於介之推焚死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這就是「四海同寒食,千秋為一人」寒食節的來歷。由於寒食節與清明節氣相連,兩者便逐漸融合了起來。
    
在我心目中,藏人為信仰和自由焚身,與古人介子推「士甘焚死不公侯」的氣節是一脈相通的。可悲可嘆的是,今人卻多是「士甘冒死求貪腐,良知道義化成灰」之輩??這已成當今中國社會的現實寫照。不用我說的更白,國人對此早已心知肚明,什麼是當今中國人的是非觀念?這個社會還有沒有公義的存在?在帝國「大一統」的長期說教下,扭曲的價值觀已成十幾億人的習慣思維。因此,國人冷漠對待藏人自焚事件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不管人們如何麻木和逃避,雪域燃燒的火焰—-這令千古歷史也為之顫抖的慘烈悲情,不光震撼了國際社會,也使西藏問題的真相再次暴露在中國人的面前。連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不光展現了藏民族對信仰和自由的誓死追求。更在「生與死」這個關乎生命的終極意義上,烤問了這個世界所有人的良知和對生命的態度。
    
我覺得,對於缺乏生命終極關懷的國人來說,只有在這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慘案中,才會正視藏民族這種完全不同的「生死觀」;才會開始思考和試圖理解,為什麼藏人會作出這樣的選擇;才能放下偏見和開始關注藏民族所經歷的苦難。藏人的悲壯獻身,對國人的震撼和啟迪在於:
    
—–一個真正追求心靈自由的民族(無論在宗教、信仰、文化、哲學、人格、尊嚴等各個方面),失去自由比死亡本身更為可怕。對藏民族來說,自由的價值是至高無上的!而一個民族,若無真正的心靈拯救,是沒有任何希望可言的。在這一點上,我深為包括自己在內的中國人汗顏。對於一個「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的雪域民族來說,這樣的勇氣,這樣的決然,是對那些認同奴役西藏的中國人,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靈魂拷問!
    
對於自焚藏人來說,透過直面死亡的考驗,發起一種普度慈航的宗教願力;透過焚身救贖的精神覺醒,揭示了一個民族博大的宇宙生命觀,展現了生命存在的意義及生命的利他價值。對於中國人來說,這是一種關於生命意義的全新啟示: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鬚麵對死亡和接納死亡。藏人坦然無懼面對「生與死」的挑戰,真正展現了藏民族的生死自覺及生死智慧。
    
清明之後,將是一年一度的複活節。按照基督教的傳統,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為救贖世人,甘為人類的代罪羔羊,被羅馬統治者釘上十字架,三日後復活,以神蹟啟示了一條人類通往天國之路。這是為什麼復活節在西方歷史文化中如此重要的原因,這也是人類之所以需要宗教的原因—–因為人類的本質,是一種需要心靈救贖的精神存在。
    
而宗教的內涵是救贖,是有關生與死的終極關懷,是對生命萬物認知的宇宙觀,也是確立人生道德價值觀的重要基礎。為捍衛宗教信仰付出生命,在人類歷史上屢見不鮮。特別是,宗教似乎總是伴隨著人類的苦難??兩千年前,正因為主耶穌為救贖世人在十字架上受難,使徒們不畏艱險傳播福音所付出的生命代價,這才使世界上出現了延續2000年的基督教文明。
    
可悲的是,在中共的統治下,當今中國人大多數是「無神論」的信徒,其實對於普通人來說,並不一定要有宗教信仰,一個人只要回歸人類的基本良知,就會正視在雪域發生的苦難;就會去理解那些藏人為什麼要焚身;就會去感受他們的信仰和他們的追求;就應該有一個公正的立場和態度。
    
對我個人而言,藏人的自焚,是一種捨生取義,是一種基於對民族大愛的獻身。它表明了信仰是一種負重、一種承擔,一種需要用生命來完成的終極之旅。藏民族130多位烈士悲壯的救贖之路,震撼了我的靈魂!讓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也因此,我重新理解了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著名詩句:不自由、毋寧死!
    
二、對於藏民族的苦難,中國人當捫心自問!        
雪域燃燒的火焰,對於文明社會而言,這是極為不幸的人權災難。但在中國、藏人的苦難和歷史,卻是一個在刺刀押解下和被謊言籠罩下的話題,是一個沒有多少人願意去探尋其真相的禁區。半個多世紀以來,國人們從未有過機會,去了解一個真正的西藏,更不用說去公正的對待藏民族的苦難了。
        
1950年中共軍隊對西藏的入侵,對藏人反抗的血腥鎮壓,以及其後殘酷的殖民統治。對於一個生存延續了幾千年的民族來說,是一場巨大災難的開始。在東亞大陸,所有的主體民族都有自己的國家,如大和民族的日本,高麗民族的韓國和朝鮮,安南人建立了越南,維吾爾人(突厥民族)則有土耳其,即使是蒙古人也有一個獨立的國家。但昔日強盛的吐蕃王國,卻在上個世紀中頁之後,真正的亡國了!
    
