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從鎮壓比如事件看中共對藏人殘酷統治

作者作者:桑傑嘉




在西藏很多地方發生抵制中共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抵制懸掛中國國旗的衝突,有人被關押、判刑和重罰等等,甚至發生中共軍警向民眾開槍掃射的悲劇。中共政府真的想西藏人民「愛」這個政權和國家,唯一的方法是聽取西藏人民的意願、訴求,包括給民眾宗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語言平等和社會經濟文化諸項平等權利等最基本的人權和尊重,才有可能「愛」國家和政府,相反強制的「愛」國,決對不是真正的「愛」國,鎮壓和強迫是無法讓人「愛國」的。

中共在西藏康區納秀比如縣對西藏人進行武力鎮壓,至今已經打傷數十人,逮捕五十多人,而且軍警向手無寸鐵的西藏民眾開槍,整個比如通訊封鎖。封鎖通往比如的交通要道。並秘密通知拉薩公安秘密監控那曲地區東三縣(即:比如縣,索縣、巴青縣,代號是A縣B縣C縣)藏人在拉薩等地的行蹤。中共在這次鎮壓事件中逮捕的藏人包括作家、婦女、僧人、尼姑、牧民、農民等----參與抗議、請願者多達上千人。

近一個多月來,西藏康區納秀比如頻繁傳出藏人遭中共鎮壓的消息,引起西藏境外藏人和國際社會的關注。德國聯邦議院西藏對話小組(Tibet Gesprächskreis Deutscher Bundestag)日前發表一份聲明,對西藏比如新近發生的安全機構逮捕和打傷多名藏人事件表示憂慮,並譴責中國當局暴力對付和平示威者。聲明指出,中國當局必須在即將啟動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人權審議程式」中表現出建設性態度,對其西藏政策的批評性問題作出回答,同藏人對話。

西藏人民議會10月4日發表新聞聲明,強烈譴責了中共對藏人的鎮壓。聲明指出:中國政府的民族歧視以及實施消滅西藏民族的政策,是在製造西藏社會的不穩定。中國政府繼續實施文革式的任意逮捕、毆打和暴虐藏人的政策。因此,將可能會導致藏人自焚等抗議運動,對此中國政府負全部責任。聲明最後還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共鎮壓比如藏人的事件。

大赦國際中國問題研究員科琳娜•芭芭拉•法蘭西斯( Corinna Barbara Francis)女士表示,近日中共當局開槍鎮壓和平請願的西藏比如縣藏人民眾,對此中共當局方面未進行任何的調查,表示這是中共政府對藏人自由集會權利的踐踏。同時,大赦國際呼籲中共政府停止對藏人進行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強制讓藏人誣衊達賴喇嘛尊者,表現出各種愛國行為。大赦國際譴責中共當局一味地武裝鎮壓和平表達訴求的藏人,踐踏藏人的各項權利,對此呼籲中共政府尊者藏人人權。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政府關係部負責人陶德•斯坦(Todd Stein)在聲明中呼籲各國代表于10月22日,聯合國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時,針對比如縣鎮壓事件為主的中共惡行,進行討論,讓中共代表對此作出說明。陶德•斯坦表示,中共在西藏的高壓政策早已違反了《聯合國憲章》中規定的人權條款。

10月22日,在聯合國進行涉及西藏人的權利等的「中國人權記錄的普遍定期審議」之際,中國政府為了轉移視線,國務院新聞辦發表所謂的《西藏的發展與進步》白皮書,無恥地稱:「今天的西藏,經濟發展,政治進步,文化繁榮,社會和諧,生態良好,人民生活幸福安康,一個傳統與現代交相輝映的新西藏正呈現在世人面前。」

比如抗議事件及中共的鎮壓
中共鎮壓比如藏人事件的起因是中共強制推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9月10日開始,中共當局從西藏自治區、那曲和其他地區向比如縣派遣大量的工作組人員,向比如縣民眾開展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9月28日,當局下令西藏康區納秀比如縣所有村莊的每家每戶要懸掛中國國旗,當局的這一指令遭到莫阿村、曼琴村等當地藏民的抵制,民眾將當局發下來的中國國旗收集並扔進了怒江。

中共有關部門得知該消息後,派遣大量軍警前往以上兩個村子,軍警與民眾發生了長達3小時的激烈衝突,中共軍警包圍了莫阿村、曼琴村。附近的達裡村、拔偌村、乃許村、查忍村等得知中共軍警鎮壓莫阿村、曼琴村的消息後紛紛趕來聲援。並和中共軍警對峙,最後中共軍警逮捕了40多名藏人。事後,中共當局威脅民眾,肇事者和抗議者的子女一律不准上學,患病者不准到醫院就醫,也不准挖蟲草等等。當局逮捕了40多名無辜藏人後,當晚上約7點,上千當地藏人聚集在比如縣政府大樓前和街道中心進行絕食抗議,晚上就地守夜,要求當局釋放逮捕的藏人。參加絕食抗議的包括抱著兩個月嬰兒的母親以及83歲的老人。

