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網站導覽| 繁體中文 | 聯絡我們   
達賴喇嘛弘法行程
活   動   看   板
重   要   連   結
達賴喇嘛官方華文網站
Tibet Tv Online
西藏網
西藏之頁
Voice of Tibet
 
唯色博客

   ................ 更多相關連結

首頁 > 西藏時事評論 >

 

西藏時事評論

介紹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流亡社區

作者作者:桑杰嘉




扎西德勒。大家好。我是一個西藏人,我的祖祖輩輩一直生活在西藏高原上。但非常遺憾,今天我是在印度和大家分享有關藏人的情況。

首先我補充一下西藏新聞自由的情況。有兩個情況。第一,2011年保護記者委員會發表了一份報告,在這個報告中提到:2011年,中國關押的公民記者有27人,其中10位西藏人,6位維吾爾人。第二,自2009年發生自焚以來,藏人因向媒體傳達自焚消息,有45人被判刑。最重刑期是死刑緩期兩年執行,還有被判10年,6年等。西藏的新聞自由情況很糟糕,當局限制國際媒體進入西藏。而在流亡社區新聞是自由的,我們有中文、英文、藏語非官方的媒體和流亡政府組織的媒體。這些媒體可以自由地報道所有消息,自由討論社會的情況。在達蘭薩拉的藏人流亡社區可以看到CCTV所有的頻道,還有青海,四川和其它大陸的電視台。

我先講一下為什麼會有藏人流亡在外。西藏問題產生是因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開始入侵西藏。1950年,中共軍隊和西藏政府軍在西藏昌都地區發生戰爭。因為西藏的軍隊從數量、經驗、武器上都無法與中共軍隊對抗,失敗後被迫簽訂了「十七條協議」,中國軍隊進入西藏首都拉薩。達賴喇嘛的西藏政府曾想盡辦法,試圖與中共爭取協議裡的權力,但發現中共沒有兌現協議的內容。中共開始改革西藏的政府和軍隊,剝奪西藏政府的權力,這種情況下西藏的局勢愈發嚴重。這只是在首都拉薩的情況。在西藏其它地方,如康區和安多,自1956年中國政府在西藏推行所謂的民主改革。這對西藏的社會體系造成很大衝擊,藏人私人財產被剝奪,寺院的權力被壓制,中共摧毀寺院,與藏人發生衝突等。在康區發生這些事情以後,也影響了拉薩的情況。

到了1959年3月10日,中共邀請達賴喇嘛在拉薩的一個中共軍營裡參加演出,這讓很多藏人非常擔心。因為當時在安多和康區,中共已經在使用一個手段,他們邀請一些社會上很有名的人,比如寺院德高望重的喇嘛,以開會的名義把他們抓起來。正因為這些事情,藏人非常擔心達賴喇嘛去參加這個演出的時候,中共會對他不利。之前達賴喇嘛參加任何活動,都有自己的警衛隊的人員貼身跟隨。但是3月10日這天,中央提出達賴喇嘛的警衛隊不能攜帶任何武器,且限制他們進入中共規定的警戒線以內的範圍。民眾覺得很奇怪,也非常擔心達賴喇嘛去參加這個演出會被共產黨監控起來。

所以3月10日早上,拉薩城的所有民眾包圍了羅布林卡(羅布林卡是達賴喇嘛在夏天住的地方,稱為夏宮。達賴喇嘛冬天住在布達拉宮),不讓達賴喇嘛出去,也不讓中共的官員進去。他們認為要保護達賴喇嘛。隨着緊張的局勢越來越嚴重,中共的軍隊已經開始進行作戰的準備。達賴喇嘛一直在想辦法平息局勢,希望民眾散開,同時也一直勸告中共政府不要用武力解決問題。達賴喇嘛考慮如果民眾繼續在羅布林卡,中共肯定會採取強硬手段鎮壓,後果必定是有大量死傷,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所以達賴喇嘛就和政府官員討論,先離開羅布林卡去西藏的山南地區,因為那裡沒有中國的軍隊,較為安全。達賴喇嘛一行人裝扮成俗人,於夜晚10點悄悄離開,兩天後到達山南地區。他們本想如當初計劃住在山南,等事件稍有緩和再同中國政府進行談判。但是到了19日,傳來中國政府開始攻擊羅布林卡向宮殿開炮的消息。這種情況下,任何的談判機會都沒有了。後來得到消息,中共安排軍隊追趕達賴喇嘛,這迫使達賴喇嘛與當時的跟隨者流亡印度。這就是今天十萬藏人流亡在印度的原因。