這段並不太久遠的歷史,對於受「大一統」專制毒害已久的中國人來說,卻沒有多少人意識到,這是一個多數民族國家對一個弱小民族國土的侵略,儘管這個多數民族從亡國奴的狀態下解放出來沒有多久。半個多世紀以來,人們普遍陷入在官方說教的「自古以來」和「公主神話」所編織的各種謊言裡,深信不疑地認為,中國人在西藏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地– –因為自古以來西藏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云云……
    
對這場已持續半個多世紀之久,對一個弱小民族的宗教、文化、環境、生態的破壞和毀滅的真相,從來就沒有真正進入過國人的視野。中共政權長期以來對這種侵略合理性的描述和欺騙宣傳,像一場瘟疫一樣,將無知、愚昧、貪婪、墮落、殘酷、血腥的疫菌,散佈到了每個國人的生命中並深及靈魂。以至於國人一談到西藏話題,就本能的拾起「大一統」旗幟,為之辯護、憤怒聲討。
    
面對令人震撼的藏人自焚事件,我們看到,絕大多數的國人對此是麻木的、冷漠的。也許他們在暗自慶幸—自己不是這場慘烈人禍的受害者?也許這些自焚慘烈的畫面太可怕,令人毛骨悚然,打破了人們的心理平衡?人們感到震驚、逃避甚至是拒絕接受,就成了一種未加思考的選擇?國人太多的「也許」使得我內心黯然無語,儘管我不願懷疑他們內心對蒙難者可能保有的同情。
    
將死亡與冷漠、遺忘聯繫在一起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漢民族中,對中共多年來的人權迫害罪行,國人表現出來的同樣是麻木和冷漠。但令人憤慨的是,居然有一些人,卻公然站在暴政一邊,對苦難的藏民族發出嗜血叫囂,令人齒冷和汗顏。豈不知,當我們見證了他人的死亡和他民族的苦難後,還能有這樣的冷血時,我們同時也見證了自己作為人的靈魂的死亡。
    
今日中國,漠視社會的苦難已成了常態,良知道義也因此蕩然無存。我們看到,暴政固然是可怕的,但更可怕的不是這種反悖人性的統治,而是大多數人能夠接受這種暴虐的合理性。當人們都把這種公開反理性、反人類的暴政,視為正常統治秩序的時候,所有的人,也就當然成為暴政籠罩下的一部份了。而統治者的圖謀,不僅僅是為了讓人們領略一番做奴才般的至癲輕狂和醉生夢死,他以他的邏輯,再明確不過地告訴世界,殺戮和暴虐有理,血腥和黑暗的統治仍將繼續……
    
國人對藏民族苦難視而不見的愚昧和短視,並不能使「大一統」之下的漢民族倖免於難,在中共發動的歷次運動中,在文革、六四以及對法論功和對維權民眾的鎮壓中,億萬中國人同樣在暴政下呻吟掙扎。它凸顯出:一個剝奪弱小民族生存權的國家,是不會有正常人性的,在這樣一種持強凌弱的叢林社會中,作為主體民族的大多數漢人,同樣也無法倖存於專制壓迫下的黑暗現實。
    
人類的弱點在於總是忘卻歷史的教訓,哪怕曾經是非常可怕的災難。 1989年大兵們開著坦克、端著衝鋒槍殺進北京的時候,中國人(漢人)才明白,在統治者的眼裡,漢人的血並不比藏人更值錢。如今,六四的血腥屠殺才剛過去25年,難道國人就把這場災難給忘記了嗎?若如此,這些快速遺忘了同類苦難的中國人,也就真的被屠殺了—–我指的是他們的良知和靈魂。
    
多年來,我一直如此認定:雪域的苦難是由中共極權統治造成的,而每一個認同暴政奴役的中國人都直接、間接地脫離不了乾系,民眾的態度和立場(也許你是不明真相的),早已成為統治者在西藏實行暴政的理由。 2008年奧運火炬傳遞中,當一位年輕的中國姑娘王千源,面對「紅海洋」對藏人施暴挺身而出、說出真相時,現場那些充當獨裁者「紅衛兵」們的無知、愚昧表現足以說明:這就是在所謂「大國崛起」中每一個人同構的罪惡和恥辱。
        
