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翻身亂世:流亡藏人訪談錄》3-5

作者作者:唐丹鴻




12.噶廈政府要四水六崗軍解散
護教軍在山南宣佈成立後,噶廈政府對各宗的命令是:不許參加四水六崗軍;不得為四水六崗軍提供糧食和衣物;如果四水六崗欺壓民眾,立刻上報噶廈政府等等。另外,噶廈還派政府代表和三大寺的代表到山南來,要求面見貢寶紮西。我們說:「我們不知道貢寶紮西在哪兒。」 沒讓他們見。他們便見了護教軍別的一些頭頭。他們帶來了噶廈政府的命令:「在‘博’的土地上(譯注:藏語「博」,即Tibet,包括多衛康三區和嘉絨、羌塘),不能成立軍隊,不能欺壓平民。噶廈政府決不容忍違法行為。」由於沒能將噶廈的命令直接交給貢寶紮西,噶廈代表就要求向全體四水六崗成員宣讀這份命令。這是噶廈第一次派代表來的情況。

噶廈第二次派來的代表主要是說:「噶廈要調解共產黨與四水六崗的矛盾。你們不要與共產黨對立,你們建立護教軍是不對的。」這些代表也要求見貢寶紮西,問我們對上次代表帶來的噶廈的要求有什麼意見?四水六崗方面說:如果噶廈政府要讓我們和共產黨和解,那麼共產黨首先要停止對康區和安多一天比一天嚴重的軍事行動。我們都是康和安多難民,逃到拉薩後都還被共產黨抓捕和追殺,所以我們才跑到山南的。我們並不願意打仗。

噶廈後來又派來一次代表,坎窮堆旺和朗色林,他們是噶廈第三次派來勸說護教軍的代表,結果他們來山南後留下不走了,也加入了四水六崗軍。

13. 去甘丹欽科寺取武器
康巴和安多人一般都會打槍,因為他們以前在家鄉的時候打過獵,防禦土匪要用槍,玩樂的時候也喜歡玩槍。可是四水六崗護教軍成立後,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武器。

恩珠.貢布紮西在拉薩時,就請求過噶廈政府提供武器,可噶廈政府不敢。護教軍到山南後,達賴喇嘛的侍衛總管帕拉給恩珠.貢布紮西捎了一封密信說:「噶廈政府在甘丹欽科寺有一個武器庫。我派人去看了一下,那裡有部分武器還能用。甘丹欽科寺的武器庫沒有軍人守護,你們自己設法去取吧。」恩珠.貢布紮西便帶領了一千人,我也是指揮官之一,到甘丹欽科寺去取武器。一千人當中,只有32個安多人。

去甘丹欽科寺的路上,在宗嘎宗多(譯注:地名),我們遭到了解放軍的伏擊。他們在那裡設了九道埋伏,當我們進入了第三層埋伏時,才發現遇到伏擊了。隨後就打了起來。第一、第二、第三層的解放軍全部被我們打死了,我們甚至還繳獲了很多武器。我們這邊死了3個指揮官,加上士兵,總共死了49個人,另有114個人受傷。我們不能繼續往前走,就返回了一段,繞過秀穀拉山口,在這個山口我們碰上了三輛解放軍的軍車,我們摧毀了這三輛軍車,繼續往甘丹欽科寺去。

快到甘丹欽科寺的時候,恩珠.貢布紮西命大部人馬紮營,他親率兩百名騎兵先抵甘丹欽科寺。可寺院的僧人們拿著槍不讓靠近,說這是噶廈政府的武器,沒有噶廈的證明,我們不會讓你們拿走。

護教軍另有30多人去了甘丹欽科宗(譯注:甘丹欽科地方行政總府),宗本不在(譯注:宗本,地方行政長官)。我們把四水六崗的軍旗升上了宗府的房頂,拿走了宗府裡的30多條英制卡丹槍。這期間有當地老百姓來給我們報信,說在離宗府不遠的一個小寺院裡有五十多個解放軍。巴塘的指揮官遂帶領五六十個騎兵沖了過去,解放軍看到護教軍後騎上馬就開跑,巴塘騎兵們一直追到山腳,那些解放軍丟下馬跑進山裡去了。