我講講第一代流亡藏人的情況。1960年,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搬到達蘭薩拉,其後陸續有流亡藏人聚集。印度對於藏人來說是一個很難生存的地方,因為印度的文化,習俗,生活方式,氣候等與西藏高原完全不同。當時流亡藏人最常說的話就是:「我們流亡到印度以後,我們只知道我們腳下的土地,其它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印度政府給予藏人一些幫助,建立了基金,在生活上提供一些援助。但是政府也沒有辦法安排工作,於是提議藏人去喜馬拉雅山南部修公路,由印度政府提供食物和補貼(很小數額的工資)。但最大的問題是,藏人一直生活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突然到達印度南部這樣的熱帶地區,由處於雨季,很多藏人的健康出現問題。還有很多小孩,因為父母在修公路沒有人看管就死掉了。這種情況下,達賴喇嘛的母親和姐姐在達蘭薩拉建立了一個托兒所,撫養藏人的小孩子。在印度南部,印度政府提供一大片原始森林給藏人,藏人砍掉所有的樹木,開墾,種地。當時叢林裡還有很多大象,踩死了很多藏人。條件惡劣,大家住在草棚裡面。但是這樣艱難的情況下,藏人繼續努力,開荒種地,紮根在這篇土地上。八年以後,藏人完全可以自己獨立生活,不再需要印度政府的援助。

除了農業,有些藏人也開始做一些西藏傳統的手工,比如說做佛像,藏傳佛教使用的法器,手工藝品等等。流亡政府建立的第一個建築就是學校,而不是寺院。流亡政府非常清楚地認識到,西藏被佔領是因為我們只重視傳統文化,卻沒有重視現代文化。當時印度政府說西藏的小孩子可以送到印度各地條件很好的小學接受教育,但流亡政府堅決要求建立藏人自己的學校。在開始的二十年,流亡藏人考慮的主要是生存問題。而在中共在西藏經過所謂的「民主改革」還有如文化大革命之後的運動後,西藏的文化面臨被毀滅。這時流亡政府開始建立寺院,讓從中國流亡過來的西藏僧人向第二代藏人傳播西藏文化,使其得以傳承。1960年達賴喇嘛建立議會,在西藏實行民主體制。流亡政府的民主體制是從上而下的,達賴喇嘛親自推廣。經過50多年的改善,流亡社會的政府組織體系提升到完全符合民主體制的整體。

剛才講的是第一代流亡藏人的情況,我是第二代流亡藏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結束後,中共開始採取一些比較寬鬆的政策,西藏流亡社區與中國境內的藏人之間恢復了一些往來。有一個數字,2008年西藏發生抗議之前,每年有2500-3000人會流亡到印度,其中70%都是青少年,來印度的流亡藏人的學校學習。主要原因是在西藏,學校主要教授中文全部是中文,西藏的文化作為選修課程。在學校,學生們沒有機會接受西藏傳統的文化教育。很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子女既學到現代的科學知識,也學習自己傳統的西藏文化,所以很多父母把孩子送到印度。另外一部份就是僧人。中共對西藏的寺廟進行控制,每年都會搞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強迫僧人批判和攻擊他們的最高上師達賴喇嘛,這對僧人來說壓力很大。作為一個佛教徒,他沒有辦法攻擊自己的精神領袖。而且在西藏,經過各種運動,藏傳佛教的傳承已經沒有完整的體系。當西藏的僧人學習佛法的時候,他們沒有辦法學到完整的內容,所以他們流亡海外。第一代流亡藏人,除了宗教領袖達賴喇嘛,還有四大傳承的領袖,所以這些佛教傳承的正統在印度。中國有一種說法:舊西藏沒有學校。但在西藏,寺院就是文化中心,政治中心,宗教中心,寺院就是傳播文化知識的地方,西藏的三大寺就是三個佛教大學。這種說法只是中共按照自己的理解歪曲事實。