甚至在我遇到的一些「異議人士」當中,「大一統」觀念的自負和「大漢族沙文主義」的思維也極為強烈,有些人還拿西方國家過去的殖民歷史,為中國人今天的霸道尋找依據。我和其中的一些人有過爭論,說實話,我對他們私下表露出來的專橫、冷血感到震驚!這些號稱是「知識精英」的人,表現出的那種所謂「高等族群」的優越感,直接讓我想到了納粹鼓吹的「種族優劣」論調,使得我內心不寒而慄……
    
最近,民族問題再次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我深感,不回到人權原則和民族平等的基點來討論問題,很容易陷入那種「民族主義」的情緒之中去,如在辯論「民主中國」和「民族自決」未來關係時,立場各異的觀點,瞬間就可以造成不同族群人士之間的對立和衝突。在我的觀察中,少數族群人士越來越對所謂「國家統一」的主張產生抵觸,哪怕是對未來的「民主中國」,也特別的警惕和疑慮重重。
    
對此,國人不應該捫心自問嗎?這不僅僅是他民族的災難,更因為這與我們直接相關。暴政之下無人可以倖免於難,不論你是藏人、蒙古人、維吾爾人、還是漢人。包括我們每個人在內,如果你容忍中共在西藏、在新疆的暴行,那麼當黨國權貴強佔你的土地、強拆你的住房,把你扔進監獄時,就不要再抱怨,一個對他民族施暴的政權絕不會因為你是漢人就手下留情。無數災難表明:在虛幻的「大一統」國家觀念下,獨裁者對所有人實行的暴政才能得逞,而我們的人性正是在對暴政的麻木忍耐中,一點一點地喪失殆盡……
    
三、藏民族—-一個生活在宗教信仰和心靈記憶中的民族    
2009年我訪問了達蘭薩拉,我發現,這是一個心靈可以停泊的地方。在這裡,你能夠找到藏民族信仰的慈悲、愛和利他主義。我深感,這也是漢民族和世界其它民族所共同需要的。因為,這不僅是宗教的品質,身為人類,甚至是動物,都需要慈悲與情感,來發展並維護自我,得到生存。
        
達賴喇嘛說過:慈悲、愛與寬恕並不奢侈,它們是生存的基礎。生命的目的是什麼?我相信,人生的終極目標是滿足、喜悅與快樂。快樂來自一顆善心、慈悲與愛。
        
是啊!我們萬里迢迢來到這裡,不就是來尋求人性的價值和生命的意義嗎?支持藏人自由事業的意義,首先在於對人性良知的堅守,對人類自由、尊嚴和權利的捍衛。這並不分藏人還是漢人,因為我們首先是人類的一員。
        
在此人性貪婪、物慾橫流、利益至上、紛爭不止、硝煙四起、危機不斷的時代。藏人的寬容、慈悲、樂觀、滿足、自信、堅毅、不奢求、不強取的仁愛奉獻精神。體現了人類一種崇高的境界。這裡麵包含了一切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終極公平與正義。
        
恰恰這才是人類應該遵從的宇宙萬物的內在必然規律,是人類社會追求的理想境界。人類的許多紛爭實際上是沒有意義的,人類不應該成為弱肉強食的掠奪者,成為在貪婪物慾下對大自然的征服者,而應該做大自然的守護者。
    
傳說中,西藏的來源是這樣的:遠古時期,混沌初開,大地全被水覆蓋,後來水慢慢地蒸發,形成陸地和高山。佛祖變成一隻猴子,他的配偶渡母顯形為女妖,猴子與女妖結合,生下第一個人類。他們的六個孩子分別代表世界上的六種生物類型,神、半神、人類、鬼怪、動物和魔,他們繼續繁衍後代,西藏人就是這樣產生的。
        
西藏民族是一個生活在神靈世界中的民族,不了解靈異世界,你就無法找到進入西藏民族心靈的鑰匙。當然,這並不需要來自歷史文化學者的考證,藏人們關於西藏傳統和地位的概念,完全來自幾千年的歷史代代相傳和他們自己的生活經驗。
        
當中國人湧進西藏,並聲稱西藏始終是中國的一部分時,西藏人不能理解。因為他們有著完全不同的歷史觀。共產黨將這類口傳的神話故事視為荒誕不經,但對於藏人來說,這些歷代相傳的故事卻有著重要的意義。
        