第二天,我們與恩珠.貢布紮西他們匯合時,恩珠.貢布紮西說:「甘丹欽科寺不讓我們拿武器,我們好好跟他們解釋了,他們不聽。現在怎麼辦?」隨後恩珠.貢布紮西決定:第二天天亮時,強攻進入寺院拿武器。接到這個命令後,我去找恩珠.貢布紮西,對他說:「身為護教軍,向寺院開槍是非常可恥的事!」恩珠.貢布紮西說:「我們千辛萬苦來到這裡,難道不拿武器,空手回去嗎?」爭論了半天,最後恩珠.貢布紮西決定:只要甘丹欽科寺的僧人們不開槍,我們就不許開槍。

甘丹欽科寺共有八個門。晚上我們靠近了寺院各個門口。第二天天亮時,我們破門而入,僧人們沒有開槍。我們向僧人們問了堪布和大喇嘛的住處,並找到了堪布。經過談判,寺院方面給了我們武器:共有四門小型炮和兩門大型炮、491條英制卡丹槍、20條布朗槍、18條「征甘」槍(譯注:此為音譯)以及子彈若干。我們找了一百匹馱馬來馱運這些武器。

14.尼木的慘烈之戰
取到武器,返回山南的路上,有來往於拉薩和日喀則方向的解放軍的軍車。我們先後設埋伏一共襲擊並摧毀了10輛軍車。有兩輛軍車運的是軍馬,馬全都被打死了;還有一輛車裡全是女兵,都是年輕女孩子,看起來在15到30歲之間,而且都很漂亮,胸前戴著大紅花。聽說那些女孩是發電報和放電影的,而且都是有職位的。其中有幾個女兵當時還沒死,我的同伴說要殺了她們。我說:「不要開槍,不要開槍,她們已經受傷了,會死的。」我有點可憐她們。雖然這些女兵有徽章,職位也高,但畢竟是女人,還是有點讓人心疼,所以我就沒讓開槍。其他那些男士兵,他們曾給我們製造了很多麻煩,打死他們我們感到很高興,根本不認為有什麼罪孽。有四輛車的司機被我們活捉了,我們自己有三、四個人受傷。後來遠遠地見有解放軍大隊伍過來,我們就準備撤離。問恩珠.貢布紮西怎麼處理那四個軍車司機,他說殺了也沒用,放了吧。就放了那四個司機。然後我們去了尼木。

剛到尼木不久,民眾來報信說:「有很多解放軍向尼木開來。」在尼木渡口,護教軍看見解放軍已經把渡口的船支全都給掌握了。向護教軍開來的解放軍有三路:達珠康阿一路,唯玉宗方向一路,曲水一路。於是護教軍也兵分三路去伏擊他們(譯注:達珠康阿、唯玉宗、曲水等都是地名)。

第二天天快亮時,從達珠康阿來的解放軍到了。設伏迎戰達珠康阿一路解放軍的,是巴塘、芒康、擦榮三地的人編成的護教軍。達珠康阿這路解放軍大概有一千多人,他們不要命地往前衝,第一次衝來時,護教軍抵擋住了;第二次衝來的時候,芒康的7個人被打死了,其中有一名指揮官,還傷了我們16個人。

其中有一撥解放軍打到了尼木村,佔據了兩戶大戶人家的房子。護教軍從三個方向包圍了那兩戶房子,卻半天無法攻下,恩珠.貢布紮西甚至說他要親自去攻。我當時正在另一路打仗,接到了恩珠.貢布紮西的命令,讓我到他跟前。我到達他那裡時,解放軍正躲在那兩戶人家的房子裡,我們開槍沒用。姜華亭開了兩炮,然後用漢語喊話:「投降!」有一個解放軍回喊說要投降,我們就喊:「出來吧,」那個解放軍剛帶著人走出房子,沒想到我們設在另一方向的人卻開火了,開火的人不知道出來的解放軍是要投降的。這個領頭的解放軍受了傷,他回頭往屋裡喊:「不要投降,他們是騙人的!」他喊的漢話,只有姜華亭和我等幾個人聽懂了。緊接著兩座房子裡的解放軍又開始向外開槍……我們派人衝到那個房子外的牆腳下,把牆腳挖開了一個洞,塞進了乾草和木柴。但是房子裡還有那戶主人,解放軍自己不出來,也挾持了他們,不讓他們出來。最後,我們只好點火把房子給燒了。