由於局勢緊張,當晚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務副書記吳英傑和那曲地委書記多托親赴現場,為了平息民眾的怒氣,暫時釋放了之前被逮捕的藏人。所有人遭暴虐頭部等嚴重受傷。其中,一位叫次仁堅參的傷勢嚴重,送往拉薩救治,在拉薩市人民醫院接受搶救。並從莫阿村到比如縣城設置了6個檢查站,每家每戶門口都部署軍警放哨或巡邏。在各村原有的工作組人員外,還特別部署了軍警,禁止藏人前往縣城,實施戒嚴使整個比如縣城民眾和村民陷入恐慌中。同時,開始實施大抓捕行動。由於比如縣的通訊被切斷,無法獲得抓捕行動的詳細情況。

2013年10月3日晚間,西藏比如縣達塘鄉央唐區4村人多傑紮才等人突然被公安人員逮捕後下落不明。10月6日,當地僧俗民眾聚集在達唐鄉,進行和平請願要求當局立刻釋放多傑紮才。中共採取武力鎮壓,甚至向手無寸鐵的西藏民眾開槍。其中打傷了旺青朗傑、巴多、紮拉的兩兒子等人,紮嘉等部分藏人中槍受傷嚴重。10月11日上午約11時,一位叫格桑的西藏比如縣婦女,在那曲地區高原路得炯旅館前突然遭到公安逮捕後失蹤。格桑29歲左右,三個女孩母親,大女兒叫斯塔次措,11歲。二女兒叫拉姆,9歲。小女兒叫紮西拉姆,只有4歲。10月11日(週五)深夜,西藏康區比如縣當地青年作家次成加財(筆名:秀真)被當局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等罪名強行遭捕,他的友人玉傑也在星期六上午被捕。

10月15日,19歲的達瓦倫珠和20歲的尼姑強巴從比如縣的家中被公安人員帶走。達瓦倫珠和尼姑強巴從香曲鄉亞爾冬村被縣公安人員逮捕後,亞爾冬村村長阿炯和阿布朗卡等多人前往比如縣公安請願,請求立即釋放兩位僧侶,但是當局並沒有理睬。10月17日,比如縣秀登寺的20歲僧人強巴列謝和25歲的僧人格南在拉薩遭逮捕。10月18日,西藏比如縣夏曲鎮藏人丹增讓卓被中共當局抓捕,次日,上百民眾聚集在當地政府大樓前,要求要釋放丹增讓卓,不幸遭到軍警包圍恐嚇,並有數名藏人遭到拘押。10月19日,上百名藏民聚集夏曲鎮政府前展開請願,要求釋放丹增讓卓。在請願時中共軍警逮捕了丹增讓卓的父親雪達,親戚格桑南卓、拉姆次仁、多嘉、 美傑和桑姆的兒子等人。

10月20日,當地藏民繼續在政府辦公樓前請願,要求釋放被捕藏人。隨後,西藏那曲地區政府官員趕到現場,並對民眾說,你們這麼做不過是雞蛋碰石頭,並恐嚇說:你們再繼續這樣,就會遭到1959年和1969年一樣下場。所有的路口都被大批軍警封鎖,藏人的手機被沒收,搜身檢查。

10月21日,中共自治區副書記吳英傑再次「坐鎮」比如縣進行指導鎮壓工作。目前,中共繼續在抓捕參與抗議的藏人。

比如抗議事件的根源
在西藏發生的所有抗議事件,其根源是中共入侵,並非法佔領西藏,進行殖民統治而造成的。最近中共官員在鎮壓比如藏人時以「1959、1969年」來恐嚇民眾,是有歷史原因的。

1949年,中共在中國奪得政權後,開始入侵西藏。非法佔領西藏康區和安多的廣大領土之後,準備進一步入侵西藏中部。在昌都向西藏政府軍隊發起進攻,並強迫簽訂非法條約,中共的大部隊開進西藏首都拉薩。中共一方面開始在西藏中部地區部署軍事力量為完全佔領西藏做最後的準備,另一方面向西藏政府表現合作的假像,到1959年時,中共在西藏完成了軍事力量的部署之後,開始動手完全控制西藏的政治權。

隨著西藏康區和安多地區民眾對中共反抗運動的蔓延以及中共軍隊進行殘酷血腥鎮壓而掀起了全西藏的抗暴運動。中共對參加抗暴運動的西藏人不分僧俗、男女老少進行血腥屠殺。其中比如曲林寺主持著名宗教領袖夏仲仁波切參加了抵抗中共的護教軍,並擔任主要領導人在加拉巴唄(邊壩縣)與中共進行激烈戰鬥。據《血祭雪域》記載,邊壩血戰中「沙丁地區,主要有比如夏仲率軍駐守,3月9日,敵401團趙團長率左翼六連兩個排由松許渡過怒江到達加朋拉,藏軍30人佔據東側高低,主力占加朋拉主峰,並從早上九點開始先後向敵軍發起三次猛烈的進攻……」。