幾千年來,雪山草原上的游牧生活,青稞酒和犛牛幹,藏民們敬奉的神靈世界,口中喃喃念誦的大悲咒,一代一代由母親講給孩子們的故事,以及海拔數千米氣候嚴酷的生存環境。這一切都將西藏和中國隔開。對於藏人來說,這比那些能夠決定西藏命運的強權和所謂的國際承認更具有真實性。普通的藏民們具有天生的直覺,他們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真實的。
         
對於普通的西藏人而言,中共宣稱對西藏的主權,以及在國際外交上的漂亮說辭,與他們一點也不相干。按照藏人世世代代的生活常識,他們知道西藏從來就是單獨存在的一個國家,他們跟中國人有著不同的傳統、文化、語言、宗教和歷史,對藏人來說,這個事實就如牛奶和水是兩種不同的東西一樣清楚。 
        
藏人獨特的魅力在於:他們關愛生命、敬畏自然、淡薄物慾、崇尚心靈滿足。佛教對來世的終極關懷,對生命、對大自然的崇敬和守護。構成了這個民族獨特的信仰和生存方式。也成為他們抗拒外來殖民者奴役和掠奪最自然的原因。
        
我不由得想到:如果不是半個多世紀前,中共軍隊入侵西藏,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這種獨特的文明和生存方式,也許會成為今天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上,挽救人類日益墮落生活方式的一劑良藥。於水深火熱中普度眾生,給人類的末世救贖指出一條光明之路。
        
今天的人類文明,已進化到關心地球上所有動植物的消亡,保護地球生物多樣性的存在,關注對那些古老民族歷史文化的拯救。人類學家們更是將各種族裔的瀕危語言,作為搶救人類文明的重要事業。因此對藏民族所經歷的苦難關注,以及在中共奴役下民族文化的漸漸消亡,的確與我們息息相關,如果你還自認為是文明社會一員的話。   
    
因此,我們必須關心藏民族的存亡絕續,關心所有少數民族的生存發展和文化傳承。一言以蔽之,因為每一個民族,每一種文化,都是人類獨特的思想結晶。他們獨特的生存方式、思維方式、語言、詞彙、宗教文化歷史,猶如一座座精妙的建築,將人類文明的村落建構結合起來,這種結構極易受到暴政壓迫的損傷,一不小心就會永遠消亡。
    
令人悲哀的是,半個多世紀來,這個雪域高原的古老文明,人們心中的香格里拉,世界上最後一塊淨土。在外來強權的奴役、摧殘和掠奪下,正在迅速地走向毀滅……
    
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中國人的反思與警醒!    
1989年「六四」大屠殺後,我離開中國,在海外已漂泊了25年。異鄉的流亡生涯中有過多少泣血的內心感受。對於流亡的藏人來說,卻已是整整的55年了! 55年對於歷史來說,只是一個短暫的時光。但對於人的生命來說,也許已是兩、三代人的延續,更可能是一個人生命的終結!
        
流亡是藏人無悔無怨地選擇嗎?這裡面又有多少血跡斑斑的歲月淚痕? 55年轉眼已過,人們也許會問:假如達賴喇嘛當年選擇留在拉薩,西藏的今天又將會是怎麼樣的格局?
        
沒有人可以替歷史做出回答,但曾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的十世班禪喇嘛的命運,或許提供了一個見證。這位西藏的領袖,在六十年代向中共提意見、抗議北京對藏人的打壓後,遭受了近十年的牢獄之災。
        
班禪喇嘛曾到藏區視察,沿途無數藏人下跪,流淚哀告:「勿使眾生飢餓!勿使佛教滅亡!」為此他給周恩來寫《七萬言上書》,懇切道:「過去西藏,由於佛教傳播極廣,不論貴賤,任何人都有濟貧施捨的好習慣,討飯也可以維生,不會發生餓死人的情況。如今,人們成批死亡,有的因斷糧而直接死亡,有些全家人死光……」他悲憤道:「從前西藏討飯的,還有一個碗;如今討飯的,連一個碗都沒有。」
         
因為上書,班禪喇嘛—-這個在西藏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的活佛,竟被中共投入監獄關押整整10年!並在英年就離奇的圓寂?留給藏人無盡地悲哀……
        
無須諱言,中共在文革結束之後,確實在西藏恢復了一些寺廟,放鬆了對宗教活動的限制,還對西藏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進行建設。但是中共統治者卻不能明白,為什麼西藏人民的反抗越來越激烈,要求自由和獨立的願望越來越高漲?特別是在「翻身農奴」的後代年青人身上,這種要求甚至發展成為此起彼伏的反抗?
        