2008年以後,情況發生變化。第一,非拉薩的藏人進入西藏受到限制,藏人如果想要離開西藏,拉薩是必經之地,無法進入拉薩就無法流亡;第二,西藏邊境的管制變得非常嚴格。這兩個原因造成08年後流亡人數銳減。第二代流亡藏人,像我自己的流亡過程是這樣:我先到達拉薩,然後在拉薩尋找同樣要流亡的藏人,當時找到了28個人,最小的是一個8歲的男孩。我們秘密藏在一部卡車裡,從拉薩出發,日夜不停地走了六天六夜。然後我們開始步行,全程都是山路。我們不停地走了12天,遇到了尼泊爾的西藏流亡政府中心,前後共用了18天左右。非常幸運的是,我們在路上沒有遇到任何的困難,我們沒有生病,沒有遭到邊防警察的追捕。新一代的藏人主要都是選擇在冬天流亡。因為在冬天,整個喜馬拉雅山中部的邊防警察會因天氣寒冷撤離,我們就趁此機會跨越喜馬拉雅山。但危險的是,如果下大雪,很容易在山上迷路,有的人掉入冰川,有的人被困住然後因缺少食物而餓死。2007年藏人流亡被邊防警察發現,於是警察開槍殺人,導致一位尼姑死亡。我們向世界的媒體介紹的時候,大家都無法理解,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但當時有一些西方的登山團體在雪山登山,拍攝了錄像和照片,世界震驚,這些大家在YouTube上面都可以找到。

還有一段時間,中共與尼泊爾警察進行交易,藏人到達尼泊爾境內就會被遣返,送到中共軍方手中。我有個朋友,他流亡,然後被抓,被關押,然後送回戶籍所在地,然後他又再逃跑,如此循環往復,直到第四次流亡才成功。新一代流亡藏人到達尼泊爾後,可以按照自己的年齡,自己的選擇進入不同的學校或寺院。流亡社會的教育是免費的。我們建立西藏兒童村,採取家庭式的管理。二十幾個小孩子,他們有爸爸、媽媽,年齡大一點的小孩是哥哥,姐姐。這讓大家感受家庭的溫暖,健康地成長。到了15、16歲的時候,他們就會被送到男、女生宿舍,分開居住。流亡藏人中的孩子高中畢業後參加印度的高考統一考試,按照考試分數可以去上印度的大學,或者可以選擇上西藏文化的大學。每年大概有幾百藏人畢業,藏人畢業生的就業問題比較嚴重。大部份的學生非常希望在流亡政府工作,但是政府無法提供這樣多的就業機會。所以有些人會自己做生意,或者為印度的公司工作等。

現在流亡藏人有超過12萬人,其中10萬在印度,一萬多在尼泊爾,還有不丹,美洲等。流亡政府的工作有兩部份。第一,管理流亡社區,從藏人的健康、教育、生活等方面照顧藏人。第二,爭取解決西藏問題,爭取西藏自由,發出境內藏人無法發出的聲音。流亡藏人議員的產生方式是一,根據地區,安多、康區、衛藏每個地區10人,必須有兩人是女性。每個佛教傳承2人,共8人,西藏傳統宗教苯教有2人,加起來共10人。另外美洲有兩個議員,歐洲有兩個議員。總數是44人。議會作用是立法,監督和管理政府的所有工作。1991頒佈的《西藏流亡藏人憲章》是流亡社區的最高法律。

大致的情況就是這樣,謝謝!


原標題-介紹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流亡社區丶新聞及議會組織法及狀況
(講者:桑杰嘉,翻譯:Maris)






2013-10-13      

西藏的天空
視訊西藏
網路電子書
重   要   文   獻
要   聞   回   顧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在西藏自由抗暴第五十九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4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西藏境內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4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3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3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56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2016年國際漢藏友好團體代表大會共同表決聲明
藏曆2142年國際西藏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西藏境內要問綜合回顧
藏曆2142年達賴喇嘛全球重要行程回顧
西藏噶廈發表流亡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55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
藏曆2141年流亡社區要聞綜合報導
活   動   剪   影
藏心靈動
悲智足履70年
西藏宗教文化特展
2001-2009 Copyright, 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聯絡我們
本網頁適用IE 6.0、Mozilla1.4、Netscape 7.0,螢幕解析度支援800x600以上,螢幕顯示色彩最低16bit。
地址:臺北市基隆路二段189號十樓之4/5 電話: (02)2736-0366 傳真: (02)2377-9163 劃撥:19170836 戶名: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