這是我人生中最讓我心碎的事。因為解放軍不讓他們出來,我們也沒別的辦法攻下,所以只好都燒了。後來聽人講,這個村子裡的人都說,當時四水六崗的人確實別無選擇,只好燒了房子,沒有一個人譴責四水六崗的。我們是早上9點左右燒的房子,到下午撤離時,那房子還在發出爆炸聲。另一棟房子也這樣被我們燒了。下午我們撤離了這個村子。

我負責抵抗唯玉宗的那一路解放軍只有三、四百人,我們打了一會兒,他們就掉頭撤了。所以沒怎麼打,我們也撤離了,我們是打遊擊,不能停留在一個地方。我們也派了人護送傷患去四水六崗總部,那些傷患都安全地到了山南總部。

另有兩百名護教軍分去迎戰從曲水方向來的解放軍。打了一天一夜,具體打死了多少解放軍不知道,據這路護教軍自己說打死了兩百人,我們這一方死了4、5個人。

尼木一戰打了整整一天一夜,很多解放軍被打死,是一場慘烈的戰鬥。解放軍是做了充分準備的,而我們是在尼木設伏,等著他們。由於解放軍是列隊過來,我們則是躲在各處分別伏擊,所以這次我們算是占了便宜。我們不知道究竟打死了多少解放軍,後來聽尼木當地人說,大概死了一千人。我們自己也傷亡不少。尼木的民眾對護教軍很好,給我們送了食物。

15.姜華亭開炮救了我的命
我們往嘎貢方向轉移。走了一天勞累過度,騎在馬上都會睡著掉下馬來。第二天早上到了嘎貢,爬到山口時,遭遇了一支從羊八井過來的解放軍,大概有七、八百人,他們用機槍和大炮打我們。當時我們已經有了炮,漢人洛桑紮西(姜華亭)和安多人格桑嘉兩人會開炮,他倆動手架炮,我帶了幾個人沖下山口去打,解放軍的火力非常猛,打得我們抬不起頭,同時解放軍還在向我們推進,我想這次我完了。正在這時,姜華亭開始向解放軍開炮,他開了很多炮把解放軍打退了。姜華亭和恩珠.貢布紮西在一起,由於我們炮彈有限,恩珠.貢布紮西還罵了姜華亭:「你怎麼打了這麼多!」但姜華亭的炮幫了我很大的忙,雖然用了很多炮彈,可救了我的命哈哈哈……由於有炮,這一戰我們占了便宜,把解放軍打得很慘。

這一戰護教軍死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我們理塘人森格多朵。之前我們叫他不要衝,可他不聽勸拼命沖,結果被打死了。他身上背了三支槍,我們不能扔下,於是我帶了四、五個人一起去找他的屍體。在一個坡上我們發現了他的屍體,我讓同伴們把屍體拖到一邊,我在原地掩護。當時我還朝解放軍的方向開了十幾槍,那邊沒有反應,原來解放軍已經走了。我們把森格多朵身上的槍和嘎烏護身符取了下來,把屍體扔進了河裡。

然後我們去追趕護教軍大部隊。追到一牧場時,四水六崗軍有一百來人在那兒等我們,吃了飯後我們繼續一起追趕大部隊。我們要經過羊八井去納木措方向,因為只有這條路,其他地方都有解放軍追剿。在羊八井,遠遠地看到解放軍的車隊,車燈像星星落到地上一樣多。繼續趕了一段路後,我們遇到了幾個四水六崗護教軍的成員,我問他們護教軍大部隊在哪裡?他們說:「大部隊已經走了。」我又問:「你們在這裡幹什麼?」他們回答:「我們在等你們」。其實,這幾人是看見前面有那麼多解放軍後,準備往回逃跑的哈哈哈……隨後我們一起繼續追趕護教軍大隊人馬,而身後有尼木的那支解放軍部隊在追趕我們。(待續)






2013-10-26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報導
藏曆2141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臟曆2141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國際西藏要聞回顧
藏曆2140年流亡社區要聞回顧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