其實道理很簡單,暴力和謊言不能讓一個民族屈服,金錢也同樣不能讓一個民族放棄對自由和信仰追求。達賴喇嘛是西藏人的活佛,是西藏的神,更是西藏人的王。中國人一邊送錢給西藏人,一邊讓人家詛咒自己的上師、自己的神,和藏民族自己的國王,豈不是太荒唐、太滑稽了麼?其效果會怎樣,也就一目了然了。
    
雪域烈焰告訴我們,這場半個多世紀來的災難,早已超出了藏民族所能承受的極限。中共堅持用暴力鎮壓,要求所有的僧俗信眾都必須接受官方的統一論調。這與全民信教的藏民族形成了巨大和尖銳的矛盾,這必然意味著因為信仰不同而導致的歧視和壓迫加劇。對於藏民族來說,這甚至意味著將一個民族逼上絕路!藏人自焚,充分反映了年輕一代藏人民族意識的覺醒和反抗意志的再生!他們用燃燒的生命,喚醒了藏民族深層的歷史記憶,喚醒了這個民族對贊普精神的再次追求!
        
西藏問題的嚴重性和災難性還在於,紅色帝國不會放棄自己的殖民統治和掠奪,藏民族也不可能放棄自己視為生命的信仰和對自由的追求。只要這兩者糾纏在同一塊土地上,衝突就不可能避免。從這個角度講,西藏的未來令人擔憂,學者王力雄指出:西藏問題的「巴勒斯坦化」絕不是杞人憂天!如果中共當局硬要採用強權和暴力來維繫這種統治,只能導致仇恨、反抗、鎮壓、虐殺的可悲輪迴,把純潔、美麗的雪域高原變成充滿暴虐、遍布血污的人間地獄。
         
特別是在拉薩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之後,民族歧視、民族對立和民族衝突的焦慮氣氛,在整個中國大多數漢人的心目中急劇升溫。昆明事件發生後,人們在真相未明之前,即將矛頭指向新疆的維吾爾人,互聯網上充斥著民族沙文主義的喧囂,在中共的欺騙宣傳和煽動下,未來民族之間對抗和仇殺的前景,視乎已呼之欲出。
        
聖經上說:「人的墮落是沒有止境的」。一個民族的墮落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今天的中國人視乎已忘記,歷史上,漢民族也曾多次遭受過外族的侵略和奴役。但可悲的是,一個剛剛在日本人的奴役下獲得了解放的民族。卻反過來侵略和奴役比它更弱小、更無辜的民族。這不光是違背天理,這更是一種可恥的行為。如果說外族壓迫者是令人厭惡的,那麼這種由被壓迫者搖身變成壓迫者的民族,則只能令人鄙視了。
        
有人辯解說,這只是中共政權所為,與民族壓迫無關。但請不要忘記,中共政權和軍隊是以漢民族為主體構成的。他們在西藏、新疆殺害、壓迫藏人、維人及屠殺其它少數民族的罪行。這難道不足以令所有文明人類齒冷和汗顏嗎?更不要說這種暴行讓整個漢民族為之蒙羞了。
        
藏民族是一個信仰佛教,慈悲利他的民族,達賴喇嘛是一位慈悲的尊者,基於現實政治的考慮,也基於對西藏人民和平福祉的考慮,雖然西藏有萬千個理由可以獨立,但是達賴喇嘛還是放棄了西藏獨立的要求,提出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中間道路。
        
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光明磊落的,沒有任何隱藏在背後。而中共當局千方百計的歪曲事實真相,頑固地拒絕這個與漢藏民族未來福祉息息相關的正確選擇,恰恰是將西藏民族推向災難,從而被迫走向獨立的真正始作俑者。中共的強權專橫和無恥欺騙,國人們狂躁的大漢族主義叫囂,實質上的後果將永久性地撕裂中華民族。
        
西藏這個聖潔的雪域高原,已被狂妄、獨裁、蠻橫的中共暴政奴役了半個多世紀之久,這即是藏民族的屈辱,也是漢民族的恥辱,更是整個文明人類的恥辱。所有心存良善、心向慈悲、渴望正義的人們,請捫心自問,這種悲劇還應該繼續下去嗎?
    
請繼續關注「火山口上的紅色帝國」系列之九—-「中間道路」是各民族和諧共存的必由之路!
    
內容提要:1.中國今天的疆域是滿清帝國的遺產? 2.中華民族的誕生和「五族共和」的消亡? 3.解決西藏問題的鑰匙是什麼? 4.真正實現各民族和諧共存的出路在哪裡?(2014/4/13於悉尼)




2014-04-15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