「9日上午6時,比如夏仲率200餘名藏軍也抵達沙丁南牧場,敵軍立即組織一個營和一個連向藏軍攻擊,藏軍連續打退敵軍四次進攻後不支失敗,比如夏仲被俘,127人陣亡或被俘,其餘藏軍則衝出了敵軍突圍。」比如夏仲最後被中共殺害,還有恰日寺的尼紮仁波切等高僧大德遭中共殺害。當年比如人民展開抗擊入侵者的戰鬥,在戰鬥中中共正規軍隊向西藏平民開戰,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大屠殺。如,比如縣香曲鄉亞爾冬村由於所有成年男人幾乎全部殺光了,整個村莊沒有男人,成了寡婦村。幾十年來有婦女耕地種田(在西藏風俗裡婦女絕對不會耕地的,女人耕地是由於家裡沒有男人,親戚鄰里沒有男人的情況下才會出現的悲劇)

1969年,比如縣香曲鄉亞爾冬村3千人再次反抗中共黑暗統治,同樣遭到中共血腥鎮壓。在戰鬥中白白、桑珠、索難朗次人等在戰鬥中壯烈犧牲。在整個反抗戰鬥中打死了數百名藏人,而且後來又被抓了很多,其中大部分被槍斃。據當時人回憶約對三十人進行了公開槍決。

2009年以來,西藏共發生了121起自焚抗議事件。其中有4起是發生在比如,其中3人犧牲,1人失蹤。

西藏民族共同記憶——中共非法佔領祖國以及六十多年的屠殺、關押、失蹤、流亡……中共殖民統治者一次又一次的撕裂藏人無法癒合的傷痕。最近中共再往比如人民心靈斑斑傷痕上插刀——開展「愛國主義教育」,並要求懸掛中國國旗。這對藏人是極大侮辱,就如10月13日,中共強制要求西藏尖紮縣藏人懸掛中國國旗遭當地藏人抵制時說的:「這是對藏人的羞辱」。

一次又一次的屠殺,一次又一次的侮辱、欺壓、歧視……如此殘暴政權的血旗,沾滿抵抗侵略者的藏人祖先們鮮血的旗子。懸掛在西藏最神聖的布達拉宮、大昭寺、各大寺院裡……這對西藏人民已經是極大的羞辱。因此,藏人抵制懸掛中國國旗是必然的,且再正常不過的事。事實上,西藏人民抵制懸掛中國國旗是在非常清楚地表明不認同這個非法佔領西藏,且對西藏人民造成極大災難的政權。因為,在正常情況下政府是不需要強制國民懸掛國旗的,只有非法政權才會如此。自知是非法的所以強制民眾承認他,在這個過程中強制懸掛國旗是其中的一個手段。大家都知道美國發生911事件後,美國國旗發生短缺,因為國民自動買國旗懸掛在自己家門口或者屋頂,從來沒有也不會由政府強制要求懸掛國旗。

另外,如果不是一個非法佔領他國的政府不需要在懸掛國旗上如此下功夫,由於非法政府賊心不安,所以,總是拿如此滑稽的東西來自慰。如印度南部有些地方政府就是不懸掛印度國旗,抵制印度國旗。但是,印度政府從來沒有強制或者對此進行武力強迫。沒有懸掛國旗不會對印度政府構成任何的威脅,印度政府也不需要對此擔憂。因為,政府是人民選舉產生的,而政府尊重民眾的意願。唯獨極權獨裁、非法政權才會如此恐懼民眾不懸掛他的旗子。

在西藏很多地方發生抵制中共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懸掛中國國旗發生衝突,有人被關押、判刑和重罰等等。甚至,發生中共軍警向民眾開槍掃射的悲劇。中共政府真的想西藏人民「愛」這個政權和國家,唯一的方法是聽取西藏人民的意願、訴求。包括給民眾宗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語言平等、平等權利等最基本的人權和尊重。才有可能「愛」國家和政府,相反強制的「愛」國,決對不是真正的「愛」國,鎮壓和強迫無法讓人「愛國」。

從中共入侵西藏,並且如今還在不斷的壓迫藏人,因此藏人對中共的反抗將是必然的。但是,並非絕對沒有辦法徹底解決或者癒合廣大西藏人民的傷痕。只要尊重西藏人民的意願,按「中間道路」的原則徹底解決西藏問題,讓以達賴喇嘛尊者為首的流亡藏人返回西藏。這樣才能癒合西藏人民的傷痕,才有可能人民「愛國」。(2013年10月23日)




2013-11-05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